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憶後,我在病嬌的溫柔里淪陷》[失憶後,我在病嬌的溫柔里淪陷] - 失憶後,我在病嬌的溫柔里淪陷第5章  第5章

碼字貓的《失憶後,我在病嬌的溫柔里淪陷》小說內容豐富。
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第5章蘇沐曦失魂落魄地跟着救護車一起來到醫院。
時厲深被推進急救室,門關上的那一瞬,她的淚水滂沱而至。
他為什麼要幫她擋那一槍?
她明明是個冷酷無情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為她付出那麼多。
腦海里反反覆復播放着他不顧一切撲向她幫她當槍的那一幕,以及昨晚他眼尾泛紅說出的那句「我愛你,我不會勉強你的。」
自責和愧疚如潮水般將她吞沒。
他愛她勝於自己,她竟然還想離開他,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渣女。
一旁的護士見她渾身是血,好心地問了一句:「小姐,你是不是受傷了?」
她茫然地看着自己手上的血,搖了搖頭:「這不是我的血。」
又看向急診室緊閉的門,焦灼地問,「他會死嗎?」
「醫生已經在儘力搶救了。
您是傷者的家屬嗎?」
蘇沐曦不假思索地點頭:「我是他老婆。」
「您需要先清洗一下嗎?
洗手間在那邊。」
護士指了指走廊盡頭。
蘇沐曦搖了搖頭:「不,我要等他動完手術。」
護士見慣了這樣的病人家屬,也沒勉強,先離開了。
等待的每一分一秒都顯得尤為漫長。
終於熬到時厲深的手術結束,急診室的門一開,蘇沐曦便衝上前出,一把拉住醫生:「醫生,我老公他……沒事吧?」
「幸好子彈沒有傷及器官,現在病人已經沒有大礙,麻藥過後會醒來。」
蘇沐曦喜極而泣,一顆懸着的心終於放回肚子里。
「病人家屬請隨我來辦入院手續吧。」
護士柔聲道。
蘇沐曦連忙跑去洗手間清洗手上的血,看着殷紅的血跡染紅了潔白的洗手台,心頭縈繞着越來越強烈的恐慌和不安。
時厲深說她媽媽的死不是意外。
今天朝她開槍的那個人,很可能就是害死媽媽的人派來的。
為什麼她跟媽媽會惹上這樣的事?
在她失去記憶的四年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從洗手間里出來,她跟着護士去為時厲深辦理入院登記。
來了兩個**,想做筆錄,可當問到什麼人可能跟她結仇,她不僅說不出來,神色還愈發惴惴不安。
**見她神情恍惚,如驚弓之鳥,怕給她造成心理負擔,只簡單地問了幾個問題,就離開了。
蘇沐曦一顆心只在時厲深身上。
他躺在白色病床上,臉色蒼白,眼眸緊閉,像瓷做的雕像,脆弱易碎,奄奄一息。
她去握他的手,涼得不像活人的溫度。
「厲深,你快醒過來。」
她把臉貼在他的手上,滾燙的淚水打**他的手背,「我好害怕……」她只有十八歲之前的記憶,現在才知道自己二十二歲的世界裏,危險如可怕的病毒,如影隨形。
等她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
她一睜開眼睛,就對上一雙波光灧瀲的桃花眼。
眼睛的主人雖臉色蒼白,但半分不影響他俊美的容顏,反倒有一種近乎病態的脆弱美感。
她怔怔地跟他對視了許久,這才反應過來:「厲深,你醒了?」
「你怎麼趴在這裡睡,很容易着涼的。」
他聲音干啞,卻還是顧着關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