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娘親是大燕朝最尊貴的長公主》[我的娘親是大燕朝最尊貴的長公主] - 第1章

我是個父不詳的孩子。
不過這並不影響我的幸福人生。
我的娘親是大燕朝最尊貴的長公主,我是她唯一的女兒。
(一) 「帝皇重長子,百姓愛幺兒。」
這是民間流傳的諺語,夫子說諺語是人們對生活經驗的總結,是通俗的道理。
我瞧着卻不盡然,至少我的皇帝舅舅,對姜存照就偏心的多。
姜存照是我的表哥兼未婚夫,和我並稱「燕京雙廢」。
他的母妃是個大美人,美的和我娘親不相上下,所以從一個賣身的小宮女,一步步變成如今寵冠六宮二十年的皇貴妃。
宮中沒有皇后,皇貴妃是實質意義上的後宮第一人。
姜存照是個子憑母貴的幸運兒,就像我一樣,儘管他沒能繼承他母妃的極致美貌。
所以我們成了燕京城最著名的兩個廢物,每天除了吃喝玩樂,就是吃喝玩樂。
姜存玄是我們的對照組,作為先皇后留下的嫡子,他從生下來,就沒有過清閑日子。
先皇后出身書香門第,為人處事最重禮儀規矩,把姜存玄教的像個小古板,後來她去了,姜存玄變得更加沉默寡言。
我和姜存照在御花園撲蝴蝶的時候,他在讀書;我們在泥地里打滾的時候,他在練字;我們在課堂上呼呼大睡的時候,每次睜開眼都能看見他挺直的小身板。
夫子看姜存玄的眼光總帶着心疼和驕傲,看我和姜存照,就像看兩頭小豬,能吃能睡是他對我們唯一的要求。
因此,出於嫉妒,我會偷偷地在姜存玄的習字上畫小王八,在他的床上藏炒熟的豆子,在午休的時候偷偷溜進他的房間,給他頭上簪滿小花。
這些,姜存玄從來不做出任何回應,他像個沉悶的葫蘆,喊得再大聲,也聽不到回聲。
漸漸的,我就懶得去招惹他了,只和姜存照一起,安心做快樂小豬。
後來,我們分別長大了。
(二) 我的及笄宴辦的盛大之極,全京城的名門貴族齊聚長公主府,皇帝和皇貴妃的賞賜源源不絕的抬進來,姜存照站在我身邊,相視一笑,一起接了那道賜婚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