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的皇后有點甜》[朕的皇后有點甜] - 第二章 臣妾是毒婦,皇上要廢后嗎?

第二章 臣妾是毒婦,皇上要廢后嗎?

「金貴妃怎麼今日有空過來跟本宮請安了?不是之前一直身體抱恙嗎?之前看你幾個月都沒有來本宮這裡請安,本宮還以為你得的絕症要一命嗚呼了呢?怎麼今兒迴光返照了?」寧芷歪着腦袋玩弄着手指上的蔻丹,嘲諷的說道。

「你……呵呵,姐姐說什麼打趣妹妹的玩笑話,妹妹不過是在這附近散步沒想到聽見有人在哭喊,想進來瞧瞧是怎麼會事。」金貴妃臉色有些難看,但是還是很快的調整了過來。

金貴妃和皇后寧芷打的嘴仗就從來沒贏過,皇后再怎麼樣她都是皇后,這是註定在嘴皮子上贏不過的,不過手段嘛,她寧芷除了會發發脾氣還會什麼,根本在她面前不值一提。

「你好歹也是貴妃卻學着市井婦人的模樣,天天像那些長舌婦亂嚼舌根成何體統!」寧芷冷笑的說道。

金貴妃本有些惱怒的,但是卻看見一旁跪在地上蘇荷面色蒼白,淡粉色的衣裙上赫然出現了大片血跡,瞬時喜笑顏開:「哎呀,這蘇荷妹妹這是怎麼了,不是說蘇荷妹妹懷有龍裔,怎麼就公然跪在鳳藻宮還見了紅,這可了得,心蘭還不去請太醫再去把皇上請過來。」

金貴妃身邊的宮女心蘭麻溜的告退往鳳藻宮不遠處的紫宸殿走去,至於太醫早就在金貴妃進來的時候就侯在鳳藻宮外了,為的就是等這出好戲。

依舊斜坐在鳳椅上的寧芷冷眼看着這一幕,甚至一點都不在意那跑去通風報信的宮女,這件事她原本就沒想瞞着,她嘴角掛着的笑意甚至迷惑了看好戲的金貴妃,她當真一點也不害怕嗎?

皇帝夏侯澤隨着心蘭來到了鳳藻宮,一進正殿就看見趴在冰涼地板上的蘇荷裙子上全是鮮血,現場還殘留着一絲葯的甘苦味,瞬間就明白了這裡發生了什麼。

夏侯澤冷眼看了一眼高坐在鳳椅上的寧芷,她眼裡倒是一副坦蕩,似乎對自己的傑作根本沒有一絲慌張和愧疚,那蘇荷衣裙上的猩紅刺痛了他的眼睛,寧芷那殘忍冷漠的表情卻是刺痛了他的心。

是什麼時讓候那個恣意瀟洒的寧芷已經不復存在,變成了如今冷血乖張,偏執成狂的女人?是從她雙腿殘廢的時候吧,他已經儘力補償了,為什麼她還是要如此?直到自己對她有了厭惡之心?

雙腿殘廢的寧芷不能起身給皇帝請安,夏侯澤也早就說了要免了寧芷的行禮,往日寧芷還會嘴上恭敬的喊兩聲『皇上萬安』,如今看見夏侯澤連一句話都不願多說。

「寧芷,你對她做了什麼?」夏侯澤深沉的看了一眼寧芷,厲聲問道。

寧芷抬眸遙望着對面的那個男人,許久未見的第一句話就是這樣的對白,沒有以往的柔情只有無盡的冷漠。

「誠如皇上所見,她自然是流產了。」寧芷淡淡的開口,一副事不關己的回答。

「你個毒婦,你居然狠毒至此,從前朕諒你雙腿殘了是心情不好,你在後宮所做朕皆是不聞不問,如今看來你根本就是內心陰暗,做事歹毒的毒婦!」夏侯澤指着寧芷罵道。

寧芷被夏侯澤當著眾人的面指着鼻子罵居然毫無反應,甚至還露出一絲讓人看不明白的笑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