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鹹魚只想苟有什麼錯] - 第5章 山上的擺爛生活開始啦

「叮咚,你的小可愛系統已上線,宿主,根據你的優秀表現,達成了任務成就—上山拜師,現獎勵你伸腿瞪眼丸一瓶,這可是有市無價的寶貝,可治各種內傷外傷。快接好你的獎勵吧,只溶在口,不溶在手噢~」

秦妍一臉黑線的打開瓶子倒出了一粒,無語道:「淦,這看着不就是身體精華丸嗎?(身體角質層精華)這玩意我死都不吃。」

話雖然如此,但是手還是不聽話將那藥瓶放入了掌門贈的乾坤袋中,心裏暗道:嘿,我拿着就是玩,我把你扔進去生灰。

窗外的月色很美,屋子裡的人睡的也很香。

第二天清晨,大家來到演武場,開始各自跟着自己的教習師兄師姐們學習簡單的法術。

人嘛,總是對未知充滿好奇,紛紛開始練習所教的法術,這不,那邊便有一個施展生火術的小師弟把自己的頭髮燒了,這邊又有一個練習運水術的把周圍看戲的師哥師姐們琳成了一隻只落湯雞,大家紛紛表示

:遠離人群,珍愛生命。

秦妍在雞叫的第三百二十三聲的時候終於起了,你要是問我這是什麼雞,這麼能叫,秦妍表示我也不知道,如果非要講名字,那我願意稱之它為戰鬥雞!但是這並不影響秦妍想宰了這隻雞的衝動。

最後她磨磨蹭蹭的梳洗好然後向食堂走去,結果,她就吃到了今生加前世遇到過最難吃的飯菜,她恨不得收回來那天說的伙食肯定也不錯的話,真的是太難吃了,嗚嗚嗚~聽說修鍊到一定程度可以辟穀。

她打心底認為白蓮山應該是故意的,故意做這麼難吃,將大家都逼到辟穀,然後不用吃山上的飯菜,從而省下伙食費。

嗚嗚嗚~感覺不能再愛了,這麼大的白蓮山竟然這麼摳,真是癩蛤蟆吃人,不敢相信。

悲傷完她走出食堂去往練武場,大家都練的氣喘吁吁,汗如雨下,結果看到她這麼輕鬆紛紛癟着嘴小聲議論起來。

其中有一名身着嫩黃色衣裳的十七八歲的年輕貌美小姑娘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