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柳》[章台柳] - 第6章 學習

「啪」戒尺直接拍在了玉音的肩背上,玉音被拍的身子一趔趄。 「啊」玉音疼出了聲,看了眼拿着戒尺一臉嚴厲的教習徐師傅。

「肩背綳得那麼直做什麼,哪有點女兒家的柔順」徐師傅嚴厲的聲音響起,玉音只得咽下委屈。 「各位娘子,抬頭,好,往前走……」 啪,又是一聲,戒尺落再了玉珍手背上,登時就紅了。

「走路的時候,手要柔和一點,那麼僵硬做什麼」

「徐師傅,我沒錯,哪裡不柔和了?」,玉珍疼的掉了眼淚。

「既然叫我一聲師傅,我也教你一個乖,既然進了教坊司,就不再是從前高貴端莊的官家娘子了,從今日起你們從事的就是下九流的行當,說話做事就該柔和,身段走姿就得低眉順眼些」徐師傅嚴肅的說道。

「還有你,劉五娘子,步子買那麼大作什麼」

「秀兒,你連路都不會走嗎,招娣……」 啪,啪,啪啪,戒尺打在皮肉上的聲音不時響起,徐師傅凶的很,小娘子們被訓的個個眼含熱淚,也不敢多說什麼。

留在馨雅閣一起學習的只有十二個女孩子,其他人都被別的行院選走了。留下來的並不都是容貌出色的,連未長成只有七八歲的都有四個。 學習規矩儀態的過程中,不斷有人被戒尺打。相對而言官家娘子出身的鄭家姐妹,徐家三娘和劉家五娘,宋家姐妹挨打的稍微能少點,剩下的幾個平民百姓出身的姑娘挨打的就多些。

來杭城的一路上玉音很少加入姑娘們之間閑聊,並不刻意的和其他人結交,多數時候只和玉珍待在一起。人緣也不如玉珍好。 和玉音不對付的桃花秀兒尖嗓子小紅,只有秀兒留了下來,剩下的不知道被送到哪裡去了,還有鈴鐺兒,另外四個姑娘玉音只是面熟,並不熟悉。 鈴鐺在逃跑被當眾毒打虐待以後,還能和其他姑娘相處的大方和諧。若是自己肯定做不到她那樣,玉音對她還是很佩服的,能屈能伸確實厲害。

學了七天規矩,全都被打過,頭頂碗咬着筷子罰站,頂着書本走路,十二個女孩的姿態規矩基本都過關了,其實六個平民出身的女孩子還能好些,官家娘子出身的六個人簡直就是打斷骨頭血肉回爐重造。

過了很久以後,玉音回過頭想想當時學的哪裡是規矩,分明就是下馬威。

學過規矩,玉音才見到了行首紅娘子,蛾眉螓首,膚色嫩白,看着也就二十來歲,身材纖濃有度,她的美並不是五官出色,而是渾身說不出的味道,風情萬種,就是同為女性的玉音見了,心裏都不由的贊了一聲,太美了。 「幾位剛進來,還沒見過,我就是這馨雅閣行首紅娘子,大家都叫我紅姑,學習生活上有什麼事,就去尋教習嬤嬤,裁決不定,有失公允的事,報給我身邊的黃鸝」

紅姑身後帶着四個穿紅着綠的丫頭,長得各有千秋,說到黃鸝時,那姑娘站了出來讓幾人看清楚。 「幾位官家娘子在琴棋書畫方面,有哪個比較擅長的就提前說出來,樂坊這邊很忙的,師傅教學的時候也好根據你們熟練程度教學。」

眾人一一應聲。 「紅姑,我有事想問一下?」宋家的小娘子突然發聲。

「你說」紅姑抬了下巴。

「我,我想改名字,想請紅姑賜名」宋小娘臉紅耳赤。

「嗯?好啊」紅姑挑眉後應下。 紅姑思索了一下,「詩經有云,舒窈糾兮,勞心悄兮,你們姐妹二人,不若叫,舒窈,舒心吧。」

「多謝娘子賜名」宋家姐妹忙福身拜謝。 看到她們姐們二人動作,其他人紛紛讓紅姑賜名。 紅姑一看,不由笑出了聲,「瞧瞧,這一個賽一個水靈,連小嘴都甜的不得了,個個都是精靈剔透的主,讓人瞧着就歡喜,我才讀過幾本書,哪裡比得上幾位娘子得見識,要我說啊,既然是花名,還是讓娘子們自己起吧」。

「紅娘子,我沒讀過書,還是娘子起的好」鈴鐺站了出來。

「還請娘子賜名」秀兒突然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其他幾個農戶出身的娘子也跟着跪了。 秀兒這一出讓還站着的玉音等人和鈴鐺只覺得尷尬不已。

「既然是這樣,我也不難為你們了」紅娘子也沒在意,就直接給幾人分別取了思菱,沂蓮,玉菡,寒梅,鈴蘭,樂芩。

「四姐姐,想起個什麼名,」玉音看着低頭思索的四娘。

「朝雲旭日照青樓,遲暉麗色滿皇都,我就叫朝雲吧,你呢」四娘對玉音說道。

「我,我,不然我叫秦韻吧」玉音遲疑道。

「秦韻唐宮古夢追,長安盛世品清辭,好,這個名字好」玉珍對着玉音說道。

以後這世上就再也沒有鄭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