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閱讀》[章節閱讀] - 第6章(2)

很安靜,不發出丁點聲音。」

從口袋裡小心翼翼摸出手機,先調成靜音,給白展程發了一條消息,得知俊熙手術很成功,雖然還沒蘇醒,但聖安醫院給出的結果比之前的小醫院樂觀很多,植物人的幾率只有百分之三十。

白念夕高興得眼角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

告訴白展程好好照顧俊熙。

白薇薇搶着白展程的手機,給她發來一大串消息。

「白念夕,你和葉家老爺子到底什麼關係?你不會真的給他做小了吧?」

「把你接走的人是葉涼舟嗎?」

「他真的如傳說中那麼帥,那麼可怕嗎?」

白念夕抬頭,看了一眼床上俊眸緊閉的男人。

他即便睡着,也眉心緊蹙,透着攝人的冷冽,好像一頭睡着的猛獸,讓人不敢靠近。

「葉涼舟以後是不是得叫你奶奶了……」

白念夕沒繼續看白薇薇充滿嘲諷的消息,正要關掉手機,失聯多日的顧寒塵居然發消息過來。

「白念夕,現在正為錢絞盡腦汁吧?」

「只要你現在立刻出現在我面前,跪下來求我,哄我開心,我出錢給你弟弟做手術。」

白念夕死死捏着手機,一雙水眸清寒一片。

她忽然明白了,是誰在珠寶圈放話,不許接她的設計稿。

顧家是珠寶大亨,在珠寶圈很有名望,顧寒塵身為顧家太子爺,有權在珠寶圈裡操控很多小設計師的生死。

可白念夕想不通,她到底做錯了什麼?

以至於顧寒塵這麼仇視她?

在她最需要錢的時候落井下石。

明明是他出軌在先,有什麼資格對她頤指氣使。

白念夕沒回顧寒塵消息,將他的微信和電話統統拉黑。

眼淚忽然簌簌地往下掉,怎麼擦都擦不幹凈。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

弟弟有錢治病了,還是最好的聖安醫院。

對顧寒塵的感情也沒那麼深,白薇薇只是一個毫無血緣,處處和她做對的繼姐。

可她為什麼會掉眼淚?

或許在難過,寶貴的第一次被陌生男人奪走吧。

她在心底默默詛咒那個男人此生不舉。

葉涼舟剛睡着,又做夢了。

小女孩悲痛地哭着,「大哥哥……我爸爸怎麼了?為什麼躺在那裡一動不動,為什麼那麼多血,嗚嗚嗚……」

「大哥哥,大哥哥……」

夢裡都是小蘇蘇的哭喊聲。

他猛然睜開眼,便看到床尾露出一顆毛茸茸的小腦袋,肩膀一抖一抖,卻沒有丁點聲音。

她在哭嗎?

嫁給他,成為千億豪門的少奶奶,如若換成別的女人只怕高興的睡覺都能笑出聲,可她為何哭得這麼傷心?

他凝眉坐起,盯着她蜷成一團的孤單背影,因極力隱忍哭聲身體抖得厲害,讓他心口莫名一揪。

「你在做什麼?」他沉聲問。

白念夕趕緊仰起頭,死死咬着嘴唇忍住心口撕裂的疼,努力笑着說。

「我在……我在看風景呢!你看,今晚月色多好。」她儘力輕快的聲音,還是帶了一絲遮掩不住的哽咽。

葉涼舟偏頭看了一眼窗外。

哪裡是月亮。

明明是圓形的白色路燈,今晚陰天根本沒有月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