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創功法》[我自創功法] - 第6章 秒殺溫書 家姐未死(2)

時間突然開始流動,無數道風箭全數落下,巨大的威力直接將風箭覆蓋到的地方夷為平地!

狐溫書閑庭信步的走向陳輝,想要確認是否死亡,可還沒等他走幾步,一記極為恐怖的斬擊瞬間劈下!

一隻胳膊飛在空中,狐溫書愣了半秒,隨後便是撕心裂肺的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的胳膊!」

「陳輝!老子弄死你!」

【瞬風絞殺】

數百道,不,數千道風刃此刻幾乎布滿了四面八方,隨着狐溫書的一聲「殺!」,數千道風刃不要命般打向「陳輝」。

「我說,這麼多靈氣,你就想出這麼爛的一招?」

「陳輝」隨手一揮所有風刃全部潰散,而後眼神極為冷酷的提刀,朝着空中砍去!

狐溫書驚恐的後退數步,不敢相信的說道。

「劍氣!這明明是六階後才有的手段!」

「這不公平!」

「不…」

沒等狐溫書說完,鋒利的劍氣碰到狐溫書的瞬間,龐大的力量直接將狐溫書撕成了肉末!

「陳輝」摸了摸身上的傷口,念頭一動,傷口迅速癒合。

「真是不愛惜自己的身體,這樣怎麼讓我放心啊…」

「沒想到最終是以這種方式苟活於世,還真應了小於的那句話,以靈姿,再闖世界。」

”陳輝 ”看向受到重傷的伍集和在遠處已經變成兩節的劉平波,心中很不是滋味,修行者不把平民當人這種情況,沒想到,雙族大戰後才堪堪兩百年就又出現了…

剛想上前治療伍集,「陳輝」突然頓了一下。

「靈氣耗盡了嗎…」

只是一個眨眼間,陳輝就重新掌握了自己的身體。

看着眼前的場景,陳輝愣了片刻,剛剛的感覺很奇妙,視覺,觸覺,味覺,聽覺他都能感受到,可唯獨自己的身體他不能控制。

不過面前的場景容不得陳輝冷靜下來,他連忙走到伍集身邊,從懷中拿出一些剩餘的草藥想要幫伍集止血。

伍集看到陳輝的舉動,虛弱的搖了搖頭,而後看向自己的妻子,幾乎是強撐着說道。

「小柔,我讓啞巴提前先帶她投靠仙人了…」

「陳輝…你要…你要還把我當師父的話…」

「答應我,幫我給你師母報仇!」

陳輝伸手握住了伍集沾滿鮮血的手,雖然還是面無表情,但語氣滿是堅毅。

「師傅…我一定將仇人的人頭親手斬下!」

見陳輝答應,伍集連吐了好幾口鮮血,想要再說些什麼,可已經沒了氣力、

漸漸的,呼吸開始變得微弱,眼神逐漸渙散,直到沒有了一絲生息。

感受着逐漸無力的手掌,陳輝幾近崩潰,他大叫着,嘶吼着!

可無論他叫的多大聲,哪怕嗓子都喊啞了,眼淚都流不出一滴…

第二次,至親之人死在了他的面前。

他又一次變成了孤家寡人…

但不同於上一世和垃圾堆時,此刻的陳輝心中充滿了憤怒!

陳輝掏出那張通緝令,下面的印章清楚的印着【沈洲 管轄處】,很顯然這張通緝令早就做好了。

從殺陳曦姐開始,計劃幾乎是一環套一環的,如果陳輝沒有發現那個眼線的話,恐怕劇情就會變成,狐溫書這邊只要把伍集一家殺掉,通緝令立即下放,而後那眼線就會在暗處立即動手,擊殺陳輝!

真是處心積慮啊…

陳輝握緊黑刀,原本已經覆蓋到肩膀的花紋不知何時已經消失,陳輝的手也變回了原樣。

他走向劉平波,看着原本和藹可親的師母,就這麼死在了他的面前,他的恨意不禁又增長了些許。

突然,一張染血的信封映入眼帘,上面的署名雖然被鮮血污染,可陳輝依舊能看出,這是他姐姐陳曦寫的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