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養夫記》[重生七零養夫記] - 第四章 自食惡果的表姐(2)

楚司南急忙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她的臉頰: ”同學,醒醒。 ”

不管他怎麼呼喚,也不見她醒轉。

末了,只能小心翼翼地背着她回到家裡。

楚母見他背了一個大活人回來,登時嚇了一跳: ”司南,這是怎麼回事? ”

”她從牆上摔下來了,昏過去了。我不知道她家在哪兒,只能把她背回來了。等她醒了,我就把她送回去。 ”

楚母湊了上來,一看到她額頭上的烏青,就趕忙讓楚司南打了一盆冷水,小心翼翼地幫她清理好傷口。

楚司南平時都不捨得喝的白酒,往她的傷口上塗了一層。

夏萌疼得皺起了眉,他便小心地吹了吹傷口,神情專註而認真。

夏萌這一暈就是一夜,次日清早,昏昏沉沉間,一道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刺得夏萌閉了閉眼。

她習慣性地抬起胳膊放在眼睛上擋陽光。

這麼一放不要緊,直接壓在了昨天摔上的地方,疼得她睡意全無。

一睜眼,就看見灰濛濛的屋頂,還有老舊的電燈泡。

”這,這是哪? ”

她扶着腦袋,慢慢坐了起來。

”起來了? ”

一個少年端着一碗玉米糊糊走了過來,夏萌急忙回頭看了一眼,眼睛一亮,脫口而出道: ”楚總– ”

話未說完,頓覺不對,生生地轉口道: ”是你救了我?謝謝啊。 ”

她居然遇到了年少時候的首富啊喂!真激動!這以後可是自己的金大腿!只要和他打好了關係,還愁日後的研究資金嗎?她的事業肯定也會更上一層樓啊!

夏萌心裏美滋滋的。

”不礙事。 ”少年瘦削的面容上帶着幾分沉穩,身上穿的那身洗得發白的衣服和他清冷的氣質有些不搭。

除此之外,他的衣服上還有大大小小的補丁。屋子裡只擺放了一個衣櫃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起來家庭條件確實不好。

楚司南見她不說話,眼底漾過一抹異色: ”昨天你從牆上摔下來昏倒了,我把你帶回我家來了。你放心,昨晚你是跟我媽睡的。我家簡陋,你別嫌棄。 ”

他把那碗玉米糊糊往前推了推,神色複雜。

夏萌連忙擺擺手: ”我不嫌棄。謝謝你救了我。我家裡還有事,就先走了。今天就當我欠你的,有機會我一定還你。 ”

她鄭重地道謝後,還特意留下了自己家裡的住址和電話,這才下地穿好鞋子,告辭了楚司南,一路往家跑。

雖然她很想跟前世的恩人再聊會兒,可是她這一晚上沒回去,爸媽一定找瘋了吧。還帶着一頭傷回去,怕是更難交代了。

她咬了咬牙關,加快了速度。

還沒進家門,就聽見院子里傳來一陣嚎哭聲。

”我們曉慧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居然攤上了這檔子事兒。別以為這事兒跟你們家夏萌沒關係!我告訴你,今兒個夏萌不回來,這事兒就沒完! ”

”姐,不是我們不找夏萌回來,是她壓根兒就沒回來過。昨兒個吃飯的時候她還好好的,咱們出去一趟回來她就不見了。這找不着人我們也着急呀,她爸也帶人找了一晚上,這不是也沒回來嗎?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