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愛你如生命》[我曾愛你如生命] - 第4章

「你說什麼?」

陸知秋起身一把扣住陸小寶的肩膀,紅着眼睛問:「小寶,你要跟他走是嘛?你不要媽媽了嗎?」

「沒有,我只是想要替媽媽解決掉這個男人。」

陸小寶雙手握住陸知秋的手,小小的手,帶着沁人心脾的溫暖。

輕聲安慰:「媽媽,我知道你在害怕什麼,你放心,無論他是我的誰,我永遠都只要媽媽,我永遠不會拋下媽媽的!」

陸知秋噙着淚點點頭,這才是她的孩子。

陸小寶拉着陸知秋坐在沙發上,轉身給她倒了一杯熱水。

熟練的找出安眠藥,他輕聲哄着陸知秋:「媽咪,喝了葯你就睡一會兒,我就在這裡守着你,我哪裡也不去。」

陸知秋聽了這話,這才扯出一個笑容,喝水,吃藥,安靜的睡了過去。

陸小寶跑去卧室找來了毯子,細心的給她蓋好。

簡迦南看着倆人,心口一陣鈍痛。

他不知道陸知秋這五年到底經歷了什麼,居然要靠安眠藥入睡。

更無法理解,一個五歲的孩子,竟然會如此早熟。

「我……」

簡迦南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陸小寶伸手拉着他就出了屋子。

陽光下的身影,一小一大。

陸小寶率先開口:「我知道你是誰,可是,我並不希望你認我,你要是真的有心,就有時間來看看我就好了,我只想陪在媽媽身邊。」

「可是,我是不會允許簡家血脈流落在外的。」

陸小寶嘆了一口氣:「可是,從我出生到現在,我只知道有媽媽,有喬爹,而你從未出現在我的世界,也從未給過我父親的溫暖。」

簡迦南心口一緊:「那是我從未知道有你!」

「原來,你連我媽媽懷孕的消息都不關心。」

陸小寶自嘲的笑了笑,這個世界從他一出生就從未給過他善意,包括所謂的父親。

這個笑容,太疼了。

簡迦南蹲下來,與他平視。

眼底里有幾分愧疚,幾分慈愛。

「過去的事情已經發生,我沒有辦法改變什麼,以後,我會盡到一個父親的責任。」

「那我們做個約定吧,只要我媽媽願意讓我跟你走,我會願意的,但是,你不能做傷害我媽媽的事情,我就在這裡等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