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似火》[溫情似火] - 第2章 沒人能阻止我復仇

溫清知道他在說什麼。
當年顧驀塵身邊鶯鶯燕燕不少,但都不能近他的身,唯有顧家長輩直接安插在他公司里的女人,在老人家的幫助下,和顧驀塵「親密」共處了不少次。
她為此大鬧一場,一周不肯再見他。
她是這樣一個善妒的女人,現在卻在幫陸年弈處理出軌對象,實在奇怪。
「能接受這些,全都是因為我愛他。」溫清說得臉不紅心不跳的。
呵。
顧驀塵點點頭,牙根咬到發酸!
換言之。
曾經不能接受,就是因為不夠愛!
「顧少蒞臨,實在讓我們家酒店蓬蓽生輝啊。」
陸年弈邪氣的笑着,感受到了周圍強大的殺氣,摟着溫清的腰的手像被針扎了似的難受,卻還是親近的和溫清靠得緊緊的,對顧驀塵道:
「不論您今兒消費多少,都記我賬上,告訴我房號,我吩咐人給您伺候得妥妥帖帖的!」
顧驀塵冷冷的視線掃過他們二人,便轉身上了樓。
一直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溫清才一把推開陸年弈,在他的小腿上踹了一腳。
「你丫故意的吧?知道他來你家酒店談事,還讓我來這兒幫你斷桃花?」
「姑奶奶,我剛知道這事兒,妞兒都沒泡好就趕過來了。誰不知道顧驀塵的格調啊!天知道他怎麼會屈尊來我家這破酒店,還偏偏能和你一個時間撞上!」
二人一改先前的恩愛假象,陸年弈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溫清冷着臉,拿出手機:「K的行程已經查到了,今晚我親自去會會他。」
「顧驀塵肯定盯着你,你今晚老老實實在家裡獃著吧,當心露出馬腳。」陸年弈的肩膀碰了溫清一下:「你說他出現在這裡,會不會是專程來找你,對你余情未了?」
「滾。」溫清一個眼神都沒給他。
「反正咱倆也是假結婚,你跟他玩玩我又不會幹涉,男歡女愛,各取所需嘛,別跟我說你今兒見他,對他一點感覺都沒有了?」
「我不過是個跟了他兩年上不了檯面的地下情人,能有什麼感覺?」溫清睨他一眼,「我不可能再和任何可能會妨礙我復仇的人有牽扯,而且,今晚我必須親自去。」
兩年的精心布局。
就在今晚了!
沒有人能阻止她報仇!
「你當年能對自己下狠手,用假死來脫身,換個身份精心謀劃復仇的時候,我就知道你這性子誰都拗不過你。都聽你的。」陸年弈邪氣一笑,看着溫清那張被厚厚的化妝品遮蓋的臉,「不知道顧二爺看見自己捧在手心裏的寶貝,昔年的影后,心甘情願的為了我變成這樣,是什麼感受。」
「當年的溫沫早就死了。」溫清自嘲一笑。
死在了那場溫家的離奇爆炸現場!
父親在臨死前將她拚命護住的樣子還在眼前。
當時顧家那群人一心想要把她從顧驀塵的身邊趕走,顧氏一定在溫家這場滅頂的再難中,摻和了一腳!
她一把奪過陸年弈手裡的鑰匙,跨坐進了駕駛位置,發動了車子,「你打車吧,我趕時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