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皇后有點甜》[朕的皇后有點甜] - 第八章 宮中放紙鳶(2)

景恆今年剛剛十四歲,但是在朝堂之上的氣勢卻不輸於任何人。三歲能誦詩百壽,五歲就能吟詩作對是雲燕國難得的神童。他跟着他的二伯母白嬋白將軍一起在朝堂上據理力爭,勢必要反對金閣老廢后一事。

這幾日前朝廢后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以金閣老為首的大臣們極力請求皇帝廢后,夏侯澤卻每每找借口搪塞過去。

這不就在今日,那群大臣不死心,居然堵着夏侯澤嚷嚷着要廢后,弄的夏侯澤心力交瘁,然而事件的女主人公卻渾然不知,玩的不亦樂乎。

鳳藻宮。

「小路子,你到底行還是不行啊,怎麼本宮的紙鳶沒有她們的高?」寧芷皺着眉頭有些不高興的看着正牽着風箏線跑得滿頭大汗的小路子。

「娘娘,您的紙鳶太沉了,飛不動啊!」小路子氣喘吁吁的邊跑邊說,生怕自己一停下這好不容易飛上天的紙鳶又掉了。

今日天氣不錯,春 光沐浴最是舒服,所以寧芷提出了要出去溜溜彎。雖然鳳藻宮的門不讓出,但好在鳳藻宮夠大,地方也夠寧芷折騰,於是她在自己的鳳藻宮裡發起了一個放紙鳶的比賽。

紙鳶是宮裡的宮女太監一起做的,寧芷的紙鳶自然是最大最好的看的那隻,不過寧芷因為腿腳不便只能找人代替自己放便找了最為激靈的小路子為自己的代表替自己放紙鳶。

這次紙鳶比賽是看誰的紙鳶飛的高時長久就為獲勝者,自然有豐厚的彩頭,並且其他不參與比賽的宮人還能提前下注押誰贏,這樣的花樣活動讓原來死氣沉沉的鳳藻宮終於有了活力。

「你胡說,分明就是你太笨,連紙鳶都不會放,還有你們,誰敢給故意讓本宮贏,本宮就把你們送到浣衣局去當苦力!」寧芷看着那些都有意讓着她的宮人們立馬出言威脅,果然還是這個辦法管用,嚇得那些宮人們拼盡全力的來參與這次比賽。

剛剛下了早朝的夏侯澤有些心煩意亂的走在御花園的小道上,剛剛沒走幾步,就看見幾位宮妃早早就在前邊等着自己經過了,這種偶遇的把戲,在這個時候只會讓夏侯澤更加的心煩,於是他選擇了繞道走。

夏侯澤走了一條最為偏僻和幽靜的小道,這條小道能直通鳳藻宮的大門,正好他想看看寧芷最近怎樣,朝堂廢后之事沸沸揚揚,會不會她又在鳳藻宮發著脾氣。

還沒靠近鳳藻宮的大門,夏侯澤就聽見了許多歡呼笑語聲音。

「那天上的飛的是什麼?」夏侯澤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中的紙鳶問道。

夏侯澤身邊的李公公看了一眼那些奇形怪狀的東西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回皇上,那應該是紙鳶,不過就是樣子稀奇了一些。」

「誰在宮中放這些東西?」夏侯澤皺着眉頭看着那些紙鳶忽高忽低,飛來飛去。

「皇上,那些紙鳶好像是從鳳藻宮裡飛出來的。」李公公看了下紙鳶的具體 位置,然後低聲說道。

夏侯澤當即冷下了臉,自己為她的事情焦頭爛額,她卻還有心情放起了紙鳶。

「去鳳藻宮。」夏侯澤盯着那紙鳶看了半晌後冷聲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