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柳》[章台柳] - 第6章 學習(2)

五娘子了,她叫秦韻。

徐家三娘和劉家五娘也分別起好了名字憶歡,錦瑟

「好好,好,還是讀過書的會起名字,瞧瞧起的多文雅,朝雲、秦韻、憶歡,暗憶歡期真似夢,夢也須留。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真好,看不出來,咱們這幾位娘子都是文采斐然呢,看來我是撿到寶了」紅姑拍手笑道。 說著話,又叮囑了幾句,留下大丫鬟白鷺給幾人重新分配住處就先走了。

「馨雅閣前院樓閣是對外開放的,已經掛牌的姑娘都在前面住,那邊也常有客人走動,你們年紀還小,沒事不要往前,面亂跑。學館,樂苑都在南面,學生統一住在西面的長樂館。北面是丫頭婆子小廝的住處,還有廚房也在那,回頭熟悉了就你們就知道了。」白鷺一路指點,眾人都在心裏記下,到了長樂館,那裡是個極大的院子,裏面又有很多小院子,一行十二人,兩人一間房,安排在其中一個院子里,接下來的兩年都要住在這裡了。

穿着統一的上白下藍的衫裙,每天上下學,日子好像又回到了府里一樣。十二個女孩子被安排進馨雅閣學館,樂苑裡學習詩書繪畫,彈唱樂器。 秦韻像是天生就對樂器歌舞更有天賦一點,十三歲已經過了學舞的最佳年齡了,憑着身姿柔軟,竟也跳的像模像樣,從前在家裡只談過琴,學了幾天琵琶,也能上手彈一曲簡單的,至於詩書卻不如四娘學的好。 其他的女孩子也是各有偏差,思菱,沂蓮,寒梅,玉菡四個年齡小點的都送去學舞了,鈴蘭,樂芩年齡大些樣樣都得學,只是底子薄,學的十分吃力。

很快端陽節到了,知府官衙里晚上有宴會,樂苑裡早早就準備了起來,秦韻朝雲等人被放了假,吃過早飯,小蘭來找兩人一同去西子湖看龍舟,朝雲去喊了同在院里的其他人,四個小點的只有八九歲大沒敢往出帶,憶歡興緻缺缺,躺在床上沒動,錦瑟,舒窈舒心倒是興高采烈的跟着一起出來了。至於鈴蘭,她不肯去不去,同住樂芩也就是秀兒,朝雲就沒有叫。

一行六個姑娘家,帶了後院的三個年紀相仿的小廝,一同出門了。出了馨雅閣後門,巷子里來往行人不斷。出了巷子就是大街,豁然開朗,明媚陽光夾着暖風吹的上京城內到處都是一片暖意融融,街市上商鋪櫛次鱗比,酒旗迎風招展,眼明手快的小二哥聲音嘹亮的招呼着客人,進出往來繁忙,街市來往的行人紛穿着顏色各異的衣衫忙忙碌碌,偶有穿着襤褸的行人匆匆而過,繁華喧囂中不時穿插着駕着馬車或騾車車夫的呼喝聲,到處都是一片熱鬧的煙火氣。

「遠不遠,要不要坐車去」錦瑟問道。

「不遠的,穿過兩條街就到了,很近的」一個穿青衣的小廝湊過來說道。

「那也不近呢」錦瑟嘟囔。

「你看看那邊就是,很快就到呢」小廝也不知道他想說什麼,只是指了方向。 看着並沒有人附和她,錦瑟也不好在說什麼,只得回身和舒窈舒心說話。 秦韻朝雲和小蘭三人挽着手走在前面嘰嘰喳喳說的熱鬧,宋家姐妹和錦瑟走在中間低聲細語的。三個小廝一前兩後的跟着,時不時插上幾句話。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繁華程度不輸上京,人流涌動都是朝着西子湖人去的,一行人跟着人流走往前走。 西子湖畔,綠柳扶堤,接天蓮葉無窮碧,菡萏初綻也有別樣風采。湖邊遊人如織,湖面上也飄着各式各樣的畫舫,小船,西子湖沿岸酒樓林立,早已被達官貴人早早訂了,平民百姓就沿湖岸或者站在橋上圍觀龍舟比賽。 西湖東面就是賽龍舟的起點,秦韻一行人擠不過去,就站在岸邊遠遠看,十幾條顏色各異的龍舟,最先划到對岸船隊的就贏得今年的彩頭,東面岸上擺着香案,還有維持秩序的官兵。

「看,那幾艘最大的就是咱們馨雅閣的畫舫」小蘭驕傲的神情滿是自得,順着小蘭指着的方向,十幾艘畫舫里,幾艘不常見的雙層畫舫看起來華貴鮮艷,離得遠只看見人影晃動,鶯歌燕語傳的很遠。 不多時,一陣敲鑼打鼓祭祀禮過後,巨大的銅鑼聲傳的很遠,十幾條龍舟如箭離弦,咚咚咚的鼓聲,吆喝聲,周圍人群激動的吶喊聲不絕於耳,

「四姐姐,我的耳環掉了,我想去找找」秦韻摸到光禿禿的耳朵。

「哦哦,好」朝雲看的正精彩處,頭都顧不得回, 擠出人群,走了不遠處,就看到掉在地上的耳環,幸好都去看龍舟賽,不然肯定會被人撿走。 遠處人群正在吶喊助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湖面上的龍舟賽,沒有人回頭看自己一眼,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秦韻已經向著人群相反的方向跑開了。

快點,快點,再快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