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絲絨托盤》[一個絲絨托盤] - 第一章

他忽然在一個清晨向我道別。
我心裏為他高興,卻也依舊擔心那%的致死率,聽我長吁短嘆,魏玉西從後面抱着我,下巴枕在我肩頭。
「可我想看到你的樣子。」
聞言,我勉強笑道:「訂婚前不是見了兩次嗎?」
「其實不止哦。」
他柔聲:「你小時候,我也見過你一面的。」
「印象里,你很喜歡穿公主裙,很可愛的。」
「是嗎?」
我臉上在笑,內心卻泛起苦汁—想也知道,他說的那是我妹妹。
我轉移了話題:「那你什麼時候出發?」
「晚點吧。」
魏玉西清涼的手指摸索着我的臉:「先帶你去一個地方。」
他帶我去了一家珠寶展廳,這裡佔地足有兩千多方,是本市最大的拍賣型會所。
「我在這裡寄存了一些東西。」
說話間,工作人員從庫房的幾重保險箱里,取出一個絲絨托盤,上面固定着顆顆晶瑩剔透的彩寶,昏暗處依舊散發著精純的熒光。
對方拿起底托,將彩寶圍繞在我胸口處:「這是很久以前,我用幾年時間收集的,總價累計超過八位數。」
我:「……..」這就是,把別墅戴在脖子上?
對方優美的唇角上勾,流露出一抹顛倒人心的笑意:「所以,你想要什麼樣的項鏈?」
聞言我驚了:「給我的么?」
對方一側目,顯得那樣理所當然:「當然,我們結婚這麼久了,還沒送過你一個像樣的禮物呢。」
「再說了,我就是給未來的妻子準備的。」
低頭望着那摸索着幫我整理項鏈的修長手指,我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對形容詞。
骨秀神清,溫潤如玉。
…………如果不是瞎了,這麼美好的人,我是沒資格嫁給他的。
而他復明那天,也是我們結束之時。
胸臆中,陣陣陰暗的情緒在翻滾。
下一秒,魏玉西忽然從身後抱住我:「小葉子………要是你實在害怕,我也可以不做手術的。」
那一刻,我想了很多。
最終還是低聲道:「去吧。」
去拿回你的人生,別像我一樣。
身後,男人輕輕吻了我的面頰,他將那串彩寶圍繞在我的脖頸,將我牽到光源強烈的落地窗下。
「請你站在光里。」
我依言照做。
任對方在昏暗裡,靜靜欣賞了許久。
「真美。」
、魏玉西…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