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沐謹林北寒》[沈沐謹林北寒] - 《重生嫡女!穿到與渣男婚前一月》第5章 成全妹妹

沈文石回了府,許文蘭自是不會讓下人再給沈沐謹送些冷菜冷飯來。

到了飯點,早早有下人來叫,請大小姐去用餐。

沈沐謹讓憐秋給她稍微收拾了下,便趕緊過去。

她來得算快,卻還是最後一個到的。

沈文石,許明蘭還有兩個姨娘和另外幾個弟弟妹妹把一個大圓桌坐的滿滿當當,唯獨下首還有一個空位。

沈沐謹只得在那個空位坐下。

沈沐欣坐在許明蘭和沈文石中間,看的出已經是哭過的,平時沈文石在家吃飯時,沈沐欣不是向沈文石撒嬌,就是和許明蘭說笑,斷沒有今天這麼安靜的樣子,想來是因為劉明修的事,沈文石罵了她。

這是重生後沈沐謹第一次看到沈沐欣,這個上一世她一直當成妹妹疼愛的欣兒。

上一世她一直以為沈沐欣只是嬌縱任性,直到她最被活理的那一晚,她才知道,沈沐欣就是狠毒冷血。

現在看到沈沐欣,就想起了銀針扎進她腿上,劃破她臉時那種痛至骨髓的感覺。她的恨幾乎都壓抑不住,好想上去撕了沈沐欣,撕破她的偽裝,讓所有的人都看看沈沐欣是怎樣的一條毒蛇。

沈沐謹的手心都捏出了汗,為了不讓她們看出破綻,她收回視線,認真的吃起飯來。一個多月沒有吃點好的了,正好先滿足了自己的五臟六腑。

許明蘭有點奇怪,這個閨女在她面前一直唯唯喏喏地,這會暈倒後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看自己時,也不再帶有討好和小心了。以往哪次一起吃飯她不是小心翼翼,生怕惹了自己不開心的,今天怎麼如此無禮?

如今這般餓死鬼投胎的樣子,豈不是在老爺面前暗示自己虧待她了?

要不是老爺今天才說過她對兩個女兒差別太大,她早就訓斥沈沐謹了。

她面上裝的雲淡風輕,心裏惱火的不行,在她都快忍不住要發火時,這餐飯總算吃完了。

一家人圍坐好,已有丫環上了茶來。

今天林北寒離開沈府後,沈文石就去查了最近謹兒的情況。越查越是心驚,他雖知自家夫人一直不喜歡這個女兒,對她還不如兩個妾室生的孩子,卻萬沒想到她對待自己這個親生女兒竟然心狠到如此地步。

藉著府中節省開支的名頭,獨獨就減了謹兒房裡的丫環,還斷了月度銀子,今日若不是自己及時回來,還不知道那個趙嬤嬤會如何欺負她。

四女兒欣兒更是離譜,竟然未婚先孕,偏偏與她偷情的竟還是謹兒的未婚夫!

這等事如若傳出去,整個沈家臉就丟大了,而夫人許明蘭一點也不當回事,還給他提出了兩女共嫁一夫的建議。

沈文石思慮再三,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卻實在沒法對謹兒開口。

許明蘭知道他開不了口,此時索性又當著沈沐謹的面勸說他。

「老爺,事已至此,你就成全了欣兒吧。謹兒性子太過懦弱,若是沒有人幫襯着,入了劉府也是要被人欺負的。」

許明蘭只想着滿足她閨女沈沐欣,從來就沒有想過沈沐謹的立場,但是說出的話卻彷彿都是在為沈沐謹打算。

見沈文石不吭聲,她便又轉身對沈沐謹道。

「謹兒,難得欣兒和劉公子相互喜歡,你和劉公子的婚期就是下月了,依娘看,不如當天你倆姐妹一同嫁入劉家,以後也可以相互依靠。」

一同嫁入?許明蘭的意思是讓她與沈沐欣平起平坐,上一世許明蘭難得的示好,加上沈沐欣的眼淚,讓她心軟同意了這個建議。

卻在成親當天,被許明蘭算計讓沈沐欣的轎子從劉家大門而入,而她的轎子從偏門而入。導致雖說都是平妻,沈沐欣卻生生高了自己一頭。

沈沐謹裝作一臉迷茫,問道:「娘,不是謹兒不願,只是我已經許配給劉公子為妻了,娘莫非捨得讓欣兒為妾?我倒是可以,只是委屈了欣兒。」

沈沐欣一聽,連忙拉住許明蘭,「娘,我不要做妾,我要做劉公子的正妻。」

讓她屈居沈沐謹之下,怎麼可能。

許明蘭氣的心疼,自己說的還不清楚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