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顆青梅有點酸》[這顆青梅有點酸] - 第8章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

翌日,李景風一行人告別了南宮芷柔一家,踏上了回府的路。李景風先把宋碧蓮送回了宋府,隨後便準備進宮回中書令復職。臨行前,李景風看着宋碧蓮,對她輕聲說道:「這次離開,想必會耽擱一些時日。這幾日恐怕就不能時常來看你了。」

說完後從袖中掏出了一塊翠綠色的玉佩放在了她的手上,並對她說:「這枚玉佩我從小便戴在了身上,護我平安。這次我把它留給你,也希望它能保護你平安。」宋碧蓮接過玉佩後輕輕點了一下頭,李景風卻在這時喚了她一聲「碧蓮」,她聽後先是一愣,隨後對他說道:「你進宮述職,日後恐難相見。願君保平安、重安危、心繫天下。碧蓮會乖乖的,等你來尋我。」

說完後用一種極盡哀怨的目光看向他,彷彿在訴說著她的不情願。李景風見時間不早了,不能再耽擱了,便向她行了一個禮後騎上了馬便離開了。宋碧蓮望着他的背影,眼淚不由得落下。

就在這時,有人來送請帖,說太守柳仕昌要過70大壽,請同僚們參加。宋碧蓮接下請帖,便往廳里走,來到宋澤錫面前,將請帖交給了父親宋澤錫的手上,並說道:「父親大人啊,女兒記得,前幾年人家宰相大人辦了個童叟宴,朝中大臣請了個遍,就是未請您,怎得今年想起請您了?」

宋澤錫連忙回道:「想必是今年去的人少吧!碧蓮,你下個月就滿15歲了,該去和其他王公小姐去上私塾了。」宋碧蓮一聽,先是一愣一下,然後小聲嘟囔着:「人家不想上私塾嘛,就想呆在府上吃喝玩樂就足夠了。」她這話宋父是聽不到,可坐在一旁的母親阮知鳶卻聽個滿耳。

她連忙伸出手去拉住了宋碧蓮的手,將她帶到了面前,對她說:「娘知道你的心思不在這兒,你的心思都在李家公子身上了。可是,他家是名門望族,是多少姑娘家想進進的地方,且不說她們有多優秀,即使不優秀,也比你這什麼都不會的強了很多,所以,學會一項知識,將來嫁進他太守府才不那麼困難,所以去上吧,啊!別讓為娘擔心。」說完又看向了宋澤錫,見宋澤錫一直盯着她們母女兩個,又去拽了一下宋碧蓮的衣袖,讓她回頭去看。

宋碧蓮回過了頭,看向了宋澤錫。見他鐵青着臉,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袖,又甩了兩下,說道:「女兒去就是了,父親莫要生氣了。」宋澤錫連連點頭,並說道:「這才像個女孩家嘛,回頭讓梅姑帶你去收拾一下包裹,這幾天就準備啟程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