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後盲夫蝕骨寵愛》[替嫁後盲夫蝕骨寵愛] - 第2章 丈夫居然如此驚艷

藍宇煊今年明明才三十歲而已,但眼前這人看起來根本就不像是只有三十歲,說他五十歲還差不多。
而且我記得少年時代的藍宇煊鼻子似乎比這人高,眼睛也應該比這人的大。
難道……歲月這把殺豬刀還有整容的功效?
這不是真的!
「白先生早,白夫人早。」
此人一手撫着心口,從容的對白家夫婦微微鞠躬。
被稱為白先生的白棟樑,也微微向此人頷首致意,堆起一臉的笑,「趙管家,等你們好久了。」
雖然對方只是一介管家,但畢竟是世代替藍家做事的家僕,深得藍家人信任。
因此,連身為企業老總的白棟樑,都要對這個管家客客氣氣的。
搞了半天,這黑衣人並非藍宇煊,而是個管家。
我悄悄鬆了一口氣。
趙管家也不浪費時間跟白棟樑客套,立即轉身拉開了后座的車門。
真正的藍宇煊即將要從車上下來了。
我不禁屏住了呼吸,身旁的白氏夫婦也偷偷的深吸了一口氣,趨前兩步想看個清楚。
我們都一樣的好奇:藍家這個神秘莫測的男人,經過十年的隱居,究竟變成了什麼模樣?
不會真的如傳聞所言,變成了頹喪陰鬱的猥瑣男吧?
黑洞洞的車門裡,伸出一隻指節修長的手。
趙管家立即橫過小臂,讓那手搭在自己的胳膊上。
那手白得反光,是常年缺乏日照的結果。
使力時,消瘦的手背上的血管就會微微顯出來,泛着幽藍的色澤。
看到這隻手,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詞彙「藍血」。
古代歐洲人將貴族稱為「藍血」,正是因為貴族不需勞動,不會被日光暴晒,因此皮膚白皙潤澤,顯得出靜脈血管來。
而靜脈血由於本身顏色較深,在蒼白皮膚之下透出,看來就猶如藍色。
古人因此以為貴族的血並非紅色,而是藍色的,便稱之為「藍血」。
說起來,藍宇煊祖上似乎也繼承了貴族的血脈,只不過後來時移世易轉而從商,倒也經營得風生水起。
此乃題外話,思緒轉回當下。
緊接在那隻手之後出現的,是一條裹在銀灰色西裝褲中的筆直長腿。
藉著趙管家的攙扶,車中人又將頭和上半身陸陸續續的探到了車門外。
如果說修長的手指和大長腿都還不足以讓人驚奇的話,那麼之後出現在車門外的那一頭長髮,大概要驚掉我們這些人的下巴了。
那頭長發如同最精美的絲緞一般黑得發亮,柔滑順直的披在肩頭,襯着一身筆挺的銀灰色西服,有種說不出來的驚艷。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擁有這一頭秀髮的是個男人,我大概會以為它屬於多芬廣告里的女模特所有。
「咳咳,」身旁傳來一聲輕聲的咳嗽,轉頭一看,白夫人正在使勁對我使眼色,「把嘴巴閉上,嘴張那麼大像個傻瓜一樣。
我們家白佳琪可不會露出這麼一副呆樣。」
白夫人悄聲的批評道,顯然對我的表現很是不滿。
我趕緊將下巴推上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