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柳》[章台柳] - 第8章 認命

「我迷路了,不知道怎麼回去」秦韻想了想還是對小廝說道。

「姑娘,原來是這樣,我們郎君問娘子想去哪,送娘子一程」小廝跑恭敬的說道。

「那不合適吧,我要去西子湖的,你給說下怎麼走,我自己可以走的」秦韻不想太麻煩別人。

「西子湖的龍舟賽早都結束了,遊人基本都回家了,這會天色漸晚,你一個姑娘家去,太危險了,不如直接送你回家去」小廝認真的解釋道。

「那,那,真的是太麻煩了」又累又餓等了許久都不見人開找的秦韻還是點了頭。

雖然和那郎君見過兩次吧,但是兩人絕對不算是熟識,但是看他這樣子應該也不會是個壞人。

心情忐忑的上了馬車,近距離看到這個比女人還美的郎君,秦韻的心都不由得跳的更快了,

「咕嚕咕嚕」一陣肚子的鳴叫聲,秦韻恨不能昏死過去,太羞恥了,第一次被嚇的打嗝不止,這次當著面就這麼丟人。

「吃用些吧」那郎君從一旁的抽屜里端出一盤糕點,

「不用,不用,多謝,多謝,我,我不餓」秦韻臉紅到了耳根,趕忙抱緊自己的肚子,好像這樣就能掩蓋自己腹中雷鳴般的聲音。

咕嚕咕嚕,像和人作對一樣,肚子又是一陣鳴叫。

「吃吧,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吳大郎低眉淺,氣溫和的說道。

「那,那,多謝郎君了」桌上的糕點一口酥,小巧精緻,散發著迷人的香味,反正已經出過丑了,還怕什麼丟人了,秦韻結過盤子,快速的小口吃了起來。

「嗝,嗝,嗝」一着急噎住了,又在這人面前打嗝了,地上快來個縫吧,她要鑽進去。

「喝口水,咳咳咳」吳大郎捂着嘴假裝咳嗽,掩蓋住笑意。

秦韻喝了水,止住了打嗝,只覺得丟人能丟到姥姥家去了。

吳琅只覺得這小娘子有趣的緊,剛剛馬車路過的時候看着她坐在河岸的石凳上坐了很久,一臉迷茫的樣子,覺得似曾相識。

不由的多看了幾眼,原來是那日在道館裏偷吃的小娘子,當日看可憐她吃不飽,讓小廝給看管她們的婆子些許錢糧,讓她們吃頓飽飯,誰曾想今天又在這裡撞見了,看着她紅的滴血的臉頰耳根,只覺得可愛的緊。

「小娘子,緣何一個人坐在水邊」吳琅輕聲問道。

「我,我和同伴走散了」秦韻沒敢抬頭,低聲回道。

「哦,有幾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吳琅看她的神情,大致猜到了她的處境,停了一下,說道。

「郎君請講」

「姑娘今日該和同伴形影不離的,今日端陽節城裡人多,而且外鄉人尤其多,就姑娘的品貌而言,在外還是不要一個人獨處的好。要知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溫柔的語氣說著殘酷的現實。

秦韻不由的心裏驚異,萍水相逢的一個人也會關心。

「況且任何時候把自己置身於險境,都不是什麼明智之舉。任何時候做任何決定,都應該做好萬全的準備,即便做好準備也要給自己留條後路。有時候看着好的事情,多換幾個角度看看,也許並不是什麼好事,看着壞的未必壞。凡事多想想,在心裏多斟酌幾遍,謹慎再謹慎,」這吳郎君好像什麼都說了,又好像什麼都沒說。

秦韻抬起頭就那麼直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他知道了,他肯定知道自己逃跑的事。

「郎君,到了」過了很久馬車停了下來,小廝在外面說道。

「你該回去了」吳琅平靜的看着秦韻。

直到下了馬車,她的彷彿還在緊張的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多謝郎君,呃,郎君怎麼知道我是這裡的人」秦韻下了馬車,看着竟然是教坊司後門,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自己並沒有說自己去哪?

「你頭上的銀鈴髮帶,是教坊司特製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