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台柳》[章台柳] - 第5章 柳暗花明(2)

些着急更多的是害怕。 玉珍有些想念她姨娘了,想念她對自己的悉心愛護,想念她時常掛在嘴邊的嘮叨。想念她常說的的那句她的四娘子出身官宦人家,聰明漂亮,就應當嫁個門當戶對的郎君,過不愁吃穿的日子。這些她平日里最煩的淺薄粗鄙,現在想來也是可愛的。都是對她的殷殷期盼,期望她能得好。 誰知天降橫禍,她沒有牢里那幾個寧可觸柱而亡以證清白,都不願意淪落風塵的女子有勇氣。她期望有人能從天而降來救她,可是沒有,來杭城的路上有逃跑的想法卻沒有勇氣去跑,在看到逃跑被抓回來毒打虐待的鈴鐺兒,她就徹底歇了心思。可能她的命就這麼苦,以後要落得以色侍人,老大嫁作商人婦嗎?她不甘心。

玉珍出身雖不及三娘子,長相不如玉音明艷嫵媚,可她也是錦衣玉食,金尊玉貴養大的官家,連先生都誇她的詩書畫作是姐妹里最有靈性的。 難不成一朝花落,真成了腳下凡泥了嗎?

嘎吱一聲,院里的門被推開了。 一個十三四歲穿着青綠衣裙的女孩子,端着托盤走了進來,抬頭就看到坐在窗前的玉珍,笑道「娘子今日看起來精神多了,想來快好了」

「有勞小蘭姑娘專門送葯過來」玉珍看她進來,就起身迎了出去。 兩人站在屋檐下 「娘子太客氣了,趁熱先吃藥吧,小娘子還睡着嗎」小蘭探頭往屋裡看了一眼。

「嗯嗯,」玉珍結過葯碗一口氣喝了,自然苦的不得了,沒有蜜餞壓着,嘴裏到胸腔里都是苦澀的味道。

「娘子看起來快好了,說不得端陽節,咱們還能一起去西子湖看龍賽舟呢」小蘭一臉笑意 。

「賽龍舟,咱們能出去嗎」玉珍有些好奇,她自小養在深宅大院里,只聽過端陽節賽龍舟,卻沒有見過。

「自然能出去,咱們這裡規矩沒有那麼多,尋常年節姑娘們都可以出門轉轉的」小蘭說道 「是嗎,這麼好嗎?小蘭姑娘進來教坊多長時間了」玉珍詢問道。

「娘子太客氣了,叫我小蘭就行,我被廚房的柳嬤嬤撿來的,自小就在這院里長大,姑娘有什麼想問的就儘管問吧」模樣嬌憨的小蘭一臉天真的笑意。

「你們這樓里的姑娘,都有些什麼規矩啊」玉珍別有心思的問道 「我知道娘子擔心些什麼,娘子別害怕,咱們這裡並沒有外面說的那麼可拍,咱們行首紅娘子對姑娘們可好了,就是幹活的婆子小廝也從不苛待,犯錯了就是罰些月錢」小蘭拉起玉珍的手,輕拍了幾下,想讓她放鬆起來。

小蘭生來性子樂天純真被院里的嬤嬤們偏愛,保護的很好,可怖的地方自然也不會有人說給她聽。

「要說起來咱們院里規矩到沒有什麼,就是要學的技藝多辛苦些,學的不好,師傅玩罰的」小蘭 「學技藝,都要學些什麼啊」玉珍有些好奇,教坊司里要學什麼,又不是瓦子里的伶人還要學雜耍嗎。

「咱們這裡的師傅教的的都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音律樂器,歌舞彈唱,平日里都很忙的,」小蘭解釋道。 「學這些做什麼?」

「重大節慶,咱們要去官府宴會表演的,或者大人請叫,宴飲說話總是要有話頭聊的,咱們清荷姑在杭城可是出了名的才女,多少達官貴人捧着纏頭送上來,都見不到面呢,」小蘭有些自豪的顯擺。

「清荷姑娘也是這院里的姑娘嗎」玉珍打聽了起來。 「當然,清荷姑娘可是咱們馨雅閣里的當紅頭牌,靠才華紅起來的清倌人」小蘭解釋道。

「什麼是清倌?」

「賣藝不賣身叫清倌人,還有紅倌人,樂伎,很多的,以後時間長了,自然就知道了,」小蘭解釋道。

「還有這種嗎,那你是嗎」玉珍聽的興奮,從來不知道教坊里還有賣藝不賣身的。

「我還不知道,我今年才十二還小呢,我沒什麼天分,只學琴簫就已經快累死了,況且要到十五才掛牌呢,」小蘭調皮的眨了眨眼。

「原來是這樣」聽到這個的消息,玉珍的心一下子就放肚子里了,自己憂心焦慮了那麼久,原來並沒有那麼怕人,自己和五娘才十三,還有兩年。 小蘭的話,簡直就是給她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她詩書畫作最拿手,說不得也能做個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人呢。 送走小蘭,玉珍走進屋就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醒來的玉音。

「五娘,天無絕人之路,既然來了杭城,我們也逃不出去了,咱們以後做個只賣藝不賣身的清倌人」玉珍沒了以往的喪氣,滿臉激動的和玉音分享。

「嗯?」玉音不明白四娘怎麼突然又精神起來了。 四娘把從小蘭那裡探聽到的消息給玉音仔細說了一遍。姐妹二人自然十分歡喜,心裏的鬱氣去了,身上的病都好了一大半。 姐妹二人約好定好,一定要學好技藝,往後做個清倌人,就是處於污淖之中也要清白做人。

誰曾想第一天學規矩的時候,就迎來了她們的第一個下馬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