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有悍妃》[王府有悍妃] - 002今日我便放肆了

  陸錦棠一路橫衝直撞,闖入到另一個滿目喜慶的院子里。

  剛進院中,門口的丫鬟便攔住了她的路。

  「世子爺是要在新婚夜就寵妾滅妻嗎?不知這話,傳進了御史大夫的耳中,會不會在聖上面前參奏一本呢?」

  陸錦棠眉梢一挑,衝著門內高聲大喊。

  話音剛落,門吱呀一聲從裡頭打開。

  「陸錦棠,你放肆!」秦遠那張英俊卻怒氣沖沖的臉,出現在門口。

  「我放肆?」

  陸錦棠推開丫鬟的手,越過秦遠,提步往前,在座上穩穩一坐。

  「若是我沒有記錯,今日和世子爺大婚之人是我,我這位庶姐只是陪嫁的妾室吧?」

  「庶姐」「妾室」兩個詞狠狠刺痛了陸明月,陸明月按捺不住,從屏風後沖了出來,但看到陸錦棠時,卻不由吃了一驚,她不是該被……為何安然無恙?

  「你來,就是為了問這個?簡直無理取鬧,給我滾回去!」

  不得不娶陸錦棠,一直是秦遠心裏的一根刺,如今聽她再提起,不由得怒容滿面。

  「得了我要的東西,不用世子爺趕,我也會走。」陸錦棠淡淡道。

  「陸錦棠,你已得了世子妃的位子,還有什麼不滿足的?」秦遠怒喝。

  陸錦棠瞥了瞥新房內布置,冷冷一笑。

  「拜堂之事,世子爺糊弄於我,叫我這庶姐李代桃僵;院中布置,庶姐的規制,處處壓我一頭,連顏色都敢用嫡妻才能用的正紅;洞房花燭夜,我苦等世子到三更天了,世子卻在這裡與妾室喝交杯酒。今日,怕不是我與世子爺大婚,是您與我這庶姐的大婚才對吧?」

  「陸錦棠,日後你若還想做世子妃,就別尋釁滋事!」秦遠眯眼威脅道。

  這時,陸明月向一旁的僕婦使了使眼色。

  僕婦心領神會,高聲嚷道,「老奴有罪。老奴適才,瞧見一個男人的身影,偷偷摸進了陸二小姐的院子。」

  「紅口白牙兩片嘴,隨便一張口,就是在我院中看到了男人,攀污人可真簡單。」陸錦棠忍不住冷笑。

  「妹妹若是受了人欺負,千萬別憋着,有世子爺為妹妹做主呢!我瞧着妹妹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