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顯示的兩條杠》[上面顯示的兩條杠] - 第4章

己在做一場隨時都會醒來的美夢。
高中整整三年。
江稚只和他說過六個字。
「你好。」
「我叫江稚。」
沈律言根本不記得她和他是高中同學,也不會記得她曾經很努力站在他面前和他說過話。
江稚坐在床上,卧室里沒有開燈,一片漆黑。
她忍不住摸了摸小腹,難以想像,這裡已經有了一個孩子。
她和沈律言的孩子。
不過也不能肯定。
驗孕棒也有不準確的誤差。
江稚這幾天都沒空去醫院做檢查,她打算明天再買幾個不同牌子的驗孕棒,都試試看。
如果沒懷孕,其實還好。
懷了孕,才叫人頭疼。
她知道,沈律言不喜歡任何脫離他掌控的事情。
沈律言每次和她做之前,都會戴套,除了上個月天雷勾地火的意外。
當真是一時糊塗。
他不會想要這個孩子。
她幾乎也能肯定,如果告訴沈律言——她懷孕了。
沈律言會幫她找醫院,安排手術。
他決定的事情,沒人能改變。
剛結婚的時候。
江稚也曾天真的期待過,沈律言會不會漸漸地愛上她。
事實證明,這確實是她的幻想。
江稚不願再多想,想多了總是要難過的。
她躺回被子里,閉上眼睛強迫自己睡覺。
江稚夢到了她的高中時期。
夢裏面,沈律言每天都會從她的窗邊經過,他是學校里的太子爺,走哪兒都有人偷偷注視。
身材優越,雙手插兜。
懶懶散散,又不可一世。
似月難以高攀。
周圍都是清清冷冷的。
江稚貪婪的看了他一眼又一眼,醒來的時候眼角有些水光。
外面的天空已經亮了。
她走到落地窗前,拉開窗戶。
院子里沒看見沈律言的車,昨天半夜,他還是離開了。
江稚心裏談不上失落,她吃過早飯就去了公司,在路上去藥店買了幾個驗孕棒。
江稚上午忙的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等得了空,她用力攥緊包里的驗孕棒,一把抓過匆匆去了洗手間。
按照昨天查來的用法。
江稚又試了一次,幾分鐘後,她緊張的看了眼手裡的驗孕棒,兩條深色的杠依然很顯眼。
她的心往下沉了沉。
並未有多少的愉悅。
短短几分鐘。
江稚思考了很多,她要不要告訴沈律言這件事?
或許她可以什麼都不說,直接辭職,跑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國家,偷偷生下這個孩子。
又或者她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