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顆青梅有點酸》[這顆青梅有點酸] - 第5章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2)

們進了大門,來到了堂上。堂上早已有不少百姓圍觀,此時那個小偷也跪在了地上,身後站着李景風和江銘天。不一會兒知府大人莫巍明隨着師爺薛德然來到堂上。剛坐下只聽一聲醒木聲響起,緊接着就聽莫巍明朝着下面說道:「堂下所跪何人,所犯何事。」

不等小偷開口答話,外面的人群里傳來一聲「快讓我們進去。」聲音十分洪亮,也很好分辨出聲音來源於宋碧蓮。百姓們自覺的給讓出了一條道,宋碧蓮帶着那位姑娘來到了堂前,只聽那位姑娘說:「小女名叫南宮芷柔,是從千里之外的上臨城特意來此處拜見姑母。那袋錢是小女唯一的盤纏,本想着用它給姑母買些點心,剩下的帶回,豈料被小偷搶了去,請老爺為小女做主,還小女一個公道。」莫巍明點了點頭,並對底下跪着的人道:「請你也報上名來。」

跪着的人答道:「草民名叫胡棕名,是富陽城村民。因近日手中並不富裕,便想來街上轉一轉,無意中看到了很多物品,想着買回去和母親同享,伸手一掏袖口,才想起來自己的銀兩早在前幾日用盡。恰好這時這位小姐從面前走過,見她腰間錢袋頗鼓,料定裏面銀兩肯定很多,便起了歹心,才去搶的。草民無意犯錯,還請老爺責罰。」莫巍明剛想說些什麼,江銘天卻道:「還望大人能秉公處理,還這位小姐一個公道。」莫巍明點了點頭,並回道:「那是自然。」

隨後又命薛德然將物品呈上,仔細查看一番後,朝着眾人說道:「即刻將胡棕名關押大牢,聽候發落。」說完後站起身來,走到了李景風面前,並對他們一行人說:「幾位公子小姐不妨後面歇息一下如何?」宋碧蓮剛要回答,卻被李景風攔住了,聽他回道:「我們還是不打擾了,這就告辭。」隨後牽起宋碧蓮的手出了府衙,其他人也緊隨其後,一同出來了。

到了街上,田阿瓜催促着宋碧蓮快些回府,還說要是不快點兒回去,肯定要被老爺罵。宋碧蓮擔心南宮芷柔的安危,決定親自護送。李景風擔心宋碧蓮的安危,堅持要一同護送,江銘天對李景風說:「既然這樣,不如我陪你們一起走吧!這樣也安全。」李景風點了點頭,並對宋碧蓮說:「宋小姐咱們走吧!」宋碧蓮問他:「那位洪公子呢!」李景風忙答道:「方才他府上來人將他接走了。」宋碧蓮輕點了一下頭,隨即走到南宮芷柔身邊,對她說:「南宮小姐,咱們走吧!」然後一行人便朝着朝安街的方向行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