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一流》[三流一流] - 第2章 筆墨初開

一筆一划盡風骨,一草一木顯興衰。

有人說字如其人,畫何嘗不是這樣呢?

我出生在陳國邊境的一個小鎮子里,雖是邊境,卻也無比平靜,因為這裡是陳國。

是一個萬國朝拜的國家,一個以一己之力鎮壓四海八荒不敢作亂的國家。

更是三大傳奇墨師李鍾,翟莫,爾擬,為之效力的國家。

也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從小就被父親送到老師這裡學習墨畫 。

我的老師是我們這一帶最出名的墨客,可以說是無人不曉。

「周樁,哦哦,就是蝴蝶谷那個順應天命的周樁」

還記得剛入學那天,老師問我,學墨畫是為了什麼?

「學習墨畫是為了表達自己心中所想。」六歲的我結結巴巴的說出了這句話。

也就是這一句話,老師對我另眼相看。

「我要成為第四位墨師。」這句話我沒有說出來

後來我在這裡學習了十年,在這十年中師傅似乎並沒有教會我什麼,甚至他都沒有刻意的讓我學什麼。

但是就算是這樣,我也從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孩成為了墨畫的天才少年。

當然,天才只是師傅自己說的,雖然我也這麼認為。

我沒有接觸過旁人,不知道自己的水平,但師傅說的多了,每次父母來看我也都是誇我,於是我自己也就信了。

現在的我精通一切畫法,了解各種技藝。

我可以模仿出所有人的畫,可是我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畫不出自己的東西。

所以我去請教我的老師。

「老師,你畫一幅畫的時候,最先想的是什麼?」

「一開始沒怎麼想,隨便畫點東西,然後順其自然的畫出來就好了。」

好吧,又是順其自然。順其自然和順應天命我已經在他的嘴中聽到了無數遍,我沒有說什麼。

每次我順其自然,畫出來的總是一團漿糊。

第一次聽到他說這幾個字的時候,我反問道「如果順其自然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那人們為什麼還要忙於奔命呢?

那是我第一次被教鞭打,打的真疼。

「你畫不好是因為你沒有自己的路。」師傅提醒到。

「那我要怎麼找到自己的路。」

「自己的路當然是自己走出來了,你天賦好,不要跟着前人的腳步,要自己想一下,出去見一下世面。」

「再說了,別人說出來的,那能叫你的路嗎?」

「你呀,才筆墨初開呢!」

我覺得老師說的很有道理,雖然感覺他像是在趕我走,但是這個理由確實讓我無法反駁。

所以在老師的催促下,我終於下定決心,準備離開這個我從六歲就開始生活的地方。

所以我準備和老師告別,我想去看一下這個廣闊的天地。我想要畫出點屬於自己的東西。

「老師,我要走了。」收拾好東西的我來找老師告別,詫然間腦海里浮現起這十年間的點點滴滴。

老師休息時,我拿着糖葫蘆去找他的場景。

老師生氣時,教鞭底下我瑟瑟發抖的情形。

老師釣魚時,我在旁邊打着瞌睡,這一切還彷彿昨天一樣,現在已經變得那麼遙遠。

「你去唄,還想我留你呀。」老師沒有一點挽留,語氣平靜的好像就問你有沒有吃飯了一樣。

「師傅,我走了,我以後一定會回來看您的,師父。」說完,我重重的磕了一個頭。

「好啊,記得回來啊。」師傅還是一臉平靜,說出這個話的時候就像是平常開玩笑一樣。

然後,我就走了,沒有回頭的走了。

我不知道的是,我走後老師扭過頭喃喃自語道「哎,終於走了,終於能冷清一下了。」

出了蝴蝶谷之後我就蒙了,我身上只有一些行李,還有從師傅那裡順走的乾糧。

這裡太偏僻了,周圍沒有村莊,得帶好吃的才行。

往哪個方向走呢?

環顧四周,來到老師這裡學習之後,我還沒有出過這個地方,我不知道我應該幹些什麼,我不知道我應該去哪兒?

大千世界,芸芸眾生,我就好像一個路人,穿梭其中卻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我想看看這個世界,我想看看這個世界需要怎樣的道路。

所以我向著遠離家的方向走去,我已經是束髮之年,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我要去完成自己的學業,完成自己的夢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