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者的身份沒有任何連接》[性侵者的身份沒有任何連接] - 第一章

的父母忙於工作,極少關注孩子的生活,親子關係疏離。
孩子遇害前不久,父母帶其體檢,查出**損傷。
父母迅速報案處理,但孩子全程拒絕配合。
最後,經查證,證實對孩子進行**的犯人,是一名患有嚴重痴傻的流浪漢。
因犯人不具備承擔法律責任,移交相關管理機構。
隊長看完資料後,失望道:「和你想的不一樣,死者們沒有做壞事,反倒是都遭受傷害。」
我被資料內容氣的渾身發抖,怒火中燒。
「你想沒想過,被侵犯的孩子長大會什麼樣,他們會不會心理扭曲,會不會想要報復社會!」
「你覺得他們必須小時候就是壞種,才會成為壞人?」
隊長愣了下神,嘴唇蠕動,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每一個受害者,都可能會變成兇手。」
發泄完怒火,我彷彿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無力地癱倒在椅子里,雙手捂臉哽咽。
隊長一言不發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塞我嘴裏一根煙,幫忙點燃,離開了房間。
我狠狠地嘬煙,冷靜慢慢回歸身體。
我將對死者進行過侵犯的人員名單全都寫下來,交給負責調查的同事。
0.兩天後,名單中的人均已查明。
出乎意料的是,這些性侵者全部死亡,死狀與陳軒青相同,生殖器被暴力摘除。
由於性侵者的身份沒有任何連接,死在不同省份,甚至立案機構都完全沒有關聯。
所以,從來沒有併案處理。
如今卻因我們縣城的連環殺人案,被牽扯出來。
「殺死性侵者,也殺死受害者。」
隊長煩躁地將所有文件都推開,把煙灰缸擺在正中,點燃煙重重地抽了口,神色茫然。
「真的因為他們都是罪犯嗎?」
隨着線索逐漸豐富,不但沒有讓迷局豁然開朗,反而讓整個案件更加錯綜複雜。
我舔着發乾的嘴唇,對於早先的判斷,也有點拿不準主意。
隊長見我不言語,又問:「你覺得他還會作案嗎?」
「會。」
隊長拋來疑惑的眼神。
我猶豫了下,道:「怪物胸口多出來的斷劍,一定意有所指。」
「難道下一個受害者,會是胸口被刺所死。」
隊長沉吟片刻。
「你不覺得這手法平庸的,根本不像他嗎?」
.一周過去,兇手遲遲沒有動作。
越來越多的同事覺得兇手不會繼續作案。
但我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