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冥王》[我的老公是冥王] - 第5章 漫畫和女屍

等我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那條小吃街上。
周圍人聲鼎沸,哪還有剛剛陰森的路,白色的迎親隊伍。
我一摸額頭,上面儘是冷汗。
剛剛的經歷太真實了,真實得不像做夢。
我站在街頭,貪婪地呼吸着屬於人間的空氣。
小腹似乎隱隱約約動了一下,我伸手按了上去。
它卻又平靜下來,一片平坦,摸不出任何異狀。
不知為何,我覺得我肚子的那個東西,似乎很高興。
是因為見到了他那個不負責任的爹么……我搖頭苦笑了一聲。
wait,我剛剛的表現簡直就像一個懷了孕卻被拋棄的怨婦!
怎麼能這麼沒出息?

我甩了甩腦袋,告訴自己這東西很快就要被打掉了,何必糾結呢?
我打算去商店買一盒速溶咖啡回去,總不能天天買外面的咖啡喝,這幾天先將就一下吧。
我一摸口袋,卻發現裏面除了錢包還多了什麼東西。
拿出來一看,那是一張紙條,上面的字跡蒼勁雋永,十分瀟洒。
「去街角的書店,買第二排書架最底下的那本漫畫。
今晚十二點之前看完,燒掉。
子桑暝。」
子桑暝……子桑暝?
這就是那個男人的名字嗎?
果然人詭異,名字也差不多。
這個名字總給我一種「死不瞑目」的感覺。
我把紙條塞回口袋,又想到了紙條上的內容。
為什麼一個鬼會知道漫畫這個詞,難道鬼也是與時俱進的?
先不管這些,為什麼這個男人要我去買漫畫看?
我在那家書店門口徘徊了許久,直到看店的婆婆擺出一副要打妖妖靈的架勢,才猶猶豫豫地走了進去。
這書店很小很窄,平日里收些舊書什麼的,是買學習資料和舊課本的好地方。
裏面的書架高到天花板,也因此遮擋了光線,搞得整個書店都陰森森的,十分嚇人。
我覺得自己有點神經過敏了,進個書店都覺得可怕。
但後來發生的種種證明,可怕的不是這家書店,而是子桑暝要我買的那本漫畫。
我站了片刻,終究還是控制不住好奇心,按照子桑暝的吩咐去買了書,付了錢就匆匆跑回寢室。
看了一眼手錶,已經將近八點。
而子桑暝給我的限制是十二點之前,時間有些緊張。
幸好這本書看起來不厚,應該能看完。
誰知道,我剛剛翻開第一頁,手機就響了起來。
給我打電話的是輔導員。
原來是這幾天我一直沒怎麼上課,被他知道了,所以打電話來問一下。
我編了一個感冒發燒的理由,然後說馬上去交假條,這才糊弄了過去。
放下手機我嘆了口氣。
沒辦法,輔導員叫我過去,可能也是不相信我發燒的說法,畢竟這年頭說這種謊的學生多了去了。
我匆匆寫了一張假條,把那本漫畫隨便塞進了桌上的一堆書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