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蛇為禍》[養蛇為禍] - 第5章:又被欺負了

  「這人怎麼不見了?剛才我還看見她了!」我趕緊的對着隱青淵說道。

  剛才那個老太太盯着我看的眼神十分歹毒,讓我有些忍不住害怕。

  沒見到人,隱青淵也沒多在意,依舊把他半個身子趴在我的肩上,他滿頭柔順的長髮,就從我的肩膀處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那老太婆,應該也是個蠱婆,說不定這男人的蠱就是她放的,現在我們動了她的蠱,她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啊?那我們以後怎麼辦?」我被隱青淵這話給嚇着了:「她不會找我們報復吧?!」

  隱青淵不屑對我一笑:「你放心,有我在,這方圓百里沒人敢動你!」

  「真的假的?」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隱青淵,忽然覺得跟着他安全感爆棚。

  見我懷疑他,隱青淵這才從我身上起身,踱步到我面前,然後再轉過身對我說:「不然你以為你奶奶害了這麼多人,她還能長命百歲?那都是有我在罩着她。」

  說到我奶奶害人,我想起了我慘死的爺爺。

  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問隱青淵:「那我爺爺,也是我奶奶害死的嗎?」

  「當然。」隱青淵毫不避諱的告訴我。

  「那我爺爺也是你殺的嗎?」

  問到這的時候,我臉都白了。

  因為我爸說過,我爺爺當初死的時候,就是肚子里鑽出了很多的黑蛇,而隱青淵也是黑蛇,極有可能就是他對我爺爺動的手。

  不過隱青淵聽我問他這問題後,倒是不回答我了,而是向我走過來兩步,伸手端起我的下巴,垂憐的問我說:「你猜?」

  當年的事情,就連我爸都不記得了,我怎麼能猜的到?!

  可是看着隱青淵對我似笑非笑的表情,俗話說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我可不想年紀輕輕的就翹了辮子!

  於是我也不敢猜了,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現在天黑了,也沒進城的大巴,我就在下馬鎮里找了個三十塊錢一晚的旅館湊合了一晚,然後第二天才回的家。

  我到家後,我爸媽沒吵架了,意外的對我很好。

  又是安排我洗澡,又是給我做了一桌吃的。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問我媽說說:「媽,今天你們為啥忽然給我做這麼多好吃的?」

  我媽和我爸,平常都是跟我坐在一起吃飯的,現在她們夫妻兩全都坐在了我的對面。

  似乎都不敢靠近我。

  我媽面露了點難色,不過還是決定跟我攤牌。

  「小嫵啊,昨晚我跟你爸合計了一下,現在你中蠱了,要是發作起來,是六親不認的,我和你爸剛給你在城南租了間房子,要不你先搬過去住一段時間,以後啊你想吃啥,就打電話過來,我叫跑腿給你送過來!」

  聽我媽的意思,這是在趕我走?

  不爭氣的眼淚差點就從我的眼裡掉下來,當了蠱婆,連我親爹親媽都要趕我走。

  不過我也知道我爸媽考慮的是對的,想想我奶奶,當蠱婆這麼多年,死的最慘的就是我爺爺,現在又開始害我。

  要是我哪天給隱青淵找不到吃的,他要是對我爸媽下手,我連治他的辦法都沒有。

  雖然不情願,可誰讓我攤上這種倒霉事情!

  在家吃完最後一頓午飯後,下午我就哭哭唧唧的被我爸媽安置在城南的出租房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