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 - 第6章 大師哥,你就是我的兄弟了(2)

,等會了,我再看我的教學師長是誰,嗯~就這樣辦!要不去請教溫蘅,嗯!沒錯,正好去完成任務,說干就干!

「大師兄,時間到了嗎?我真的堅持不住了,嗚嗚嗚~」秦妍一手拎着個大板磚道

「還有一個時辰。修行不光要練習法術,更要強筋健骨擁有一具好的體魄。」

很久以後~~

「師兄,時間到了沒?我真的不行了。」

「嗯,可以了。」某溫姓男子懶洋洋道

溫蘅話音剛落,那邊的秦妍便直接東西一扔,往地下一躺。

嘴裏委屈道:「救命!我受不了了!這比要我的命還難受!師兄,能不能不要這麼認真,放放水可以嗎?我又不想成為白蓮山第一人。」

「不行,我作為你的教學師兄必須得對你負責,今天下午掌門要抽人測試,你忘啦?你作為他昨天剛收的小徒弟,必然會抽到你。」

「啊?你說什麼?你是我的教學師兄?」秦妍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道

「嗯,我們都是掌門的弟子,所以師父讓我來教你了。」

秦妍在一分鐘前還高興的以為今天練完就要解脫了,不知道溫蘅教的是哪個倒霉蛋呢?以後有那些個同門好受的。沒想到,小丑竟然是我自己,頓時覺得世界不美好了,毀滅吧!

「接下來是練習你的術法,今天練習運水術,很簡單,你用你的意念來控制自己的手,手隨心動,所想即所悟,想像你的手裡有一根鏈子,你可以用鏈子將那池中的水拖出來,現在你試試。」

秦妍懵了,這說的那麼抽象,誰懂呀嗚嗚,我只是一個菜鳥,大師哥,能不能照顧一下菜鳥的感受。

秦妍心裏是這麼想着,手卻不敢停下,唯恐惹這大boss不快,這個下了山後殺了整個皇宮的人,基本上跟他有點血緣關係的都殺的不剩了。恐怖如斯是真的不敢惹呀!

手隨心動~~

噗……

秦妍:我想要的不是這個結果

溫蘅:無語

原來剛剛秦妍正在開始她自信滿滿的展示時,她將那塘中的水全都移到了溫蘅頭上,幸好溫蘅反應快施展了防護罩。

但是,重點的是他只罩在了他自己身上,旁邊的秦妍: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心冰涼了四季。她渾身上下沒有一點是乾的

「行了,今天就練到這裡吧!」某狂拽炫酷哥冷冷說道接着便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妍:大師哥,這酷熱的天氣,你為何說出了這麼冰冷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