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書院的門口》[在書院的門口] - 第一章

了分量,可也沒想到會讓我如此難受。
看着自己付諸良多的所愛之人,護着別的女人,這滋味,真比毒藥還要令我五臟具焚。
小時候每逢下雪,他便在書院的門口等我,一起去皇宮裡堆雪人,那時我的手很冷,他總包着我的手吹哈氣,說只要嫁給他,便給我暖一輩子。
我不過昏睡兩年,他怎麼就換了個人暖了。
呼嘯的風吹滅了我心裏的光,春齡緊緊的扶住了我,暗嘆一聲,「姑娘,在你為救治王爺昏睡的這兩年,蘇錦兒時刻都在他的身邊,有意仿着你的一切。」
握緊雙手,指甲差點都要被我掰斷了。
替身而已,竟敢當著我的面搶人。
我冷哼一句:「是得給她點顏色瞧瞧了。」
.月上枝頭仍未眠,聽着旁邊的院子里傳來的琴瑟之樂,令我感到無比的噁心。
流了一夜的淚,想了一夜都不明白,我和顧南傾的十五年相伴,當真不如她的兩年嗎?
隨隨便便來了一個人就把我替了,真是殘忍,讓我不甘,比殺了我還要殘忍。
等燭光落下殘影,我才睡去,再醒來時,顧南傾已經坐在我的床榻上。
清雋的身影有些刺眼,他開口道:「晚晚,錦兒很懂事,特要向你請恩。」
又伏在我耳邊輕聲一句:「她的事,我以後同你解釋。」
蘇錦兒噗通一聲跪到了地上,柔弱的身姿令人心疼,「還請王妃莫要怪罪,是妾昨日在冬雪裡泡的腳疼,王爺才……」話還未說完,我已經雙手圈住了顧南傾的腰,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停的流:「王爺……我昨夜做了噩夢,夢到你又中了毒藥,我不停的哭,哭的枕巾都**……」他伸手一摸,果然濕透了,平靜的面容剎那慌亂,心疼拍着我的背,「都怪我……怪我沒有陪在你的身邊,晚晚,是我的錯,我不該讓你一個人走,不該不陪在你身邊。」
我搖搖頭繼續演戲,深情的眼眸望着他,「是臣妾無福陪在王爺身邊……」「不許胡說。」
他吻了吻我的額頭,眼角的淚痣彷彿浸入銀河之中,「我的晚晚是最有福氣的人,等我們成婚,還要為本王生一個孩子,不,是好多個孩子。」
濃情蜜語,深情款款,我毫不在意的瞥了跪在地上的…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