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女拯救計劃》[渣女拯救計劃] - 第6章 樊勝美的逆襲人生6

一大清早,整個歡樂頌22樓開啟忙碌的早晨,洗漱的洗漱,整理資料,更換衣物,差不多同一時間三間屋子陸續打開大門,安迪看着哈欠連天的曲筱綃關心問道「你昨晚弄到幾點,不補下覺嗎?」

「我可是難得熬了一個晚上,肯定要讓我爸知道我有多努力,等我拿下GI代理,我那個哥哥肯定氣死,一想到可以打我哥曲連傑生氣的臉就一點都不困了!」曲筱綃彷彿已經看到曲連傑臉色難看的情景了,不由得心情大好。

安迪搖搖頭說:「你呀。」

換好鞋子的葉依依聽到曲筱綃的話,給她打氣道:「加油,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

這時關雎爾急急忙忙的跑出來,看着已經站在電梯口的三人,推了推下滑的眼鏡有些不好意思 「安迪姐,我沒弄晚吧。」

「沒有,關關等下還是坐我的車,我送你跟小樊去公司。」電梯門打開 ,拿着文件包的安迪走進去對着站在電梯外還沒進來的關雎爾開口說道。

跟隨着大家走進電梯的關雎爾,聽到安迪的話,開心又帶着不好意思「好的,安迪姐麻煩你啦。」

「今天咋沒碰到邱瑩瑩呀,她今天不上班。」連續幾天沒看到邱瑩瑩的身影,曲筱綃好奇問道。

「瑩瑩已經去上班了,她經理給她打電話,找她有事,所以她天還沒亮就出門了。」

「晚上加班,白天又要早到,這公司真的是比資本家還資本家。」曲筱綃吐槽着。

「瑩瑩說她公司的財務主管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特別為難她,每次報銷單送過去,老是能挑出各種毛病,之前能報銷的,現在都不行,她的經理也責怪她辦事不力。」想到加班到深夜回家,拖着疲憊身軀的瑩瑩一邊洗漱一邊述說著公司日常,關雎爾有些擔心。

葉依依在想是不是她每天給邱瑩瑩說各種渣男手段事項起到效果,如果按照樊勝美的記憶,現在的邱瑩瑩正在跟她的白主管甜甜蜜蜜的戀愛,然後帶着白主管參加五人的聚餐,被曲筱綃塞電話紙條,然後聯繫曲筱綃給她搬公司,導致邱瑩瑩吃醋,導致整個22樓,兩人相撞那就是雞飛狗跳,後來被白主管騙身騙心。

但是現在的邱瑩瑩沒有接受白主管的試好,而是在努力學習準備考注會還剩三門就可以拿到注會證書,葉依依一想到這就覺得她這大半年的努力沒白費。

「這要麼就是她那財務主管故意為難,要麼就是邱瑩瑩做事馬虎沒做好,對方不想挑責任所以要求嚴格一些。」曲筱綃想一下分析道。

「可是瑩瑩說她之前都能報銷,現在就不行,而且她那白主管給她安排好多本來是別人的任務。這是不是故意為難呀。」

「這要看後續發展,有時候嚴格並不是故意為難,而是看好你的潛力來磨練你,如果你通過老闆的考核說不定可以升職加薪呢,說不定邱瑩瑩她現在處於被上級領導考核狀態。好了,我們晚上見。」看着有些擔心的關雎爾,曲筱綃笑着擺擺手安慰道,走向自己小車車。

「真的是這樣嗎?」帶着滿肚子疑問的關雎爾坐在安迪車內思索着。

看着還在思索的關雎爾,葉依依從副駕駛轉頭說道「關關不要想啦,真有什麼事瑩瑩回來會跟我們說的,你又不知道她那藏不住畫的性格。這也可以當做是一種鍛煉。」

「我覺的小樊說的很有道理。」開着車的安迪贊同說道。

「你們說的對,瑩瑩自己應該有譜。」不在擔心邱瑩瑩的關關,跟安迪和葉依依聊起天來。

聊天的時候時間過的很快,一會功夫就到了大家分開時間,分別告辭安迪,關雎爾跟葉依依各自去自己所在公司上班。

剛走進公司做到工作崗位的樊勝美,還沒打開電腦,就看到一臉好奇的同事正看着自己。

葉依依自身看一看衣物,摸了摸臉蛋沒有什麼髒東西,詢問到「怎麼呢?看着我幹嘛?」

「小美呀,你這段時間怎麼保養的,我怎麼感覺你越長越漂亮,長的越來越顯小,我們在擔心皺紋如何去除,你這是逆生長。」「你這段時間的審美不行呀,怎麼越穿越土,跟個老修女一樣。」看着葉依依即使包的嚴嚴實實也可以隱約看出她絕佳好身材,一旁的女子有些羨慕,自己為了好身材什麼好吃的不敢吃,而葉依依從上班那一刻一有空閑的時間就吃個沒完,嘴巴從來沒有空閑過,沒想到沒胖不說,身材還越來越好,原來還有些微胖的身材都瘦下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別說了,經理來了。」一個端着水杯的女子,疾步走進辦公室小聲說道,室內聚在一起談天聊八卦的女子一擁而散,迅速回到自己的崗位做好,開始裝模作樣做起手中的工作。

只見一身修身的職業套裝划著精緻妝容的中年女性,皺褶眉走了進來,一臉嚴厲掃了掃假裝認真做事的眾人,開口道「別裝了,我知道你們剛剛在聊天,現在是什麼時刻,上班工作時間你們三個一群,五個一夥不是聊八卦就是拉家常,這裡是公司,不是居委大媽情報站,連天要分場合,下班之後你們想怎麼聊都可以,覺的不夠說跟人回家通宵說都可以,但工作要有個工作的樣子,公司不是給你養老的部門,拿着工資就要為公司創意收益,每天做完自己手頭的事就啥也不操心,每天混日子。」

「還有你,樊勝美,你這是每天穿點啥,你以前的穿衣風格不是蠻好的嗎?企業要有企業的樣子,員工的穿着打扮也代表公司的形象,從明天開始穿精緻一點,晚上陪我去談業務。」噼里啪啦訓完話的部門經理,風風火火的來說完又走。

一個滿臉不服的女子吐槽着「什麼叫做我們做完自己手頭事就啥也不操心,每天發配給每天人的任務都那麼多,在做別的,我們還要不要休息,又不給個加班費。」

「他們這些領導哪會想起你幹了什麼事情,還會覺的你業務能力不行效率低,這還是長的好看有用,領導會對印象深刻,連談業務都會想你,讓你去當花瓶點綴。」對着鏡子補着妝容的二十左右年輕女子有些嫉妒說道,這麼好的機會怎麼不叫我,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