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零養夫記》[重生七零養夫記] - 第四章 自食惡果的表姐

大姑連忙將夏萌推到那男生跟前: ”這就是我跟你介紹的我的侄女兒,夏萌。這位是我們單位領導的大兒子,王越。挺上進的小夥子,門口的車就是他的,你們可得好好聊着。 ”

這話里話外的意思,也都說明白了。

叫王越的小伙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鏡: ”咱們這是第一次見面,大家都不要太拘束了,快裏面請。 ”

大姑像個跟屁蟲似的,連連應承着。

夏母和夏父也是笑得合不攏嘴,用打量未來女婿的目光打量着人家。

看樣子,她這個大姑是提前做好思想工作,決定劍走偏鋒了。

夏萌在心裏不屑地冷哼一聲,表面上卻是不顯山不露水的,挨着夏母坐了下來。

吃到中途的時候,大姑找了個借口把夏父夏母都叫出去了,只把他們三個小輩留在飯桌上。

蘇曉慧笑着拿起了飲料,給王越和夏萌一人倒了一杯: ”我們家夏萌比較認生,頭一次見面話不太多,但是性格不錯。王越你不是一直想找個文靜點兒的女朋友嗎?我倒是覺得你們挺合適。 ”

男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頭,看了夏萌一眼: ”大家剛認識,現在說這些還是有點早了。 ”

”是啊表姐,我還念書呢,不急着談婚論嫁。倒是你,現在想念書還得托關係,倒不如仔細琢磨我昨天說的話,沒準還能想明白呢。 ”

蘇曉慧聽了,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手一抖,健力寶直接倒在了杯子外面。

她連忙調整了一下情緒: ”你看我,這麼不小心。 ”

”沒關係,都是自己人。 ”

夏萌抬了抬下巴,卻見蘇曉慧給她和王越倒飲料的時候,開的是紅色的罐子。

輪到她自己了,她轉手新開了一瓶飲料,將那瓶紅色的放遠了些。

哼,她就知道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呢。

王越明顯沒意識到怎麼回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夏萌卻趁蘇曉慧不注意,將兩人的杯子調了個個兒,捧着肚子裝病,找借口離開了這個是非之地。

她本打算從正門走的,可誰曾想,大姑就在前門站着呢。

她一咬牙,索性從後門溜走了。一推門,四面都是高高的圍牆。

她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搬了幾塊磚墊在地上,吭哧吭哧地攀着牆頭勉強爬了上去。

正想跳下去的,一個蜜蜂忽然朝她臉上飛了過來。

夏萌驚叫一聲,身子一歪, ”噗通 ”一聲頭朝下掉到了牆外。

”嘶……疼死我了。 ”

她倒吸一口涼氣,想撐起身子坐起來。四肢卻酸軟得厲害,視線也變得模糊不清了,隱約看見一個人影朝她走了過來。

”同學,你沒事吧? ”

來人的聲音有些沙啞,像是在變聲期。

夏萌抬了抬眼皮,恍惚間看到一張面色清冷淡漠的臉。

雖說看上去有些稚嫩,可熟悉的面部輪廓和那雙深沉的眼睛卻騙不了人。

他就是上輩子資助她搞科研的大恩人,楚司南。

她竟然提前遇到恩人了!

夏萌一激動,血液轟的一下湧上了腦門兒。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