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一流》[三流一流] - 第3章 墨畫的顏色

稚時同師去,歸來已少年。

馬上就到家了,看着周圍的環境,我似乎還有着一點印象,這是我為了墨畫離開了十多年的故土呀,如今又因為墨畫而回家。

「我回來了。」這是我進門的第一句話。

本來進來前面心裏面無數遍演練着進門之後該說些什麼,但是真正進來的時候,卻只蹦出這麼一句話。

父母見我之後都顯得十分開心。

媽媽問「你餓不餓?」

父親則不斷念叨「回來就好…」

是啊,回來挺好,我心想到。

本來我還在想他們問我墨畫學的怎麼樣的時候我該怎麼回答的。

於是我給父親打理生意,也體會了一些父親多年來的不容易,對於這個只有逢年過節才見到的父親更親熱了些許。

給母親談談心事,只是有一點奇怪,我老是記得曾經去拜師時,有一個老頭鄭重的問我,你是誰,當時我咬着最後一個冰糖葫蘆支支吾吾的說,剛才該多買幾個冰糖葫蘆的,當時母親還調笑我貪吃,但母親說沒有這回事。

日子似乎也平淡了下來。

有時我會想,如果不是因為墨畫,我又是什麼時候才會回家呢,也許是我功業大成的時候吧,也許當我回家之時,父母已經耄耋之年了吧。

期間我還回去看了一下師傅,師傅對於我的到來並不感到很意外,他太了解我了。

這個住所也因為我的到來又熱鬧了起來,本來這個地方太過偏僻,常常一年到頭都不見幾個外人,雖然以師傅的能力,隨便都可以找一個熱鬧地方都可以做我知府一級的官員,但是師傅樂的清閑,志不在做官。

酒足飯飽之後師傅看我閉口不談墨畫,開始主動詢問。

「怎麼樣,這兩年學的了一些什麼。」

「什麼也沒有學到,還是啥也畫不出來。」

於是我又一次被趕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個路真的遠,所以我又順走了師傅三天的乾糧。

轉眼第二年,北風呼嘯而過,這個冬天似乎比以往更加寒冷,小鎮里偶爾出現幾個異鄉人,不過作為邊境,我們都已經習以為常,心裏想的全是還有幾天需要播種。

冬天並不漫長,也許是因為太過清閑,春天就提前趕到。

就在我踏青之時,撞見一位老者。

「眾人皆在春耕,小友為何如此清閑。」

我悄悄打量老者一番,雖然年老,卻精氣十足,雙目炯炯有神「為報父母恩,晚輩為一市賈,為父母解惑,不曾耕種。」

「天下之人皆為父母,而現眾多於苦海,其有解惑之能,何不為天下父母解惑。」」

這一刻我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路,好吧,我就是上頭了。

於是我辭別了父母,再一次背上了筆墨紙硯再次尋找自己的路,意外的是父母沒有任何阻難。

對了,後來我知道,那位老者名為翟莫。

這一次我在外遊歷了很多年。

一花一木盡風骨,一點一提顯興衰。

一筆一墨皆精神,一黑一白具乾坤。

這就是墨畫,這就是我想要追尋的東西。

「你看,那片雲臉紅了。」

她轉過頭去看着雲,笑得很甜。

而我轉過頭看着她,心裏很甜。

這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一個女人。

於是我多了一個同行一生的人。

在這數年遊歷中,我的名聲漸漸大了起來,越來越多的人請教我,甚至有人稱我為第四位墨師 。

也許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路還沒有鋪完,雖然我能畫出自己的東西,但是與別人相比,我總感覺我是差了點什麼。

陛下要比賽選出第四位墨客,這一消息像風暴一樣迅速傳播,所有人都覺得陛下是想言正名順的給我這個頭銜。

「年兄,在此別過。」我辭別好友,開始做着準備。

比賽這天我就在安定,但是我沒有參加比賽,本來計劃三天的比賽一天就比完了,聽說第四墨客是一位和尚。

這天我破天窗的失眠了,於是我獨自走到院子里,今晚月亮很不錯,甚至可以照出我的影子。

我被稱為第四位墨師的日子裏,有太多的墨客像以前的我一樣向我學習墨畫技巧,可墨畫哪裡有什麼技巧,這是人生呀,你在上面的每一個墨點都會被記住,無數墨點形成墨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