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情戀之藍血劍》[邪神情戀之藍血劍] - 第7章 布雨龍神(2)

時眸光閃亮驚異地看着七姐,七姐捂着耳朵苦笑說:「這可是我們靈幽島的聖果,天上地下一絕!」

「上次在蟠桃宴上見過一次,竟沒想到它的味道如此精妙!」布雨龍神舔了舔嘴唇,禁不住讚歎。不經意間,那笑聲停止了,樹林上方一片幽暗,每棵靈幽樹下都有幾個靈幽野仙神經繃緊地凝視着上空,其餘的靈幽野仙鼓起泡腮地在謹慎等待,只有沐沐他們一臉茫然地呆坐在原地,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來了!來了!」小陽異常激動地喊,一片雲向她這邊飄下來,筆神和星塵立即站起來鼓足氣,合力把白雲吹向尚飛他們那棵靈幽樹。

「來了,尚飛!」蒲宇喊了一聲便鼓足氣向飛來的白雲吹氣,尚飛猛然睜開眼睛把頭一甩就狠狠地飄來的另一朵雲給吹走了,他把頭一垂又繼續呼呼大睡。

「這傢伙……」王兄禁不住笑了聲——我真是服了他,無論何時何地都睡得着,無論何時何地都能醒過來,危機意識還真強!

「王兄,到你了!七姐你們也別愣着!」蒲宇一邊吹氣一邊喊,小藍也趕緊爬起來拚命地把飄來的白雲吹走,喊:「老虎哥哥,你趕緊來幫忙呀!」剎虎不爽地別過臉去,王兄驟眼一看左右兩片白雲飛來,吹那邊了?他跟沐沐使了個眼色,各自吹走一片雲。

「砰!」布雨龍神不耐煩地劈出一掌,把靠近的白雲瞬間劈個粉碎,蒲宇一下子瞪大眼睛——這下可遭殃了!

「噢!用仙法!犯規!」四周靈幽樹下的靈幽野仙激動地齊喊了聲,布雨龍神茫然地看着他們,「砰!」一個大缸重重地落到他們的樹下,缸里的水一滴也沒有灑出來,笑星公跳過來嬉笑說:「犯規,你們得手懲罰,把這缸喜水全喝光!」笑星公一彈指,大水缸瞬間變成八小個,「每位喝一缸,請!」

「請!」靈幽野仙們一下子圍過來了,把整棵靈幽樹重重包圍,感覺好有壓力啊!布雨龍神撇撇嘴隨手抓起一個小缸一飲而盡,仍面不改容。

「呵呵……」沐沐苦笑了一下看着王兄問,「真要喝嗎?」王兄抓起另一個小缸勉強地喝了一口,「吐!」他和沐沐同時吐了,「又咸又苦又澀難喝死了!」

「要一滴不漏地喝光,即使吐到了地上,還要撈起來喝掉!」靈幽野仙們齊齊沉下臉警告,沐沐和王兄一頭撞地了;一臉難受的小藍趕緊捂着自己的嘴巴,生生地把含在嘴裏的那口苦水咽了下去。「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嗬!」剎虎舉起自己那缸又奪過小藍手裡那缸水一下子全喝光了。

「太可怕了!」蒲宇吃驚地看了一眼剎虎,又苦巴巴地轉向尚飛,尚飛別過臉去說:「自己的水自己喝,我可不會幫你的!」蒲宇扁起嘴巴用舌尖舔了舔缸里的水,尚飛扭過頭來說:「要不咱們換一缸?」他說著把手裡剩下一口水的的缸遞給她,蒲宇歡喜地接過。

經過一番折騰後,他們全趴在樹底下了,「白雲又來了!」七姐驚喊了一聲,王兄直直坐起來厲聲說:「警告你們,誰用仙法我跟誰拼了!」布雨龍神別過臉去,沐沐和蒲宇同時撲過去把飄來的白雲吹走。

「喂,可惡!」剎虎不爽地扭頭瞥向四周的其他靈幽野仙責問,「你們幹嘛老把這些臭雲吹過我們這邊,找死嗎?」

「你們那邊有個龍王,多多的海水都不怕喝了!」靈幽野仙們嬉笑說,布雨龍神臉色一沉不爽地反駁:「我們雖然生活在東海裏面,但是我們並不喝那些苦澀的海水!」

「還有看在兩個資質最差的靈幽野仙份上……」他們有意無意地瞟了上下飛羽一眼,又瞪了一眼剎虎說,「還有一個可惡的……反正你們那棵樹什麼都有,白雲特別喜歡你們!」

「左邊!」七姐喊了一聲,自個撲去右邊把雲吹走,沐沐跳向左邊使勁吹氣,王兄伸長脖子向上吹氣,蒲宇和小藍來回吹氣,尚飛睡一下吹一下完全沒有壓力,布雨龍神和剎虎比試着把飄來的雲吹走。

「呼……」他們累倒在地上,靈幽樹下擺滿了大水缸,笑星公走過來哈哈大笑幾聲吼:「你們八個給我振作起來!還有很多水等着你們哩!」

「走進靈幽樹林是今天最大的錯誤!」沐沐有氣無力地吐了一口悶氣,布雨龍神張張嘴巴無力哼聲,七姐和蒲宇挨在樹榦大口大口地喘氣,她倆相視了一下,又微微一笑。

七姐獨自站在島邊吹着海風,身後的靈幽樹里不停傳來追逐打鬧的嬉笑聲,她扭頭看了看嘴角咧起淡淡的微笑,布雨龍神走來淡笑說:「你很喜歡這裡是吧?」七姐微笑點頭,布雨龍神頓了頓說,「也許我不應該讓你成為小仙的!」

「父王!」七姐看向海面,揚起一個幸福地笑容說,「能再一次回到靈幽島,跟大夥再瘋狂一起,我已經很滿足了!至於那個小仙,我已經當了,我會努力當下去,我知道,即使我當了小仙,他們都不會忘記我的,我曾經在靈幽島出現過!」

「七姐!布雨龍神!開始第十三環節——龍王捕魚蝦了!」小陽他們興奮地跑來招手喊,龍王的臉僵硬了一下——為什麼我要捕魚蝦了?筆神嬉笑說:「龍王別誤會,那只是遊戲的名字,那個龍王並不是指你啊!誰當了那個龍王可要倒大霉的!」

「什麼?」布雨龍神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不爽地跑過去罵,「你們這群混蛋盜用我的名字,還要我倒大霉!別跑!」

「龍王真的捕魚蝦了!」小陽他們一鬨而散,七姐樂呵呵地笑了一下緊跟着跑去,忽而,太上老君的兩個仙童出現在七姐的跟前,她的笑容一下子沉了一下,眸光也暗了。

布雨龍神止住腳步回過頭看了看也跟着愣住了,小陽他們疑惑地走回來好奇地看着他們。

「七姐,跟我們回天庭復命吧!」兩個仙童異口同聲說,七姐扭頭看了一看布雨龍神,又回過頭微笑點頭,兩個仙童駕雲離開,她的腳下立即出現一片彩雲跟着他倆飛去。

「七姐……」布雨龍神走了幾步看着她遠去欲言又止,七姐回過頭看了一眼靈幽島微笑說:「大家,靈幽島,再見!」小陽他們頓時沉默不語——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七姐離開與上次離開的相比,心裏會感覺不一樣的沉重,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將要發生一樣!

凌霄大殿

兩位仙童帶着七姐走進來,七姐顫抖的眸光怯怯地掃視了一下,布雨龍神和笑星公比她更早來到了,他倆站到了仙家行列中去,七姐黯然地低下頭——殿上的氣氛很凝重,看來已經瞞不住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七姐……」太上老君從仙家橫列站出來,撫了撫須問,「自從上次你被火螢仙子推落凡間後就不知所蹤,這些日子你都到哪裡去了?」七姐抬起頭看了看他又低頭不語,太上老君轉眼看了看玉帝又會意地扭頭問,「當時場面混亂,你一個蟠桃園的小仙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南天門呢?」

「我……我只是……湊巧經過,一時好奇所以過去湊熱鬧!」七姐把頭壓得低低的,聲音也顯得有些顫抖。

「依我看,不太湊巧吧!」二郎神走出來瞥了她一眼,一臉嚴肅地說,「據蟠桃仙子所說,當時火螢仙子暴亂,她已經通知你別亂跑了,可你卻突然不見了,又突然出現在混戰中,被火螢仙子推落凡間,而在你墜落凡間後,幽火冥君的封印就解開了,而你,不知所蹤!」

「自從你墜下凡間後,多位仙家擔心你的安危,先後多次派仙家去找你,可卻完全沒有你的消息!」太白金星凝視着她的雙眼,頓了頓說,「後來,哮天犬到關押火螢仙子的洞穴看了看,在那裡,竟然發現了你的氣息!」

布雨龍神的腦袋轟了一聲,拳頭握得緊緊的,冒出手心冷汗來。後面的笑星公嘆了一口氣——怪不得尚飛那傢伙叫我趕緊回來看看情況,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七姐啊七姐,你怎麼可以犯這麼大的錯誤!

七姐舒了一口,嘴角露出絲絲微笑——終於不用再提心弔膽地隱瞞了!她跪下來一臉愧疚地說,「都怪我一時貪戀凡塵所以才受火螢仙子唬騙,請玉帝降罪!」

「貪戀凡塵?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完完整整說來!」玉帝疑惑地問,布雨龍神的心顫抖了一下。

「是!」七姐深呼吸了一口氣,仰起頭娓娓道來,「我一直喜歡人間的複雜多彩的生活,來到天庭後,才知道神仙的日子過得很乏味,總感覺悶悶不樂。有一天,我無意闖到了關押火螢仙子的洞穴,她說可以幫我下凡一趟,但必須幫她把她的思念送給她在人間已死去的愛郎,於是我答應了!我並不知道她所愛的原來是幽火冥君,更不知道她要我帶去的是她的血液……我只以為,他們是一對可憐的苦命鴛鴦,所以才……我因為害怕,所以就一直躲起來了!」

「糊塗!真是糊塗!難道你忘了你成為小仙那天我跟你說了什麼了嗎?」太上老君略顯生氣地問,七姐低頭沉默不語,太上老君氣呼呼地吹了吹鬍子責備,「身為小仙,你怎麼可以因為自己的一點私利而做出有害六界和平的事情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七姐哽咽着說。

靈幽島

尚飛和王兄走到島邊,沉默了好一會兒,王兄扭頭看着他問:「你是仙?」尚飛點點頭不語,王兄苦笑了一下繼續問,「從一開始你就知道她是魔?」尚飛又點點頭,王兄走到他跟前揪着他的衣襟厲聲責問,「你是不是瘋了?帶一個魔來到仙界,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你知道魔與仙的概念嗎?」

「她的身份是魔,她的心是仙,這就是我的概念!」尚飛淡若地說了句,王兄怔了怔推開他然後自個走到另一邊去。

沐沐坐在海邊的岩石上看着一層一層撲來的海浪,王兄坐到她身旁又沉默了一會,良久,他才吐出一句:「你還是接受不了?」沐沐苦笑了一下低頭不語,他嘆了一口氣說:「你的心思我了解,我都接受不了,更何況是你了!」

「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們的靈民被捉走了,他們那個七姐好像闖了一個禍,他們也沒空理會邪魔的事了,我們得親自去救靈民!」沐沐神情淡漠地站起來轉向王兄問,「你會跟我一起去嗎?」王兄點點頭站起來轉身走去。

蒲宇微笑走來,沐沐神情淡漠地與她擦身而過,蒲宇失落地低下頭,她又揚起頭笑跑上去嬉笑問:「沐沐姐姐,你們要到哪裡去?」

「去救靈民,阻止邪魔修鍊藏魔攝心術!」沐沐淡淡地說。

「我陪你們去!」蒲宇急切地說。

「不用了!」沐沐回過頭冷笑說,「你忘了,你也是魔!你跟我們去是要幫我們呢還是害我們呢?」蒲宇呆住了一下子說不上話來,沐沐譏笑說,「即使你是真心想幫我們,但是,我們靈民與魔勢不兩立,我們的事用不着你管!」沐沐疾步匆匆走去,蒲宇淚眼盈盈地低下頭。

「沐沐,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王兄走上前拉住她。

「我怎麼說話呢?」沐沐不爽地回過頭,狠狠地瞥了王兄一眼,指着蒲宇厲聲說,「要不是她一直躲在神仙堆裏面,要不是她暴露了邪魔的身份,你會置神木林於不顧?那天我們差點死掉了,你都不肯出來,就是因為你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你生氣,你……」

「不是這樣的,那是因為……」王兄說著又停下來,沐沐瞪了他一眼瞬間化成光點離開,王兄拂動旋風追着她去,蒲宇看着他們遠去,無力地跪坐在地上。

「別放在心上!」尚飛走來蹲在她身旁,輕撫她的頭勸慰說,「她只是暫時接受不了而已,等過一段時間就可以了。你看王兄不是躲起來一段時間了嗎?他現在還是出來了,過一段時間沐沐想清楚了,就沒事了!」

「嗯嗯!」蒲宇苦笑了一下,小藍從林子里小跑過來看了看垂頭喪氣的蒲宇,撲過來拉着尚飛驚訝地問:「尚飛哥哥,蒲宇姐姐怎麼呢?」

「我沒事,沙子入眼而已!」蒲宇微笑說。

「沙子又入眼了?它們怎麼那麼可惡老往你的眼睛裏跑了?呵呵,一定是蒲宇姐姐你的眼睛太好看了!」小藍抱着蒲宇嬉笑說,「我送你一條絲巾矇著眼睛好嗎?這樣它們就進不了你的眼睛了!」

「好!好!好!」蒲宇摸着她的小頭嬉笑,尚飛也跟着淡笑,突然兩個小仙到來,蒲宇扶着小藍疑惑地站起來,尚飛收起笑容謹慎地看着他們問:「兩位仙家到靈幽島有什麼事?」

「我們是來請小藍到天庭去。」其中一位仙家淡然說,小藍怯怯地躲到蒲宇背後,使勁地拉拉尚飛和蒲宇的衣裳。

「她還小不懂事,初次到天庭會害怕,我們能陪她一塊去嗎?」尚飛微笑問,兩個小仙對看了一下然後點點頭,蒲宇想着小藍低頭一笑,小藍才舒了一口氣。

「沐沐……」王兄追上去把沐沐攔截下來,略顯生氣地責備,「你剛才怎麼了?胡亂髮脾氣,莫名其妙,你知道這樣會很傷她的心嗎?尚飛說的對,雖然她是魔,但她的心是仙!你……」

「我又怎麼會真的跟她生氣了?」沐沐低下頭苦笑了一下說,「跟她相處了那麼久,她是怎樣我還不了解,雖然知道她是魔後我很震驚,但她在我心裏地位沒有動搖過!」

「那你剛才又……」王兄一下子懵了。

「我不想讓她參與救靈民的事,不能再讓蒲宇接近邪魔了,萬一她恢復了魔的本性就糟了。」沐沐低想了一下說,「可我又不知道怎麼做,所以就亂來一通,那我……是不是把蒲宇傷得很透啊?」

「你沒看見她剛才哭得多傷心嗎?」王兄反問,沐沐低頭抿嘴不語,王兄頓了頓微笑說,「好啦,你也別太自責,只怪事情來得太突然,我們還是去辦正事吧,有尚飛在她身邊,她不會有事的!」

天庭

兩位小仙帶着他們走進凌霄殿,小藍懾懾地拉着尚飛和蒲宇的手慢慢走在後面,她挑起眼眉怯怯瞄了瞄站在兩旁的神仙,又抬頭看了看高高在上的玉帝,禁不住吸了一口冷氣,她趕緊低下頭,無意間看見在前面跪着的七姐,她驚訝地喊了聲:「是七姐姐姐!」這一聲喊,所有仙家都回過頭來了,小藍馬上躲到蒲宇後面。

「小藍……上下飛羽……」七姐扭頭看了看他們又低下頭繼續沉默。

「拜見玉帝!」尚飛和蒲宇走上前拱手鞠了一個躬,小藍瞄了瞄他倆也學着他們照做,玉帝稍稍點頭又下意識望向太上老君,太上老君會意點點頭。

「這位小女孩本來應成為了野仙,但是有人偷龍轉鳳,盜取了她成仙的機會……」太上老君說這頓了頓把挨在右臂拂杖甩到左邊,蒲宇疑惑地看了看尚飛,太上老君看着跪在地上的七姐說,「而奪取她仙位的就是她——七姐!」

眾仙家開始議論紛紛,布雨龍神閉上眼睛緩緩地嘆了一口氣,笑星公也跟着愣住了——七姐是那麼羞澀善良的姑娘,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呢?當中會不會有什麼誤會?是不是因為幽火冥君的事情而把這件事也推到她的身上?

「或者……當中有什麼誤會吧?」笑星公站出來笑了笑說,「雖然野仙品位不高,但是畢竟也是一個仙,怎麼會說換就換了,而且,七姐溫順可人,斷不會做出這樣的事,當中必定有誤會!」七姐緊緊地咬着唇仍保持沉默。

「他們在說什麼呀?」小藍拉拉蒲宇的衣袖好奇問,「跟我有關係嗎?」蒲宇低頭看她然後搖搖頭示意要她別亂說話,小藍疑惑地轉眼看着他們。

「這也是一個大問題。」太上老君又看了七姐一眼,繼續審問,「能做出這樣偷天換日的事情來,單憑你一個人類肯定辦不到,背後有誰在幫助你?他現在在哪裡?」尚飛的眼珠子溜向布雨龍神的方向——布雨龍神緊握着拳頭,臉色卻表現得異常鎮定,他又下意識瞥了尚飛一眼。

「沒有人幫忙。」七姐突然開口了,眾位仙家愣了一下,牡丹仙子看着七姐急切問:「七姐,你這樣是承認了你盜取仙位的事情?」七姐抿嘴點點頭,牡丹仙子失望地搖搖頭轉身回到仙家的行列中去。

「對不起!」七姐朝玉帝磕了兩個響頭,又轉向小藍磕了兩個響頭,小藍茫然地呆站着,七姐回過頭垂下眼帘說,「當事人間發生大瘟疫,我聽到消息,只要幫村民們取得解除瘟疫的葯,就能積滿功德成為神仙。因為嚮往神仙的生活,於是我把一直幫助村民採藥的欣亍,即小藍的前前世,騙到了別處,而我自己把葯採回來了。在為村民研葯煲葯的過程中,我自己也染上了瘟疫,在彌留之際,一個仙人出現告訴我,我功德圓滿可以成仙了,後來,我就到了靈幽島成為了野仙。」

「這……」太白金星低頭冥想了一下,站出來說,「雖說七姐有心機謀取仙位,但畢竟她還是用生命幫助了處於危難的村民,請玉帝從輕發落!」

「不是這樣的!」淚水從七姐眼角滑落,眾仙家齊齊地看着她,她咬了咬唇落淚笑說,「就是因為我指了一條錯誤的路給欣亍,才害她和幾個村民被猛獸攻擊,死於非命!因為我的貪念,才害了本可以成仙卻落得個屍骨無存下場的欣亍!我罪孽深重,請玉帝懲罰!」

小藍震驚地看着她——雖然不太懂她說的是什麼,但模模糊糊還是知道自己前世的前世是被她害死的,而且死狀慘烈!

「那是意外!我相信七姐她是無心的!」布雨龍神站出來急切地說,「請玉帝寬恕她的無心之失!」

「無心之失……」玉帝淡念了一句,「七姐,你因為想成仙,而無意害死了欣亍和多位村民;後來又因為貪戀凡間,而放走了乕皓;你的無心之失一次又一次鑄成大錯!叫朕如何寬恕你?」

「罪女願意接受任何懲罰!」七姐又磕了一個頭。

「先將你貶下凡間,墮入六畜之道轉世為鳥,生生世世不得上天也不得下地!」玉帝一臉嚴肅說,七姐閉上眼含淚有磕了一個頭。

「這不是太殘忍了嗎?」蒲宇走上前略顯不悅地喊了聲,尚飛立即快步上去捂住她的嘴巴把她拉回來,笑笑對玉帝說,「玉帝,七姐只是一時糊塗才犯下這些過錯,但是她成仙后勤於修鍊、樂於助人,幫助蟠桃仙子回到天庭,她現在還積極尋找乕皓的的下落希望戴罪立功,還請玉帝從寬處理!」

「請玉帝寬恕七姐!」眾仙家齊聲求情。

「朕旨意已決,各位愛卿不必多言了,天兵天將,把七姐帶下去!」玉帝一臉淡漠說,隨後兩個天兵天將走進來準備將七姐帶走。

「且慢!」布雨龍神急切地跪倒地上說,「請玉帝寬恕七姐!千錯萬錯都是老臣的錯!」眾仙家疑惑地望向他,他頓了頓說,「一切都是我讓她做的,其實……」

「不要說了!我求你別說了!」七姐哭着凝望着他說,「我願意接受一切懲罰,不要再為我求情!求你了……」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玉帝疑惑問。

「回稟玉帝,七姐其實是……臣的女兒!」布雨龍神話語一出,驚呼聲頓時迭連起伏,七姐無力地跪坐在地上,布雨龍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七姐是臣與人類所生的女兒!有一次臣在人間行走,邂逅了倩兒,我們相知、相愛、相許,後來就有了七姐。七姐是半人半仙,沒有足夠的仙氣,她的龍骨不會長成反而會慢慢將她吞噬!只有成仙,她才能活下來!於是臣四處打探,知道了欣亍的事情後,就讓七姐把她騙到別處取而代之。千錯萬錯都是老臣的錯,請玉帝寬恕七姐,懲罰老臣!」

「父王……」七姐流着淚地喊了一聲,蒲宇吃了一驚——雖然知道她是龍,但想不到她就是東海龍王的女兒,還是與人類生的女兒,這仙凡不得相戀,而現在卻……糟了!

「東海龍王,你果然有勇氣,有膽識!」玉帝冷笑一聲,「先與凡人相戀,再瞞天過海教唆女兒謀奪仙位,後私瞞乕皓釋放一事,你這龍王可真謂無法無天!」

「玉帝,請你懲罰我吧,不要怪罪父王!」七姐連連磕頭。

「不,玉帝,都是老臣一時抵不住誘惑才釀成了今天的惡果,此事七姐也是身不由己,一切都是聽我的吩咐,請玉帝放了七姐,懲罰老臣!」布雨龍神急切地說。

「好一對父慈女孝的父女,你們偉大的父女情將仙規置於何地,將人間秩序置於何地!」玉帝一臉威怒,說,「我可以饒恕你們,但是必須由布雨龍神你,親手打斷七姐的龍骨!」

七姐和布雨龍神齊齊驚愕地看着玉帝。

「這樣做太過分了!」蒲宇不爽地說,玉帝略顯不悅地瞟了她一眼問:「你又是誰?」蒲宇撇撇嘴說:「我是靈幽野仙!七姐也是靈幽野仙!她是從我們這裡出去的,我們不會讓你隨意欺負她的!我們那裡從來都沒有玉帝,只有靈幽野仙,所以你管不着!」

「蒲宇……」來不及阻攔她的尚飛扶着額頭苦笑地瞪了她一眼——這臭丫頭管閑事也得看場合呀!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其他仙家也紛紛把厲目射向她——這小小野仙甚是囂張,竟敢說沒有玉帝!還敢說玉帝管不着他們區區一個低級靈幽島!靈幽島的那些傢伙真的要反到天庭來了!

「玉帝,我寧願成為一隻鳥!你就貶我變為一隻鳥吧!」七姐使勁地磕頭說,「不要為難我父王了,求你了!我可以變成一隻鳥,我也可以從此煙消雲散,什麼可怕的懲罰都可以,自求玉帝別為難我父王,求你開恩!」

「那個……玉帝……嗎?」小藍怯怯地站出來笑說,「我可以不當什麼神仙的,你就放了七姐和龍叔叔吧,不要為難他們了!」

「現在不是你要不要當神仙的問題,現在是人間的秩序、仙界的秩序能否繼續平衡發展的問題!」玉帝疾言厲色說,「誰也不必再求情!仙規不容侵犯,如果仙界的秩序亂了,那麼人間失衡,人間失衡就會造成混亂!仙家之所以要忘卻情愛,就是為了能很好地平衡秩序,如果仙界都胡作非為,那誰還會遵守天地間的秩序了!小仙、上仙決不只是一個名號,它是一份責任,一份不可退卻的責任!當你們在渴望得到的時候,就必須鄭重想想,你將失去的比你將得到的重要嗎?衡量過後,就要做出一個無悔的選擇,這就是仙家第一個要明白的道理!」

「要不……要不把他們貶到我靈幽島去吧!」笑星公嬉笑說。

「放肆!」玉帝不悅地瞪了他一眼,「你以為野仙就可以為所欲為,無法無天了嗎?你立即把這幾個野仙送回靈幽島去!」

「大家……謝謝你們!」七姐哭着又轉向他們磕了一個頭,小藍也跟着哭了抱着蒲宇說:「是不是我的錯,是我到這裡來了,才害他們這樣子?蒲宇姐姐怎麼辦?小藍不想害人!我不要在這裡!我不要在這裡!」

布雨龍神和七姐被關在仙洞鄰隔的囚牢里,七姐抱着雙腳緊挨着闌珊獃獃地坐到地上,布雨龍神仰天長息,他倆久久沉默不語,彷彿如同洞穴一般,一切都變得灰暗。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可以救你!」布雨龍神突然冒出一句,七姐疑惑地扭頭看着他,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那就是將功贖罪!把蒲宇是魔女,還有尚飛隱藏身份包庇魔女的事情都說出來,這樣就可以將功贖罪!」

「不可以!」七姐馬上反對,「我們怎能為了自己而出賣他們呢?」

「這不是出賣!」布雨龍神疾言厲色說,「蒲宇是魔,這本來就是仙界所不容!她隱藏在仙界有什麼目的?會不會危害到整個仙界?你知道嗎?作為一個仙家,有責任守護仙界,絕對不能讓有一絲危害到仙界的的事情存在!」

「你這真的是為了守護仙界嗎?」七姐凝視着他的雙眼鄭重地問,布雨龍神的眸光閃爍了幾下然後別過臉去點點頭,七姐的眼眶頓時濕潤了,她苦笑了一下問,「那為什麼父王你知道蒲宇的身份之後,不第一時間告訴天庭,反而選擇在這個時間呢?」

布雨龍神頓時語塞,良久,他閉上眼說,「我不能再讓你受委屈了!」

「父王……」七姐抹了抹眼角的淚水,苦笑說,「為了我,你已經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情了,不想再有人因為我而受到傷害,到此為止吧!上下飛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做出傷害他們的事情。求你,無論如何都不要說出他們事來!」

「難道你要我親手毀了你的龍骨嗎?你要我怎麼下的了手!玉帝這樣做不就是要了我的命嗎?」布雨龍神老淚縱橫地說,七姐也跟着默默拭淚,布雨龍神黯然低頭看了看她想——我是絕對不讓你受傷害的,我答應了倩兒要好好照顧你,如果玉帝再逼迫我,大不了我放棄東海龍王之位,帶着你四處逃亡算了!

「七姐……龍王!」洞外傳來蒲宇和小藍的喊聲,隨後便看見他們小跑進來了,七姐趕緊爬起來着急地問:「你們怎麼還不會靈幽島了?萬一玉帝發怒怪罪下來就遭殃啦!」

「沒事,我們求了太君很久,是他放我們進來的!」蒲宇嬉笑說。

「哦?那個不是視規矩如生命的頂級上仙嗎?怎麼會放你們進來?他不怕玉帝怪罪!」布雨龍神略顯驚訝地問,尚飛隨後走過來,布雨龍神的臉瞬間沉下來冷冷地說,「你是來威脅我不要說不該說的話?」尚飛沒有說話,懶懶地站到一邊去,布雨龍神無語地瞪了他一眼——囂張的傢伙!

「七姐你放心,我們靈幽島的所有野仙都會想辦法救你們的,你們可千萬別放棄!」蒲宇抓着七姐得手急切地說,七姐含着淚微笑點頭,布雨龍神冷笑了一聲——不自量力的傢伙,就連天庭都進不了,你們拿什麼來救我們!

「七姐姐姐你放心,我不會跟你搶那個神仙的位置的,我就當一個小鬼就滿足了!」小藍呵呵笑說,「只要你們都陪在我身邊,我做什麼都沒有問題,不就是一副臭皮囊嗎?」

「小藍真懂事!」七姐摸了摸小藍**的小臉,冰涼冰涼的,她苦笑說,「都怪我你才會變成這個樣子,沒有溫度、沒有……」

「她的心是溫暖的!」蒲宇微笑說,七姐也跟着微笑,小藍抓住她的手笑說:「我們還要回去吹白雲了!我們是同一棵靈幽樹下的最倒霉小組,沒了你們,我們就更倒霉了,所以你們一定要回來哦!」

「呵呵……」七姐禁不住撲哧一笑,她低頭笑了笑,一臉幸福地說:「很懷念和大家一起在靈幽樹下嘻嘻哈哈地吃靈幽果,很懷念和大家一起在紫色的花海裏面追逐,很懷念和大家一起在只有一扇門的宮殿裏面泡溫泉,很懷念和大家一起參加奪仙會爭奪神木,很懷念……可是我已經回不去了,再也會不去了!」她突然眸光一轉,懇切地看着布雨龍神說,「父王,這是女兒最後一次請求你,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靈幽島,希望你能代替我守護靈幽島,守護靈幽島上的每一個野仙!」

「怎麼了七姐!」布雨龍神疑惑地看着她,正在閉目養神的尚飛猛然睜開眼睛驚喊了一聲:「不好!」話音剛落,一道亮光從七姐的臀部升起瞬間轉到了頸椎,「呯呤……」七姐的脊骨瞬間粉碎暴裂,他們全呆住了。

「父王,我走了,你不用再為我這個麻煩精整天奔來跑去,你該回到從前安安穩穩的生活,你一定要做一個讓我自豪的父親,讓我崇拜的龍王!來世,我還想遠遠地看着你!」七姐又轉向他們說,「上下飛羽,是你們迎接我成為野仙,謝謝你們,陪我走到了最後!小藍,我欠你的,這輩子無法還給你了,來世我會為你做牛做馬的來贖罪!各位,永別了!」

「七姐……」布雨龍神拚命地捶打充滿仙氣的闌珊,又伸手去抓她喊,「我沒有允許你這麼做,趕緊停下來!停下來!」七姐微微一笑,她的身影慢慢在空中消散,布雨龍神無力地跪在地上看着她消失,拚命捶地哭泣。

「七姐姐姐……」小藍抱着蒲宇放聲大哭,蒲宇默默抽泣,尚飛走到她身旁黯然說:「也許這是她最好的選擇。」

靈幽島

蒲宇走到被劈成兩半的岩石旁眺望着海面,心裏升起莫名的感傷,尚飛走過來微笑問:「又想起七姐了?」蒲宇苦巴巴地點點頭,尚飛嘆了一口氣說,「布雨龍神已經回到了東海,被玉帝罰在龍宮思過三百年。」

「當年我們就在這裡第一次見到七姐的!」蒲宇指着海面微笑說,「她坐着舟仙人的小舟來……但是剎虎兇巴巴特別可怕,七姐就羞澀可愛,第一次看見她就很喜歡,可是眨眼間……」蒲宇黯然地低下頭,「她只是人與仙的羈絆就落得這樣的下場。而我,仙與魔,又會面對怎樣的審判了?」

「呵呵……」尚飛突然笑了聲,蒲宇疑惑地扭頭看他,他嬉笑說,「怕什麼,你又沒有龍骨,玉帝不會為難你的!」蒲宇鼓氣死死地瞪他一眼,尚飛摸了摸她的頭微笑說。「幹嘛老去想那些不着邊際的事情,活在當下,別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降臨的厄運而終日惶惶不安,把大好時光給白白浪費掉了!」

剎虎在靈幽樹林里跳上跳下,一口一口地把靈幽果往肚子里吞,星塵走來禁不住譏笑說:「哎,賴皮虎,你準備把整個靈幽島的靈幽果都藏到你的肚子裏面去嗎?」

「嗬!誰讓你們不教我仙法!」剎虎一邊埋怨一邊把靈幽果往嘴裏塞,「既然不能修鍊出更強的仙法,那我就把這些仙氣吞到肚子裏面去,聚少成多!」

星塵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苦笑說,「如果這種方法有效,靈幽島的靈幽果早被採光了,還輪到你嗎?」

剎虎的臉一下子憋紅了,一臉難受地雙手掐住脖子——被剛咽下去的靈幽果嗆住了!

「好了,因為七姐的事情,小藍正在鬧彆扭,說什麼也不肯成為野仙,你去勸勸她吧!」星塵說著轉身走去,剎虎一下子跳到了星塵跟前瞪着眼卻說不出話來,星塵笑了笑說,「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意思,因為是你負責帶小藍的,所以你有義務去安撫她!」

「我呸!」剎虎把卡在喉嚨的靈幽果吐了出來,不爽地瞥了星塵一眼說,「她還不要成仙關我什麼事?她最好滾得越遠越好!」

「告訴你一個秘密!」星塵一臉神秘向剎虎招招手,剎虎疑惑地看了看他然後把耳朵湊過去,星塵詭笑了一下低聲說,「仙規有規定,仙法只能由仙家修鍊,一旦發現有哪位仙家私自對外教授仙法則被剝除仙籍並會受到很嚴厲的處罰!」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可是仙,名正言順的仙!」剎虎撇撇嘴傲氣凜然地說。

「我知道你是仙,但是,小藍不是,那麼你教她仙法就等於是……」星塵嘿嘿奸笑幾聲。

「是你們讓我教她的……」剎虎說著停下來狠瞪了星塵一眼,暴怒說,「哦……從一開始你們就想着算計我,真陰險!我剎虎哪裡招惹了你們,你們非得三番四次跟我作對!」

「哎,此言差矣!」星塵擺擺一根食指閉眼淡然的說,「我們可是一直盼着小藍成為野仙的,我們並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你可別隨便冤枉我們!而且,成功地帶起了一個野仙,那可是有功德記載的,你不是一直希望記功德嗎?」

「你們這群混蛋……別讓我練就厲害的仙法,否則你們吃不了兜着走……」聲音在樹林回蕩着,捲起了兩道滾塵,剎虎已不見蹤影了,星塵笑笑放眼看去——這傢伙溜得還真夠快的!

「小鬼!」剎虎風風火火地感到金色的靈幽花海,一把揪起正在對花細語的小藍厲聲說,「立即跟我去成為野仙!」

「我不要!那該死的仙位害死了七姐姐姐,我才不要了!」小藍別過臉去,剎虎不爽地把她扔回地上,小藍摸了摸疼痛的屁股瞥了他一眼。

「她死不死關你什麼事,自作孽不可活!」剎虎俯身盯着她厲聲說,「你趕緊給我成仙,否則死的就是我,知道嗎?」

「為什麼呀?」小藍眨了眨疑惑的眼睛問。

「你管我為什麼,反正你成仙就對了,立即跟我走!」剎虎一把揪起她,她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剎虎一把甩開她生氣說,「我警告你,你現在只是一個小鬼,如果你再不成仙,那麼你將會煙消雲散,連鬼也做不成!」

小藍怯怯地看着他。

「聽我的話,乖乖成仙,七姐死了,那是她活該,她偷了你的仙位,不值得可惜!你得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剎虎扶起她擠出一副笑臉說。

「老虎哥哥是壞蛋,我才不要學你做壞人了!小藍討厭你!」她哭着轉身跑了,剎虎追着去厲聲大吼:「你是人么?你只是鬼,一隻快沒有命的鬼!快點給我停下來,否則我一掌劈死你!」

「不要追來!」小藍一頭撞進嵐晴的懷裡,小藍抱住她的腳,淚眼汪汪地說:「老虎哥哥是壞蛋!他要殺我!他要把我教壞!」嵐晴微笑地摸了摸小藍的頭,又抬起頭狠狠地瞥了剎虎一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