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冥王》[我的老公是冥王] - 第10章 鬼上身

我其實很想拒絕,明明我也被嚇得不輕,蘇筱那樣子卻像是我不答應,就賴着不走了一樣。
最後我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就嚴肅道:「那好吧,但我先說好,只這一次,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
「好的好的!」
蘇筱激動的樣子讓我感到很不安。
燕南不放心,要跟着一起來,我感激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們這座宿舍樓,六樓有一半寢室沒人住。
蘇筱帶我們去了最裏面的一間空寢室,也不知她從哪裡搞來的鑰匙,。
我看到白雅婷從背着的書包里拿出來什麼東西在擺弄,就問她,她告訴我這是她從家裡帶來的夜視攝像機,是蘇筱讓她拿的,說要拍下來請鬼的過程。
我大吃一驚,蘇筱這是瘋了嗎?
先不說能不能請到鬼,萬一真的請到,也不能拍下來吧?

白雅婷說,自從陳紫月出事之後,蘇筱也有些怪怪的。
她作為室友很擔心,所以才一起跟來看看的。
我心裏的不安愈演愈烈,直覺告訴我,接下來很可能會發生非常危險的事情,但我不知道該如何去阻止。
蘇筱很快就收拾好了,她關了燈,取出三根蠟燭點燃。
幽幽的燭光跳動着,映出蘇筱蒼白的臉色,不知為何有種難言的詭異感。
「這……真能行?」
燕南懷疑地問。
「我們開始吧。」
蘇筱對燕南的話置若罔聞,直接坐了下來。
我和燕南對視一眼,也跟着坐了下去。
每人面前擺了一疊白紙和一支馬克筆,方便鬼回答問題。
我以前也出於好奇,上網查過請鬼的方法。
而現在,蘇筱用的方法怎麼看都不像會起作用的,但事已至此,我也不好再說閑話,只能看她到底想做什麼。
四個女生圍着三支蠟燭席地而坐,背後的夜視攝像機默默地拍攝着。
而我心裏卻陡然掠過一絲不詳的預感。
蘇筱一個人默默念叨着什麼,片刻,蠟燭的光突然一抖,靠近我的那一根無聲無息地熄滅了。
蘇筱動作一僵,用低如蚊蚋的聲音道:「來了。」
我聽說請鬼,需要最近很倒霉的人在場,該不會就是我吧?
想到這裡我不由得緊張起來。
我大氣也不敢出,聽蘇筱用奇怪的語調幽幽道:「請問,陳紫月死了么?」
我覺得背後似乎站了什麼人,蘇筱話音一落,我的手就不受控制地動了起來,在紙上寫了一個字。
那一刻心臟彷彿要停止跳動,我意識到,鬼已經上了我的身。
而我甚至不敢低頭去看到底寫了什麼。
怎麼總是我!
蘇筱又問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問題,比如期末考試會不會出難題什麼的,最後她的聲音突然變得艱澀,彷彿很難開口:「請問……下一個是誰?」
奇怪的是,這個問題一問完,我的手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