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想不到我竟然又穿回現代了》[直播想不到我竟然又穿回現代了] - 第1章 穿越與回家

我叫林姜,是一個生在紅旗下長在春風裡的新時代女性。

爸爸是上市公司的一家總裁,經常在商業新聞里出現他的身影。

媽媽是個國際知名的一個鋼琴家,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個優雅知性的中年大美女,在家裡就是一個搞笑女。

我爸和我媽可以說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到了適婚年紀的時候,我爸就向我媽求婚,據說那場求婚到現在也是為人津津樂道的。

幾天前呢,我剛從帝京大學畢業,參加完畢業聚會後,回家的路上開車開被撞了。

只記得在我在我意識殘留之際,看到一群醫生跑了過來,我心想:「我還沒活夠呢,咋就要死了。」

等我再次睜眼的時候,發現我還能動彈,我以為是我福大命大,被救了過來。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我穿越了!

我也看過那些穿越小說,女主不是穿越成侯府嫡女,就是穿越成公主。但是當我穿越過來是在一個破舊的屋子,環顧四周,竟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只有一張嘎吱作響的木板床,和一個勉強可以照出人的銅鏡。

「三丫,滾出來,日頭這麼足了不許偷懶。」一個聲音洪亮的女聲,衝著屋裡大喊。

我慢慢的走了出去,想知道究竟是何種身份。很好,果然沒猜錯,農女。我接受能力還算可以,不到一天就大致明白了這是哪裡,而我又是何種身份。

我所在的國家叫東嶽國,我想我歷史應該也不差,可是在中國的歷史上沒有這個朝代,所以我猜測我可能來到一個未知的世界。而我的身份是小林村一個屠夫的女兒,母親脾氣差,動輒打罵孩子。家裡三個孩子,我是最小的那個,叫三丫。上面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哥哥被拉去當兵了,而姐姐也在去年就嫁人了。

畢竟是生活在現代的女孩,我不能接受這裡的衛生環境,這裡是那種滿是蒼蠅蚊子的旱廁,還有女人們來月經,用的是竟然是布條,而且還可以循環使用,我難受極了。我想回家,我想爸爸媽媽,我想我的祖國。

我家吃的飯還算是比較好的,畢竟我這個世界的爹是個屠夫,好歹能見到油水,其他人家就更慘了,一年到頭能吃一頓肉已經算是豐年了。

「爹,我出去逛逛」

吃完飯收拾完桌子後,我就出門了。好巧不巧,我出門剛路過田裡的時候,就看到一個滿身是血的人躺在那裡。我跑過去,是個男人,但是看不出他的模樣,因為已經滿臉是血了。看到他身上好幾處箭傷,我也就本着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浮屠的心理,叫村裡的壯漢們把他扛回了我家。

別問我為什麼不扛,我就是扛不動。

我娘看見我弄回個人來,一直埋怨我說:「帶回來個拖油瓶,我可沒錢給他看病,我的錢都是要給你哥哥回家娶媳婦的。」

她一直在我耳邊嘮叨,我也就當沒聽到,這畢竟是一條人命啊。在我的年代,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無價之寶。

我看到男人身上戴着一塊玉佩,然後我就把他摘了下來。摸了摸,看了看,最後鑒定出來很值錢。賣了它,應該可以給他治病,我可沒錢給他請郎中,只能靠他自己了。

最後是我來到當鋪,用它換了不少錢。然後去請了郎中,給他拔了身上的箭,開了葯。

嚇死我了,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見這麼恐怖的拔箭方式,我心想好歹用酒精消消毒吧,可我並沒有說出來。等郎中走後,我去給他煎藥,喂他喝了下去。

害,愛心泛濫的結果就是我今天沒有床睡了,只能在地上隨便找了個地方睡覺,我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啊。算了算了,好歹人命要緊。

對了,我得把他身上的血跡擦擦,要不實在是太味了。說干就干,從外面舀了水燒開之後,兌了涼水就開始給他擦。別說,臉上擦乾淨之後,還挺帥。劍眉星目,我覺得很不錯。又把身上給他清理乾淨之後,我已經累壞了,然後草草的躺在地上睡著了。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