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冥王》[我的老公是冥王] - 第6章 消失的記憶

「現在的女生就是不愛惜自己,愛漂亮就算了,看看這血糖都低到什麼程度了!」
我迷迷糊糊聽到耳邊有人在嘮叨,睜開眼就是一片刺眼的白色,晃得我又閉上了眼睛。
「諾諾!
諾諾你醒了啊?」
見我醒了,三個室友「呼啦」一下圍了上來,反而嚇了我一大跳。
「額,你們都在啊,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捂着還有些疼的腦殼。
「你還好意思說!」
寢室最大的靜姐拍了我後背一下,沒好氣道:「你這人怎麼這樣?
病到這程度了都不吭一聲,也不去醫院!
這是想死嗎?
啊?」
「去去,哪有你這麼咒人的。」
另一個活潑的妹子安安坐過來說:「諾諾啊,你血糖太低了。
結果在輔導員辦公室暈倒,可把他給嚇壞了。」
「幸好室長群有各室長的電話,輔導員打了電話給我們,然後把你送醫務室來了。」
我這才發現自己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身上蓋着被子。
手上還留着一個小小的針眼。
看來是被打了一針葡萄糖。
因為體質變了的關係,這針葡萄糖總讓我覺得皮膚有些癢,好像打進了什麼髒東西一樣。
但是沒辦法,我總不能告訴其他人葡萄糖沒用,人的血才行吧?
我笑着和她們聊了幾句,腦海中卻無法忘記暈倒之前看到的景象。
那具女屍……不會錯的,我絕對看到了。
可是如果真的有女屍,為什麼輔導員沒有發現呢?
難道是輔導員殺了人嗎,不可能啊,輔導員老婆孩子都有了,平日里也很負責任,風評很好,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難道說,兇手還藏在那間辦公室里……
我打了一個冷戰。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對方一定看見了我的臉,怎麼可能沒有殺人滅口?
還是說,那女屍也不是真正的屍體,而只是一個……鬼?
我想起下午才見到的紙人成親,突然就覺得,那真的是鬼。
短短一天兩次見鬼,我還能更挫一點點么?
我哀嘆自己的命途多舛,但又不能表現出來讓其他人發現。
只能死死揣着這些秘密,和室友一起回去寢室。
回到寢室後,我蔫蔫地趴在桌子上休息。
三個人說要出去吃夜宵,問我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