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顆青梅有點酸》[這顆青梅有點酸] - 第7章 白菊早市黃郊外,小販沿途未有閑

到了後院,眾人被分派到各自的住處。宋碧蓮剛讓田阿瓜和元阿花將包裹放下後,便嚷嚷着要上街。田阿瓜和元阿花不想和她去,還說讓宋碧蓮先好好休息休息,莫要再出去了。宋碧蓮卻還是想要出去,見田阿瓜和元阿花誰也不動,一氣之下出了房門。走了沒幾步,來到另一間房門前,輕輕敲了一下門,裏面傳出一聲「請進。」宋碧蓮輕推開門,走了進去。進去後見屏風後面有人,想也沒想便往後走,還一邊走一邊說道:「李景風,聽芷柔說,前面20米遠的岳陽街,一到夜晚便燈火通明,街上賣什麼的都有。在這裡獃著屬實有些無聊,不如今夜你我二人同去遊玩可好?」

話音剛落,她也站在了屏風後,卻看到李景風衣衫半解,似乎在弄些什麼,見她進來,他忙用手將衣衫遮好,回道:「好。」宋碧蓮聽他回了她,忙走上前去,問他道:「你怎麼了,受傷了嗎?」李景風搖了搖頭,並回道:「沒受傷,是之前的舊傷罷了。」「我不信,你讓我看一下,看一下你到底有沒有受傷。」宋碧蓮一邊說一邊去拉李景風的衣衫,李景風則用手緊緊的拉着衣衫,不讓她動分毫。就在二人拉扯之時,李景風的衣衫不知在何時滑落下來,緊接着他的背部便裸露在外面,一片春光乍泄。宋碧蓮剛開始是閉着眼睛的,當她睜開眼睛時卻看到他的背部有一條條傷痕,如此的觸目驚心。

宋碧蓮伸出手慢慢的撫摸着,嘴裏小聲的嘟囔着:「這麼優秀的一個人,怎麼會弄得一身傷?」說完後眼角落下了淚。李景風不知道她的狀況,聽出了她在後面似乎說著什麼,連忙回頭問她:「宋小姐,你說什麼?」宋碧蓮聽後用手擦了一下眼淚,隨後面向了他的方向站立,詢問他道:「你身上的傷哪兒來的?」李景風先是一愣,隨後溫柔的回答道:「那些傷都是往年上戰場時留下的,還有一些是受的家法。」「那得多疼啊!」

宋碧蓮輕聲說道。李景風沒想到她會如此說,連忙回道:「不疼了,都是一些舊傷,不礙事的。」說完後將衣衫系好,又將外袍穿上。來到宋碧蓮面前,看到她哭紅的眼角,心裏不由得很是心疼。隨即問她:「不是說要上街去玩嘛,怎麼還不快去換衣裳呢!」說罷用手中的摺扇敲了一下她的頭,宋碧蓮這才反應過來,推開門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後,她命元阿花將她從成繡閣買回來的淡紫色齊腰襦裙準備出來,又換上了同款色系的鞋子和扇子,帶上手絹,命田阿瓜隨行侍候。田阿瓜知道自己一個人照顧不好他們兩個,便請江銘天隨他一同前往。宋碧蓮剛要走,看到了梳妝台上放着的玉哨,便將它放在了袖子里,然後出了門。

來到李景風房門前,輕敲了幾下門,見他身穿淡藍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