《穿成毒婦,帶崽種田爽翻天》[穿成毒婦,帶崽種田爽翻天] - 穿成毒婦,帶崽種田爽翻天第2章  滾出去,不要你!

「昨日凌相公才走,這妖精就迫不及待去鎮上找她那個相好的。
看這樣子,是一夜未歸哪。」
「你們說,這都成親好幾年了,怎麼還如此不安分?」
「安分?
你看她,每日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看就不是會安分的。
若是會安分,當年就不會跟人私奔!」
「哎,只是可憐了兩個孩子。
凌相公不在,兩個孩子又要受苦了。」
「哼!
她去跟人廝混一夜,凌相公回來,定會剝了她的皮!」
拂云:「……」要她說,這就是原主可悲的地方!
後來,原主與獵戶相公成了親,生了娃,她還是對蕭然念念不忘。
她甚至認為,生了別人的孩子,就是對不起蕭然,蕭然不理她,定是因為這一點。
她一看到孩子和獵戶相公凌寒舟,就像看到宿世仇敵一般。
只要一句話不對頭,就能鬧翻天,怪凌寒舟橫插一腳毀她幸福。
恨他入骨。
漸漸地,整個人變得瘋瘋癲癲。
凌寒舟眼裡無她,也很少與她爭吵。
扭曲的心理不能通過吵架滿足,她更瘋癲了。
不過也專一,幾年來只專註一件事——凌寒舟在家就咒罵他,凌寒舟不在家,就虐待兩個孩子。
若說凌寒舟眼裡無她,無愛無情,為何還會與她生孩子?
這也是凌寒舟這輩子最難以啟齒的過往。
第一次,是蕭然成親那日。
原主給凌寒舟下藥,把他當替代品睡了。
後來,有了兒子凌景。
第二次,是蕭然納妾那日。
凌寒舟的爹意外去世,他喝得不省人事,原主就半夜爬床,覺得這樣能報復蕭然。
後來,有了女兒凌雪。
總之,原主就是個實打實的瘋子!
三天兩頭就要鬧,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我不好過,誰都別想好過!
凌寒舟氣急了會動手,她打不過他,就上房打瓦、往水缸里放瀉藥、朝飯桌上扔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