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閱讀》[章節閱讀] - 第10章 刪除(2)

在床上的時候,今天的宋斯曼沒像以往一樣爬到顧正勛的身上勾引,而是靜靜的躺着,顧正勛翻身上去,她也沒有以前豪放,總是念着,「今天人有點不舒服,你輕一點。」

她說話的語氣,像是在保護什麼東西似的。

顧正勛本不想睡,可這一個月的睡眠真的很好,心很踏實似的。

宋斯曼起床時小心翼翼。

她刷牙洗臉收拾好一切,穿衣鏡中的自己手掌摸着肚腹。

懷孕了,她終於懷孕了,豆豆有救了。

從今以後,橋路各歸。

宋斯曼走到顧正勛的床邊,這一次,她沒有再像以往的每個清晨吻他的額頭,而是看着他英俊的輪廓,眼中濕潤。

「顧正勛,再也不見!」

——

顧正勛醒來時,下意識摸了床邊一把,空空如也。

他騰地坐起來,翻身下床,這一個月,宋斯曼的洗漱用品都放在這邊,傭人還給她準備了拖鞋。

而這些東西,都不見了。

連牙刷和口杯都收拾得乾乾淨淨。

一個月了,結束了。

他以為這一天到來時,他的心不會亂,他只需要照常工作,然而時間一天天過去,他的心越來越亂。

晚上睡不着,他只能把安眠藥翻出來,重新吃上。

他給她的錢,能揮霍一段時間,她知道他的大方,沒錢了一定會再來找他。

可是沒有,整整過去三個月,她都沒有再給他打一個電話。

顧正勛坐在總裁辦公室里,他看着助理,「宋斯曼跟你聯繫了嗎?」

「沒有。」

「外面有她什麼消息?」

「也沒聽說,總裁,您上次給她的錢,足夠她買車買房好好生活了,您不用擔心。」

「她賭,多少錢都經不住她造,你查一下看看她最近是不是又賭了,還是跟其他人扯上了什麼關係?」

顧正勛自己都不肯承認,他最擔心的,是宋斯曼已經找到了另外一個靠山。

她那樣的女人,別說工作能力,姿色已經是絕佳,怎麼可能沒有男人願意給她花錢?

半個小時後,助理走進顧正勛的辦公室,「總裁,三個月前,宋小姐已經離開港城了,沒有任何消息。」

顧正勛騰地站起來。

什麼叫沒有任何消息?

永遠消失了?

後背有汗竄起,精壯的身體也忍不住抖了抖,他拳頭緊握壓在桌面上,「好,不用再查她了,是死是活都不用管了!」

顧正勛從辦公室走出去,只覺得一路踏在雲端,腳步虛浮得厲害,即便把宋斯曼送進監獄,他也沒有這次嚴重的感覺。

車子一路開到監獄,顧正勛下車,看着鐵門高牆,兩年七個月,那個女人待在裏面替他的父親贖罪。

那是他們宋家欠他的!

他不用愧疚!

這高牆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和她有了關係,他得弄死他!

然而,顧正勛費勁力氣,也沒能查出和宋斯曼有關係的男人是誰,卻查出宋斯曼在獄中產下一個女嬰,剖腹,剖腹時的病歷寫着,少了一枚腎。

補充病歷,那枚腎於她23歲移植。

移植對象一欄寫的是……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