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絲不好的預感》[一絲不好的預感] - 第一章

高貴,勾搭這種詞彙,不該從你口中說出來的。」
「皇后莫不是忘了,宋元姝那顯赫的母家已經沒了?」
一直沉默的容瑾在此時緩緩開口。
「哎呀,是臣妾說錯話了。」
宋悠寧嬌笑着認錯。
容瑾伸出手,在宋悠寧的腰肢上掐了一把,「該罰。」
宋悠寧面露嬌羞,「皇上想如何罰臣妾,臣妾都受着。」
容瑾旁若無人地在宋悠寧的唇上輕啄了一口,「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屆時可莫要求饒。」
此情此景,讓我的心中陣陣抽痛。
我對容瑾的感情,早在他將我的父兄關進天牢時,便已斬斷。
我只是後悔,當初在行宮時,為什麼要救下容瑾?
後悔我為什麼要答應容瑾的求娶。
若非得到我父兄的支持,他登不上這個帝位。
怪我識人不清,將這狼心狗肺的東西往家裡領,這才給宋家招來禍端。
宋悠寧偏頭看向我,「姐姐,看到你如今的模樣,我心中也不好受,所以我特意向皇上求了一個恩典。」
容瑾的唇角緩緩上揚,卻用嘲弄的眼神看着我。
我心頭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宋悠寧緩緩走向桌子的方向。
她溫聲道:「我知道姐姐一定很想再見一見自己的父親和兄長,我這個做妹妹的,自然要滿足姐姐的念想。」
我瞪大雙眼,死死地盯着食案上放着的東西。
即便心裏已經有了猜想,可我卻仍舊不敢相信,宋悠寧竟會殘忍到這種程度。
宋悠寧緩緩將蓋在上面的那塊黑布掀起,露出了底下蓋着的東西。
那是我父兄的頭顱!
即便已經死了,可他們的雙眼還都睜着,死不瞑目。
「姐姐,這可是我向皇上為你求來的,雖然活着的時候不能相見,但能在死後再見上一面總是好的。」
宋悠寧雙手端起食案,一步步朝我靠近。
「姐姐,你將皇上讓給了我,作為回報,我便將你父兄的頭顱送還與你,你高不高興?」
我以為,無論是容瑾還是宋悠寧,都不會讓我再活下去了。
可他們卻不知怎的,竟留了我一條命。
容瑾派人將一壺滾燙的開水灌進我的喉嚨。
我沒死,但我永遠都說不了話了。
容瑾將我父兄的頭顱留給了我,卻處死了跟隨我多年的丫鬟。
望着我父兄的頭顱,我竟有些慶幸,我母親死得早。
她那麼愛漂亮的一個人,若…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