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贖》[罪贖] - 第2章 過敏(2)

昨天聶星辰差一點就被陸言帶走,如果他再晚去一點,她就上了飛機。

把人帶回家後,為了防止他發脾氣自己出去多喝了幾杯,回家的時候,正好看到聶星辰站在陽台上,一副隨時要跳下去的樣子。

回想起她為了離開,鬧絕食,吃安.眠葯,故意泡冷水澡讓自己發燒,想跟陸言走……

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把她從陽台拽下來之後就把人扔到了大床上。

在這之前,他其實沒真的碰過她,因為,他不想要勉強……但昨晚,確實被沖昏了頭腦……

那些旖旎的畫面在腦海中走馬觀花般回放,霍凌峰小聲咒罵了一聲。

怎麼重生到這個時間了!

這不是玩我呢!

我還準備改過自新,重新做人呢!這下,還怎麼哄人啊?

看到桌子上的葯,霍凌峰覺得自己是個混蛋。昨晚再怎麼生氣,也應該考慮到她的……

也不知道上輩子的他腦子是不是像蕭恆說的那樣有毛病?

霍凌峰覺得自己有必要去醫院做個腦部檢查了……

靳言給聶星辰掛了針,又開了葯,看着他兄弟皺着眉頭,一臉懊悔的樣子,輕嗤了一聲。

「怎麼,當完禽獸又後悔了?合著這紅白臉全讓你一個人給演了唄?」

霍凌峰掀起眼皮掃了他一眼,「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靳言也不生氣,反正從小到大不都是這麼過來的。

「我早就勸過你,感情這事強求不來。你說說,她好歹也是個身手了得的僱傭兵,你把人強行留在身邊還斷了她和前僱主的合約,怕人跑了,不是金籠子就是金鏈子的,硬氣把人折騰成了這幅模樣,我看着都心疼……」

心疼兩個字一出,靳言立刻收到某人一記眼刀。

「你瞪我也沒用,還不准我說實話了?老子可是萬花叢中過,這自然是比你會憐香惜玉嘛。

我都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這女人嘛,你多哄哄,多花點時間陪她,帶她逛街,帶她約會,送禮物,時間一長,這人自然就是你的了,哪裡用得着你強取豪奪?」

霍凌峰沒開口,只是神色凝重,前世,他只知道她渴望自由,想跟陸言遠走高飛……所以,就把人囚禁在自己身邊……

其實,看電影……吃飯……逛街……這些事,他也帶她做過,那時候,他們剛相遇不久,他經常約她出來見面,她也沒怎麼拒絕……

那段時間,她很乖,會對着他笑,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直到有一天,他聽說她不想過着僱傭兵那樣刀尖舔血的生活了,他以為她是在暗示他什麼,可後來才發現,她居然是想要跟那個叫陸言的人離開……

所以,他就想發了瘋一樣,讓人把她強行帶到了一臣……但她從此就像變了個人一樣,每天一問什麼放她走。

她每天都在家裡鬧騰,摔東西,發脾氣,這些他都可以忍受,但他唯獨受不了的,就是她傷害自己。

看着霍凌峰越來越沉的臉色,靳言嘖了一聲,指着他那張臉,「還有,別每天擺着你那張冰塊臉,你說說你,好好一個大帥比,非要每天像個面癱一樣,這樣,人家女孩子會喜歡上你才怪呢!」

霍凌峰覺得靳言的話似乎有些道理,表情極其不自然地扯出一抹笑來。

靳言:……

「峰兒,咱也不是沒見過你笑過,你要是不想笑,屬實沒必要這樣,怪嚇人的!」

靳言搓了搓手臂,覺得霍凌峰今天怎麼看都有有點子不正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