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適合的人》[最適合的人] - 第5章 聖誕舞會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米蘭高校是一所貴族學校,有錢人家的公子或者小姐都在這個學校接受教育。當然,這裡說的有錢人家是指非常顯赫的家族,而這裡的公子或者小姐們來到這裡當然不是好好學習的。

  米蘭高校的學費足以讓人瞠目結舌,但是其中提供的服務當然也是無法比擬的。只要足夠有錢,便會滿足你的一切想法,在這裡是金錢主導的地方。學生們在這裡享受着自由的時光,可以隨自己的心情去選擇做任何的事情。

  米蘭高校中的有錢人很多,有錢就有閑,這裡有着無數的寂寞無聊的有錢人家的小姐,想要尋找方式消遣。

  在這所學校里,學生之間成立社團是不會被禁止的,正如上文所說,只要有錢,便可以滿足任何要求。這裡最著名的一個團體便是男公關部,並不是學校方面的組織,只是幾個美少年組成的社團。

  男公關部是只為女生提供服務的社團,有着幾乎所有女生都會滿意的美男類型:陽光型、內斂型、腹黑型、運動型、可愛型。男公關部的宗旨便是為女生們服務,解決女生們面臨的問題。

  這裡的美男們可以陪女生們聊天、吃飯,聽女生們的訴苦抱怨,為女生們解決困擾着她們的問題。當然,這個部門也是依靠財力運作的,所以來到這裡解決問題的女生,需要花費一筆不小的費用。

  儘管如此,這裡仍然是女生的天堂,在這裡,可以要求自己喜歡的類型的男生為自己解決問題,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午悠閑的時光,更重要的是可以看一看自己心中的男神。

  沈憶安可以說是這所學校的異類,沒有任何的身份背景,並且最重要的是其家庭只能算是普通。在這所以金錢衡量一切的學校里,沈憶安顯得格格不入。

  由於成績優異,學校給予了沈憶安全額獎學金,這也是米蘭高校第一次給予學生全額獎學金。校長最初的想法可能是想有這樣的學生作為那些富二代們的榜樣,學校的學習氛圍可能會有所改善。

  儘管有了全額的獎學金,但是沈憶安還是支付不起學校昂貴的校服費用。米蘭高校的校服非常漂亮,質量做工都很精緻,當然價格不菲,但是對於學校的學生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在一群身穿校服的學生中,沈憶安顯得更加的不協調。

  然而,對於這些不合群,沈憶安並沒有覺得有什麼難堪。來到這所學校是母親的願望,儘管現在母親已經離自己而去,但是沈憶安覺得自己還是不能辜負她的期望。

  沈憶安從來就有着不被周圍的環境干擾的天性,對於寂寞也已經習慣了。所以當周圍的人表現出排斥的時候,沈憶安也覺得沒有什麼。

  剛來到這所學校的沈憶安,對於學校的建築都還不熟悉。儘管只是一個高中,但是卻是這樣的富麗堂皇,有着這樣多的建築和裝飾。沈憶安對於這些複雜的房間已經暈頭轉向了,由於想去圖書館看書,現在已經迷路了。

  終於,沈憶安來到了一件屋子的門口。這件屋子看上去要氣派很多,沈憶安想這可能是圖書館。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沈憶安推開了房間的門。

  讓沈憶安沒有想到的是,屋子裡並沒有書籍,只有幾個男生。整個屋子裝飾得很豪華,像是一個精緻的客廳。

  沒錯,沈憶安推開的正是男公關部的房間。現在快到了女生們來訪的時間,男生們已經做好了迎接的準備,只是沒有想到推開門的竟然是一個這樣灰溜溜的人。

  「我們這裡是只招待女生的,你走錯了吧。」一個看上去還算比較親切的人說道。

  「哦,對不起,我馬上走。」沈憶安吃了一驚,慌忙回答道,甚至忘了自己就是女生。

  出於方便的需要,沈憶安的衣服總是寬寬大大的,瘦弱的身材在這樣的衣服下面幾乎看不出來有什麼女性特徵。由於開學的時候頭髮上黏上了口香糖,沈憶安也一狠心將長發剪短了。

  於是,現在在男公關部的男生們的眼裡,沈憶安是一個有着凌亂短髮,穿着不和體的衣服,戴着一副超厚眼睛的男生。

  「你怎麼沒有穿校服啊?」一個有些放蕩不羈的聲音飄了過來。

  這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壞壞的男生,現在反正沒有什麼事情做,剛好可以捉弄一下這個小個子。

  沈憶安並不想與這些人有什麼瓜葛,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這裡的一切與自己都是這樣的不協調,沈憶安現在想的只是趕緊找到圖書館,就可以開始自己的學習了。

  「嗯,我知道了,他就是那個得了全額獎學金的人。」一直沒有說話的男生突然開口說話了,眼神特別犀利,沈憶安被看的心裏有些發毛。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模樣。」那個放蕩的男生笑着說道,充滿着不屑的態度。還記得父親曾經跟他說過要向這個人學習,看到眼前這個邋遢的男生,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沈憶安聽着這些人的話,心中十分的不舒服。儘管沈憶安覺得自己這個樣子沒有什麼不好,但是不允許別人看不起自己。

  知道與這些人爭論也是沒有什麼作用的,也許他們根本不會了解自己。想到這裡,沈憶安便想要轉身離開這間屋子。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由於剛才有些氣憤,轉身的時候不小心碰倒了旁邊的一個花瓶。沈憶安很是懷疑這個房子為什麼會有這樣多的裝飾品,更加懷疑的是為什麼自己旁邊就會有這樣的一個花瓶。

  「對不起啊,這個花瓶多少錢,我賠給你們。」沈憶安有些慌張,不知道這個花瓶自己是不是能夠陪得起,也不知道這些男生們會不會輕易地放過自己。

  「你賠的話,這個花瓶的原價值是十萬塊,你給八萬塊好了。」比較嚴肅的男生說道。

  沈憶安聽到這樣的話,頓時完全沒有了底氣,八萬塊比自己家一年的收入還要多,自己怎麼可能賠的起。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在訛詐,但是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也沒有辦法鑒定真偽。

  「我,我沒那麼多的錢,分期付給你們行不行?」沈憶安小聲地說道,雖然自己並不想承認,但是這確實是事實。

  「分期付給我們估計等我們畢業了你也還不清,這樣吧,你在我們這裡工作,工資給你算一個小時一百塊,用工資還我們的錢,怎麼樣?」那個依舊很嚴肅的人說道。

  沈憶安沒有別的辦法,只得同意了這個要求,雖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但是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

  「你這個樣子在我們這裡工作可不行,會把女生們都嚇走的,這樣吧,白凡白羽,你們兩個負責把他打扮好。」看上去像是領導着的男生髮話了。

  這個男生的命令一下,兩個看上去長得差不多的男生便走了過來,讓沈憶安跟着走出了房間。

  男公關部現在的成員一共有六位,部長便是最後發話的男生,叫做顧少凌,為人熱情。嚴肅的男生是負責部門的財務事宜的,事實上是實際的領導着,名叫林鏡夜。白凡和白羽是雙胞胎兄弟,一個放蕩不羈,一個稍稍內斂。

  肖萌辰和左銃是部門裡最大的兩位,已經是三年級的學長,前者長相卻仍舊如同小學生一樣,非常可愛,後者則是典型的運動型男生,平時話很少。

  白凡和白羽帶着沈憶安將頭髮理順做了柔順護理,為她配了隱形眼鏡,向學校買了合身的男式校服。等到沈憶安再度出現在顧少凌他們面前的時候,已經成為了一個美少年。

  顧少凌沒有想到沈憶安打扮一番會是這樣的漂亮,連連讚歎自己的眼力。

  「沒有想到你把眼鏡摘了,眼睛居然這樣好看。」顧少凌對於沈憶安已經喜歡得不得了了,本來部里就缺一個比較儒雅的男生,現在沈憶安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缺。

  沈憶安對於顧少凌的熱情顯得有些不太習慣,由於一直以來已經習慣了形單影隻,別人的示好已經是這樣陌生的事情。

  「嗯,小安確實很清秀呢,來,我帶你到處看看。」肖萌和左銃剛聽說發生的一切,看到沈憶安,肖萌顯得很親切。

  肖萌總是帶着小孩子般的天真,對於任何人都很親切。也許是這個原因,沈憶安也覺得肖萌沒有什麼惡意,讓人感到很安心。

  左銃一直沒有什麼意見,在這個社團里,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左銃不表態的樣子。左銃一直以來都是與肖萌形影不離,保護着肖萌的安全。因此,儘管肖萌總是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也是沒有人敢輕易惹怒他的。

  沈憶安被肖萌拉着在這個所謂的社團活動場所四處看了看,這裡要比自己想像的大很多。與其說是一個客廳,不如說一個大的娛樂會所。這裡有餐廳,有休息室,還有**所。沈憶安完全無法想像學校里居然還會有這樣的地方。

  「本來我想在這裡弄一個大的游泳池的,這樣多好玩是不是?可惜學校的地方不夠,鏡夜也不同意。」肖萌深感遺憾的說,這個場所雖然看上去還可以,但是肖萌總感覺娛樂設施不夠。

  「那個,我該怎麼稱呼您呢?」沈憶安猶猶豫豫地問道,一直到現在自己除了白凡和白羽以外,其他的人都還對不上號。

  「還沒有人給小安你做過介紹是不是?是我疏忽了。我叫肖萌,這位叫左銃,我們兩個是三年級的,另外那個看上去比較嚴肅的叫林鏡夜,看上去很熱情的叫顧少凌,他們兩個是二年級的。另外兩個長得一樣的一個叫白凡一個叫白羽,誰是誰我也說不上來,他們是和小安你一個年級的,都是一年級的。」

  肖萌完全把沈憶安當成了自己人,熱情地介紹着。

  

  沈憶安聽肖萌說他是三年級的學長的時候吃了一驚,肖萌看上去像是一個初中生,說話也很幼稚,一副天真的模樣,沒有想到居然已經是自己的學長了。

  「小凌有的時候會缺根筋,喜歡跟人開玩笑,你不用跟他計較,但是他人很好的。小鏡總是一副兇巴巴的樣子,因為這個社團的經費都是他管,所以你沒有事情不要多招惹他。小凡和小羽喜歡惡作劇,但是心腸不壞。小安你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儘管找我幫忙的。」

  肖萌接着向沈憶安說著各個人的性格,告誡着應該注意的事項。沈憶安一邊懵懵懂懂地聽着,對於這個奇怪的社團還是覺得一團迷霧,不知道這個社團的宗旨是什麼。

  「小安。」顧少凌在房間的另一頭大叫着。

  沈憶安不好意思地向肖萌笑笑,趕緊走了過去。

  「社團里的咖啡沒有了,你去買點咖啡回來。」顧少凌已經完全將沈憶安當做了雜役使喚。

  儘管感覺有些像是受到了屈辱,但是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沈憶安不得不按照顧少凌的要求出去買了咖啡。

  等到沈憶安回來的時候,發現整個場所里已經充滿了女生:開心的,委屈的,哭泣的,花痴的。而社團里的那些男生們正在聽着女生們的委屈,不時殷勤勸解。

  沈憶安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正在發愣的時候,聽見顧少凌介紹到:「這是我們社團里新進來的社員,沈憶安。」

  沈憶安聽見了幾個女生的笑聲和竊竊私語的聲音,等到沈憶安把買來的咖啡放下之後,已經有幾個女生點了沈憶安的名字要求服務。

  「沈憶安,你去給那幾個女生服務。」林鏡夜嚴肅地命令道,在這裡每個人的任務都是由林鏡夜安排的。

  「可是,我不會啊,當初也沒說我的工作里會有這個內容啊。」沈憶安覺得這種事情自己實在是做不來。

  「給女生們服務是會有報酬的,這樣可以減少你工作的時間。」林鏡夜面無表情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沈憶安覺得也許自己只是需要聊上幾句,如果能夠縮短在這裡工作的時間的話,自己就會有更多的時間學習了。

  沈憶安看看顧少凌,之間顧少凌在女生們的包圍中談笑自若,只好硬着頭皮來到了那幾個女生的中間。

  「憶安,你家庭情況怎麼樣啊?」一個看上去有些文弱的女生問道。

  「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了,是我父親一個人把我養大的。」沈憶安很平靜地回答,如果自己的工作就是這樣陪人說話,那麼這也不是什麼很困難的工作。

  「真可憐,你一定受過很多苦吧。」另一個女生用充滿着同情的語氣說道。

  沈憶安早都已經習慣了這種語氣,在自己對別人說起自己是由父親一個人養大的時候,幾乎每個人的反應都是這樣。

  「以前有過委屈,但是我都已經熬過來了,我相信在天堂上的媽媽會祝福我的,我會更加努力,讓她安心。」沈憶安笑着說。

  周圍的女生的眼中都有些淚光,還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男生。雖然有着坎坷的命運,但是仍然這樣的不屈不撓。

  沈憶安的這些話,顧少凌都聽在了耳里。由於這是沈憶安第一次服務,所以顧少凌還是留心注意着他的態度。聽到了沈憶安的話,顧少凌大為感動,沒有想到這樣清秀的少年背後,有着這樣不幸的經歷和這樣堅強的心靈。

  「沈憶安的賣點設立為身世坎坷卻自強不息的儒雅少年。」林鏡夜在一邊突然說道。

  原來,林鏡夜也一直關注着沈憶安的服務狀況。作為社團的實際控制人,為了維持社團的經營,需要把每個人的特點都很好地總結出來,然後根據每個人的特徵設定賣點,這樣才能夠更好地為女生們服務。

  「喂,鏡夜,你能不能有一點同情心啊。」顧少凌看着林鏡夜如此理性的樣子,有些氣憤。

  林鏡夜瞟了顧少凌一眼,沒說什麼,轉身走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沈憶安第一天的服務狀況特別好,接受服務的女生對於沈憶安都特別滿意。由於沈憶安這樣的表現,顧少凌對於沈憶安的態度完全的改變了。

  剛開始在顧少凌的眼中,沈憶安完全是一副書獃子的樣子,之後則是一個清秀的少年,現在則是一個讓人感動的社員。

  「小安,你買的這是什麼咖啡啊?」正當顧少凌感慨萬千的時候,白凡的一句話打斷了顧少凌的思路。

  沈憶安聽到這句話也吃了一驚,這是自己辦的第一件事,不至於第一件事情就辦砸了吧。

  等到沈憶安過去之後,發現社團里的人都圍在了自己買的咖啡上。沈憶安看了看,自己買的速溶咖啡,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自己家裡就是喝這個的。

  「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平民家中喝的咖啡嗎?」顧少凌仔細地看着分成小包的咖啡,自言自語地說道。

  「據說普通人家因為沒有多餘的時間煮咖啡,都是用的這種沖的速溶咖啡。」白凡回應到。

  沈憶安聽到這些人這樣說,感到特別的無語。這些有錢人家的孩子像是真的沒有見過速溶咖啡一般,好像這個東西是有毒的一般。

  「我買錯了,我再去買。」沈憶安無奈地說道,其實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要買什麼樣的咖啡。

  「我去買吧,你可能不知道買什麼樣的。」白羽說道。

  沈憶安感激地看了白羽一眼,居然為了咖啡的事情就這般的小題大做,不知道以後自己與這些人的矛盾會不會更多。

  「那我把這些咖啡扔掉吧。」白凡說道。

  「等一等,我要試一試這種平民咖啡的味道。」顧少凌突然做出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

  沈憶安頓時有一種想要一巴掌打在顧少凌臉上的衝動,雖然說這種咖啡並不怎麼高端,但是無論如何,這個並不是毒藥啊。

  顧少凌最終決定要招待自己的客人們也就是那些女生們一起喝這樣的咖啡,沈憶安被特意吩咐給顧少凌沖好咖啡,似乎除了沈憶安以外,其他的人都完全不會沖這樣的咖啡一般。

  「少凌學長,您真的要喝這個嗎?」一位小鳥依人般的女生嬌滴滴地問道。

  顧少凌很堅定地點了點頭,一副要就義的樣子。

  「少凌學長,我不能喝這個,媽媽會罵我的。」另一個濃妝艷抹的女生像是要喝毒藥一般地惶恐地說道。

  「親愛的,讓我們一起飲下這杯吧,就算我們能夠一起去死我也是心甘情願的。」顧少凌端起杯子深情地對那位女生說道。

  看着顧少凌這樣的眼神,女生們不再動搖了,一起喝了咖啡。

  「原來平民咖啡是這個樣子的啊。」接下來傳來了一陣陣這樣的感慨。

  沈憶安在一旁看着這一幕鬧劇,覺得又好笑又無奈。只是一杯咖啡而已,弄得這樣的壯烈。

  顧少凌是一個特別熱情特別善良的人,自從了解到沈憶安的特殊經歷之後,就對待沈憶安特別的照顧。另外,沈憶安身上有着與自己曾經接觸過的人都不一樣的氣質,對於任何事情都顯得這樣的從容。

  沈憶安對於自己在男公關部的工作雖然覺得並不累,但是卻是嚴重地影響了自己的學習,每天只好在下課之後抓緊補課。每次回到教室的時候,同學們幾乎都已經回家了,沈憶安總是最後一個。

  自從自己進入男公關部之後,每天回到教室,都會發現自己的書包不翼而飛了。沈憶安剛開始以為是同學的惡作劇,後來在樓下的花叢旁找到了散落一地的書本。沈憶安並不知道是什麼人與自己結仇,也不想知道。

  對於沈憶安來說,這件事情對於自己的影響也就是每天放學之後多花一點時間尋找自己的書本而已。沈憶安並沒有覺得怨恨,也沒有覺得生氣,自己一直處於被排斥的狀態之中,可能是有人看不慣自己吧。

  這一天,沈憶安又在學校的噴泉旁邊發現了自己的書包和課本,萬幸的是,這些東西沒有被水打濕。

  沈憶安的這些行動都被顧少凌看在了眼裡,顧少凌當然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一定是有人一直暗中與沈憶安過不去。顧少凌對於自己部里的成員就當做是自己的親兄弟一樣,這樣對待沈憶安是顧少凌完全不能容忍的。

  每天發生的事情沈憶安並沒有向任何人提及,一方面是覺得沒有什麼必要,另一方面自己也並不想給別人帶來麻煩。

  沈憶安仍然每天做着自己的工作,現在沈憶安已經慢慢地有了一些名氣,來指名要求沈憶安服務的女生也開始慢慢地增加了。

  在男公關部里還有着這樣的一些女生,是這裡的常客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心中苦悶需要人的勸解,而是因為這裡有着自己的暗戀對象,楚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楚虹擁有着一頭迷人的捲髮,身材比同齡的女生要更加地豐滿,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一種富家小姐的氣質。楚虹喜歡的人是顧少凌,也是顧少凌的常客。也只有在這個地方,顧少凌才會滿足自己的所有要求,所以楚虹喜歡這個地方。

  沈憶安並不知道楚虹的來歷以及與顧少凌的關係,在沈憶安的嚴重這個女生有着盛氣凌人的逼迫感,但是沈憶安卻能夠感覺到她內心的痛苦。

  「聽說你們這裡新來了一個部員,能讓他給我端杯咖啡嗎?」楚虹風情萬種地對顧少凌說道。

  顧少凌回頭讓沈憶安端杯咖啡過來,對於付了錢的顧客,是不能拒絕她的任何要求的。

  沈憶安對於端茶倒水的工作已經很熟練了,對於楚虹這樣的女生也已經見怪不怪了。然而,正當沈憶安要將咖啡端給楚虹的時候,楚虹的腳卻伸出來將沈憶安絆了一跤,一杯咖啡潑在了楚虹的禮服上。

  

  楚虹當即變了臉色:「你怎麼端的咖啡,你知道我這衣服有多貴嗎?你賠的起嗎?」

  沈憶安沒有想到楚虹會這樣做,重重地摔在地上的時候膝蓋有些痛。聽到楚虹的叫聲之後,沈憶安明白自己又有了麻煩。

  「少凌,你看他,笨手笨腳的,讓他退了部吧。」楚虹轉向顧少凌撒嬌道。

  顧少凌並沒有理會楚虹的抱怨,趕忙過來扶起了沈憶安:「怎麼樣?沒摔着吧?」

  雖然膝蓋還是有些痛,但是沈憶安還是搖了搖頭。憑直覺,沈憶安知道自己捲入了一場爭鬥中,現在只想把這件事情儘快地解決掉。

  「少凌,你到底幫不幫我啊。」楚虹看到這個情形,感覺特別的委屈,覺得顧少凌應該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剛才的事情我都看在了眼裡,你對小安做了什麼你心裏知道。還有你之前對小安做的事情,不需要我說出來吧。現在我清楚地告訴你,小安是我部里的成員,就是我的兄弟,以後你再敢這樣對她,我饒不了你。還有,你這件衣服我會賠給你,我們部的大門以後你再也不許進來了。」

  這是顧少凌第一次如此嚴肅地說話,在場的人都有些嚇住了。楚虹的臉都已經氣紅了:「顧少凌,你,你就是個白痴。」

  喊完這句話之後,楚虹跑出了這間屋子。

  沈憶安這才恍恍惚惚地意識到,之前對自己的書包做了那樣的事情的人是楚虹,可是楚虹為什麼要這樣做呢,沈憶安還是不明白。

  「還有你,讓我對客人發了火,以後絕對不許出現這樣的錯誤。那件衣服的錢就記在你的賬上了,要通過工作還。」剛才還對沈憶安噓寒問暖的顧少凌突然嚴肅地說道,顯然這件事情讓顧少凌的心情很不好。

  之前知道沈憶安受人欺負,顧少凌曾經默默地監視着沈憶安教室的動靜,知道了楚虹做了這樣的事情,但是楚虹為什麼這樣做,顧少凌也不明白。顧少凌並不想讓女生傷心,尤其是自己的客戶,現在事情成為了這樣的結局,自然不是罪理想的狀態。

  「好了,沒事了,大家接着工作吧。」肖萌出來打了圓場,這個部門本來就是肖萌的**所,出現這樣嚴肅的氛圍可是肖萌所不願意看到的。

  至於楚虹為什麼會這樣做,儘管作為當事人的沈憶安和顧少凌都不太清楚,但是肖萌卻是明明白白的。肖萌雖然總是作出一副天真浪漫的樣子,但是對於人的感情心理卻了解得比任何人都有透徹。

  楚虹之所以會這樣做,因為楚虹憑着一個女生的直覺,已經感覺出來沈憶安其實是一個女生。而顧少凌對於沈憶安明顯過於親密了一點,深深喜歡着顧少凌的楚虹不能不感到生氣,對於沈憶安當然是充滿了怨恨的。

  從沈憶安出現在肖萌眼前的時候,肖萌就已經感覺出來沈憶安其實是一個女生,現在不知道這個情形的大概就只有顧少凌了。

  男公關部規定,按照不同的需求所有的部員都會有着一整套的服裝。比如,如果是晚會的主題,所有人就都是晚禮服。如果是聖誕節,就會有其他相應的裝束。

  當然,即使並沒有什麼主題,也是會根據顧少凌的一時心血來潮換一套服裝的。畢竟,女生們還是喜歡富於變化的樣子,美少年配上華麗的衣服能夠讓女生們有着更好地心情。

  這次,按照顧少凌的要求,每人都要穿白色禮服。沈憶安在更衣室里對着複雜的男式衣服有些無奈,正在沈憶安要穿上衣服的時候顧少凌一頭撞了進來。

  直到這個時候,顧少凌才驚訝地發現,在自己面前的並不是什麼清秀少年,而是一個清秀少女。顧少凌一時有些臉紅,連忙走了出去。

  顧少凌頭腦有些混亂,正好撞見了白凡和白羽兩兄弟。

  「小安是女生,你們知不知道?」顧少凌以為這是一個秘密,不小心讓自己發現了。

  「知道啊,第一天我們給她選衣服的時候就知道了。」白凡和白羽一起回答道。作為雙胞胎兄弟,白凡和白羽有着驚人的默契。

  「什麼?那你們怎麼不告訴我?」顧少凌有一種只有自己一個人被蒙在鼓裡的感覺。

  「你也沒問啊。」白凡和白羽以一種懶洋洋的口吻異口同聲地說道。

  之所以把沈憶安打扮成一個男生的樣子,其實是白凡和白羽兩個人的惡作劇,沒有想到沈憶安並沒有表示反對。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個樣子,兩兄弟決定還是不把真相說出來為妙。

  正在顧少凌沒處發泄的時候,林鏡夜走了過來,手捧着一本書。林鏡夜在沒有什麼事情的時候都喜歡隨時看書,當然看的書都是有關財務管理方面的。林鏡夜向來是一個在這方面有天賦的人,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參與管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