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適合的人》[最適合的人] - 第3章 我是女生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米蘭高校是一所貴族學校,有錢人家的公子或者小姐都在這個學校接受教育。當然,這裡說的有錢人家是指非常顯赫的家族,而這裡的公子或者小姐們來到這裡當然不是好好學習的。

  米蘭高校的學費足以讓人瞠目結舌,但是其中提供的服務當然也是無法比擬的。只要足夠有錢,便會滿足你的一切想法,在這裡是金錢主導的地方。學生們在這裡享受着自由的時光,可以隨自己的心情去選擇做任何的事情。

  米蘭高校中的有錢人很多,有錢就有閑,這裡有着無數的寂寞無聊的有錢人家的小姐,想要尋找方式消遣。

  在這所學校里,學生之間成立社團是不會被禁止的,正如上文所說,只要有錢,便可以滿足任何要求。這裡最著名的一個團體便是男公關部,並不是學校方面的組織,只是幾個美少年組成的社團。

  男公關部是只為女生提供服務的社團,有着幾乎所有女生都會滿意的美男類型:陽光型、內斂型、腹黑型、運動型、可愛型。男公關部的宗旨便是為女生們服務,解決女生們面臨的問題。

  這裡的美男們可以陪女生們聊天、吃飯,聽女生們的訴苦抱怨,為女生們解決困擾着她們的問題。當然,這個部門也是依靠財力運作的,所以來到這裡解決問題的女生,需要花費一筆不小的費用。

  儘管如此,這裡仍然是女生的天堂,在這裡,可以要求自己喜歡的類型的男生為自己解決問題,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午悠閑的時光,更重要的是可以看一看自己心中的男神。

  沈憶安可以說是這所學校的異類,沒有任何的身份背景,並且最重要的是其家庭只能算是普通。在這所以金錢衡量一切的學校里,沈憶安顯得格格不入。

  由於成績優異,學校給予了沈憶安全額獎學金,這也是米蘭高校第一次給予學生全額獎學金。校長最初的想法可能是想有這樣的學生作為那些富二代們的榜樣,學校的學習氛圍可能會有所改善。

  儘管有了全額的獎學金,但是沈憶安還是支付不起學校昂貴的校服費用。米蘭高校的校服非常漂亮,質量做工都很精緻,當然價格不菲,但是對於學校的學生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在一群身穿校服的學生中,沈憶安顯得更加的不協調。

  然而,對於這些不合群,沈憶安並沒有覺得有什麼難堪。來到這所學校是母親的願望,儘管現在母親已經離自己而去,但是沈憶安覺得自己還是不能辜負她的期望。

  沈憶安從來就有着不被周圍的環境干擾的天性,對於寂寞也已經習慣了。所以當周圍的人表現出排斥的時候,沈憶安也覺得沒有什麼。

  剛來到這所學校的沈憶安,對於學校的建築都還不熟悉。儘管只是一個高中,但是卻是這樣的富麗堂皇,有着這樣多的建築和裝飾。沈憶安對於這些複雜的房間已經暈頭轉向了,由於想去圖書館看書,現在已經迷路了。

  終於,沈憶安來到了一件屋子的門口。這件屋子看上去要氣派很多,沈憶安想這可能是圖書館。抱着試一試的心態,沈憶安推開了房間的門。

  讓沈憶安沒有想到的是,屋子裡並沒有書籍,只有幾個男生。整個屋子裝飾得很豪華,像是一個精緻的客廳。

  沒錯,沈憶安推開的正是男公關部的房間。現在快到了女生們來訪的時間,男生們已經做好了迎接的準備,只是沒有想到推開門的竟然是一個這樣灰溜溜的人。

  「我們這裡是只招待女生的,你走錯了吧。」一個看上去還算比較親切的人說道。

  「哦,對不起,我馬上走。」沈憶安吃了一驚,慌忙回答道,甚至忘了自己就是女生。

  出於方便的需要,沈憶安的衣服總是寬寬大大的,瘦弱的身材在這樣的衣服下面幾乎看不出來有什麼女性特徵。由於開學的時候頭髮上黏上了口香糖,沈憶安也一狠心將長發剪短了。

  於是,現在在男公關部的男生們的眼裡,沈憶安是一個有着凌亂短髮,穿着不和體的衣服,戴着一副超厚眼睛的男生。

  「你怎麼沒有穿校服啊?」一個有些放蕩不羈的聲音飄了過來。

  這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壞壞的男生,現在反正沒有什麼事情做,剛好可以捉弄一下這個小個子。

  沈憶安並不想與這些人有什麼瓜葛,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這裡的一切與自己都是這樣的不協調,沈憶安現在想的只是趕緊找到圖書館,就可以開始自己的學習了。

  「嗯,我知道了,他就是那個得了全額獎學金的人。」一直沒有說話的男生突然開口說話了,眼神特別犀利,沈憶安被看的心裏有些發毛。

  「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的模樣。」那個放蕩的男生笑着說道,充滿着不屑的態度。還記得父親曾經跟他說過要向這個人學習,看到眼前這個邋遢的男生,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沈憶安聽着這些人的話,心中十分的不舒服。儘管沈憶安覺得自己這個樣子沒有什麼不好,但是不允許別人看不起自己。

  知道與這些人爭論也是沒有什麼作用的,也許他們根本不會了解自己。想到這裡,沈憶安便想要轉身離開這間屋子。

  只是沒有想到的是,由於剛才有些氣憤,轉身的時候不小心碰倒了旁邊的一個花瓶。沈憶安很是懷疑這個房子為什麼會有這樣多的裝飾品,更加懷疑的是為什麼自己旁邊就會有這樣的一個花瓶。

  「對不起啊,這個花瓶多少錢,我賠給你們。」沈憶安有些慌張,不知道這個花瓶自己是不是能夠陪得起,也不知道這些男生們會不會輕易地放過自己。

  「你賠的話,這個花瓶的原價值是十萬塊,你給八萬塊好了。」比較嚴肅的男生說道。

  沈憶安聽到這樣的話,頓時完全沒有了底氣,八萬塊比自己家一年的收入還要多,自己怎麼可能賠的起。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在訛詐,但是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也沒有辦法鑒定真偽。

  「我,我沒那麼多的錢,分期付給你們行不行?」沈憶安小聲地說道,雖然自己並不想承認,但是這確實是事實。

  「分期付給我們估計等我們畢業了你也還不清,這樣吧,你在我們這裡工作,工資給你算一個小時一百塊,用工資還我們的錢,怎麼樣?」那個依舊很嚴肅的人說道。

  沈憶安沒有別的辦法,只得同意了這個要求,雖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但是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了。

  「你這個樣子在我們這裡工作可不行,會把女生們都嚇走的,這樣吧,白凡白羽,你們兩個負責把他打扮好。」看上去像是領導着的男生髮話了。

  這個男生的命令一下,兩個看上去長得差不多的男生便走了過來,讓沈憶安跟着走出了房間。

  男公關部現在的成員一共有六位,部長便是最後發話的男生,叫做顧少凌,為人熱情。嚴肅的男生是負責部門的財務事宜的,事實上是實際的領導着,名叫林鏡夜。白凡和白羽是雙胞胎兄弟,一個放蕩不羈,一個稍稍內斂。

  肖萌辰和左銃是部門裡最大的兩位,已經是三年級的學長,前者長相卻仍舊如同小學生一樣,非常可愛,後者則是典型的運動型男生,平時話很少。

  白凡和白羽帶着沈憶安將頭髮理順做了柔順護理,為她配了隱形眼鏡,向學校買了合身的男式校服。等到沈憶安再度出現在顧少凌他們面前的時候,已經成為了一個美少年。

  顧少凌沒有想到沈憶安打扮一番會是這樣的漂亮,連連讚歎自己的眼力。

  「沒有想到你把眼鏡摘了,眼睛居然這樣好看。」顧少凌對於沈憶安已經喜歡得不得了了,本來部里就缺一個比較儒雅的男生,現在沈憶安剛好填補了這個空缺。

  沈憶安對於顧少凌的熱情顯得有些不太習慣,由於一直以來已經習慣了形單影隻,別人的示好已經是這樣陌生的事情。

  「嗯,小安確實很清秀呢,來,我帶你到處看看。」肖萌和左銃剛聽說發生的一切,看到沈憶安,肖萌顯得很親切。

  肖萌總是帶着小孩子般的天真,對於任何人都很親切。也許是這個原因,沈憶安也覺得肖萌沒有什麼惡意,讓人感到很安心。

  左銃一直沒有什麼意見,在這個社團里,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左銃不表態的樣子。左銃一直以來都是與肖萌形影不離,保護着肖萌的安全。因此,儘管肖萌總是一副天真可愛的樣子,也是沒有人敢輕易惹怒他的。

  沈憶安被肖萌拉着在這個所謂的社團活動場所四處看了看,這裡要比自己想像的大很多。與其說是一個客廳,不如說一個大的娛樂會所。這裡有餐廳,有休息室,還有**所。沈憶安完全無法想像學校里居然還會有這樣的地方。

  「本來我想在這裡弄一個大的游泳池的,這樣多好玩是不是?可惜學校的地方不夠,鏡夜也不同意。」肖萌深感遺憾的說,這個場所雖然看上去還可以,但是肖萌總感覺娛樂設施不夠。

  「那個,我該怎麼稱呼您呢?」沈憶安猶猶豫豫地問道,一直到現在自己除了白凡和白羽以外,其他的人都還對不上號。

  「還沒有人給小安你做過介紹是不是?是我疏忽了。我叫肖萌,這位叫左銃,我們兩個是三年級的,另外那個看上去比較嚴肅的叫林鏡夜,看上去很熱情的叫顧少凌,他們兩個是二年級的。另外兩個長得一樣的一個叫白凡一個叫白羽,誰是誰我也說不上來,他們是和小安你一個年級的,都是一年級的。」

  肖萌完全把沈憶安當成了自己人,熱情地介紹着。

  

  沈憶安聽肖萌說他是三年級的學長的時候吃了一驚,肖萌看上去像是一個初中生,說話也很幼稚,一副天真的模樣,沒有想到居然已經是自己的學長了。

  「小凌有的時候會缺根筋,喜歡跟人開玩笑,你不用跟他計較,但是他人很好的。小鏡總是一副兇巴巴的樣子,因為這個社團的經費都是他管,所以你沒有事情不要多招惹他。小凡和小羽喜歡惡作劇,但是心腸不壞。小安你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儘管找我幫忙的。」

  肖萌接着向沈憶安說著各個人的性格,告誡着應該注意的事項。沈憶安一邊懵懵懂懂地聽着,對於這個奇怪的社團還是覺得一團迷霧,不知道這個社團的宗旨是什麼。

  「小安。」顧少凌在房間的另一頭大叫着。

  沈憶安不好意思地向肖萌笑笑,趕緊走了過去。

  「社團里的咖啡沒有了,你去買點咖啡回來。」顧少凌已經完全將沈憶安當做了雜役使喚。

  儘管感覺有些像是受到了屈辱,但是畢竟是自己理虧在先,沈憶安不得不按照顧少凌的要求出去買了咖啡。

  等到沈憶安回來的時候,發現整個場所里已經充滿了女生:開心的,委屈的,哭泣的,花痴的。而社團里的那些男生們正在聽着女生們的委屈,不時殷勤勸解。

  沈憶安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正在發愣的時候,聽見顧少凌介紹到:「這是我們社團里新進來的社員,沈憶安。」

  沈憶安聽見了幾個女生的笑聲和竊竊私語的聲音,等到沈憶安把買來的咖啡放下之後,已經有幾個女生點了沈憶安的名字要求服務。

  「沈憶安,你去給那幾個女生服務。」林鏡夜嚴肅地命令道,在這裡每個人的任務都是由林鏡夜安排的。

  「可是,我不會啊,當初也沒說我的工作里會有這個內容啊。」沈憶安覺得這種事情自己實在是做不來。

  「給女生們服務是會有報酬的,這樣可以減少你工作的時間。」林鏡夜面無表情地說道。

  聽到這句話,沈憶安覺得也許自己只是需要聊上幾句,如果能夠縮短在這裡工作的時間的話,自己就會有更多的時間學習了。

  沈憶安看看顧少凌,之間顧少凌在女生們的包圍中談笑自若,只好硬着頭皮來到了那幾個女生的中間。

  「憶安,你家庭情況怎麼樣啊?」一個看上去有些文弱的女生問道。

  「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我了,是我父親一個人把我養大的。」沈憶安很平靜地回答,如果自己的工作就是這樣陪人說話,那麼這也不是什麼很困難的工作。

  「真可憐,你一定受過很多苦吧。」另一個女生用充滿着同情的語氣說道。

  沈憶安早都已經習慣了這種語氣,在自己對別人說起自己是由父親一個人養大的時候,幾乎每個人的反應都是這樣。

  「以前有過委屈,但是我都已經熬過來了,我相信在天堂上的媽媽會祝福我的,我會更加努力,讓她安心。」沈憶安笑着說。

  周圍的女生的眼中都有些淚光,還是第一次接觸這樣的男生。雖然有着坎坷的命運,但是仍然這樣的不屈不撓。

  沈憶安的這些話,顧少凌都聽在了耳里。由於這是沈憶安第一次服務,所以顧少凌還是留心注意着他的態度。聽到了沈憶安的話,顧少凌大為感動,沒有想到這樣清秀的少年背後,有着這樣不幸的經歷和這樣堅強的心靈。

  「沈憶安的賣點設立為身世坎坷卻自強不息的儒雅少年。」林鏡夜在一邊突然說道。

  原來,林鏡夜也一直關注着沈憶安的服務狀況。作為社團的實際控制人,為了維持社團的經營,需要把每個人的特點都很好地總結出來,然後根據每個人的特徵設定賣點,這樣才能夠更好地為女生們服務。

  「喂,鏡夜,你能不能有一點同情心啊。」顧少凌看着林鏡夜如此理性的樣子,有些氣憤。

  林鏡夜瞟了顧少凌一眼,沒說什麼,轉身走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沈憶安第一天的服務狀況特別好,接受服務的女生對於沈憶安都特別滿意。由於沈憶安這樣的表現,顧少凌對於沈憶安的態度完全的改變了。

  剛開始在顧少凌的眼中,沈憶安完全是一副書獃子的樣子,之後則是一個清秀的少年,現在則是一個讓人感動的社員。

  「小安,你買的這是什麼咖啡啊?」正當顧少凌感慨萬千的時候,白凡的一句話打斷了顧少凌的思路。

  沈憶安聽到這句話也吃了一驚,這是自己辦的第一件事,不至於第一件事情就辦砸了吧。

  等到沈憶安過去之後,發現社團里的人都圍在了自己買的咖啡上。沈憶安看了看,自己買的速溶咖啡,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自己家裡就是喝這個的。

  「這個難道就是傳說中平民家中喝的咖啡嗎?」顧少凌仔細地看着分成小包的咖啡,自言自語地說道。

  「據說普通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