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病秧子後她一胎雙寶》[替嫁病秧子後她一胎雙寶] - 第1章 還是被找到了

左玲挺着大肚子,在鎮上買了些生活用品,回到鄉下開的診所。
診所里異常安靜,當她察覺到不對時,後背被人狠狠敲了一鐵棍,沉重的身子朝地面撲倒而去。
她欲起身,一隻高跟鞋狠狠踩在她瘦弱的肩上,尖銳的鞋跟蹭破她雪白的肌膚,肚子緊緊貼着地面傳來劇痛。
「妹妹,你真是讓我好找啊。」
左芋婷陰陽怪氣地開口。
左玲痛得直冒冷汗!
為了保護腹中孩子,她忍着痛不敢反抗。
八個月前,父親為了家族生意未經她同意和海城富商白家訂下婚約,讓她回國。
左芋婷為了嫁入白家,算計她和鴨子發生關係懷上孩子,父親一怒之下將她趕出家門。
她本欲打掉孩子,醫生說她子宮壁薄,且是雙胞胎,打掉孩子以後想懷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於是她決定離開左家,躲在朋友姑媽開的小診所里待產。
然而臨近產期還是被她們找到了。
「妹妹,」左芋婷腳上用了力道,卻滿是疼惜地說,「你要是把腹中的孩子給處理掉,爸爸也不至於將你趕出家門。」
左玲腹部墜痛,額頭一層密密的汗珠,她手肘用力地撐着地,儘可能地抬起腹部,不讓腹中孩子難受。
為了孩子她不得不向左芋婷低頭。
她吃力地說:「爸爸將我趕出家門,就是和我斷絕了父女關係,求姐姐放過我和孩子,我發誓,以後絕不出現在海城!」
左芋婷一臉為難,「哎——姐姐也想,可爸爸不答應啊。」
「姐姐想怎麼樣?」
左芋婷彎下身子,盯着她貼身佩戴的綠瑪瑙,眼神都亮了,「這綠瑪瑙成色不錯。」
綠瑪瑙是母親離開時留給她的唯一東西,是她的念想,可眼下她不得不拿出來保命!
左玲咽下恨,艱難地說:「姐姐想要,我給姐姐就是,只希望姐姐能放過我!」
一直坐在另一間房裡喝茶看好戲的蔣曼麗,笑吟吟地走來,她伸腳在左玲布滿汗珠的額頭上點了點,「這可是你自願給的。」
左玲腹部痛感越來越明顯,額頭的汗珠夾雜着淚水滴落,再這樣下去她腹中的孩子不保。
「嗯,是……是我自願……送給姐姐的。
啊!」
話音剛落,脖子處傳來火辣辣的痛,蔣曼麗兇狠地從她脖子上生生拽下綠瑪瑙,雪白的脖頸上乍現一道刺眼的血痕。
好痛,她感覺脖子都要斷掉,腹部更是傳來難以忍受的劇痛,讓她抓地的手指在顫抖。
她含淚看向面前得意笑着的女人,艱難起身,跪坐在地低聲哀求:「阿姨,綠瑪瑙我已經送給了姐姐,求你放過我好不好?」
蔣曼麗看着戴在她左手上通透帝王綠的翡翠玉鐲:「這隻玉鐲是傳家寶啊。」
「阿姨,玉鐲我也可以給你……」 「啪」猝不及防地一個耳光狠狠甩在了左玲的臉上。
蔣曼麗憎惡地罵道:「小賤人,我是左家夫人,這傳家寶本就該是我的東西!」
「媽,那邊還在等着。」
左芋婷催促。
蔣曼麗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