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流一流》[三流一流] - 第1章 筆提事終

老者虛弱的躺在病床上,斜着頭痴痴的看着窗外隨着微風搖擺的枯枝。

樹葉不斷的搖曳着,好像在和一陣陣的微風抗爭着,可老人知道,樹葉遲早會被刮落,就像自己遲早會死亡。

殘存的幾片樹葉也在風中搖擺,好像下一刻就要飄落一樣,彷彿老人殘破的一生也要隨着窗外的落葉飄落一樣。

房間里只有老者一個病人,還有一個時不時出現的盡職盡責的護工,但也是安靜的出奇,沒有半點言語,只是有着一股醫院特有的味道。

護士似乎也不願意進入這個充滿暮氣的病房,只是例行公事一般的更換着藥水,等着哪一天老人撐不住了,等着老人離去。

偶爾也會有幾個大人帶着一群小孩子來到病房,帶着果籃 ,帶着笑容來打破這裡的冷清,來講述着這個老人曾經是如何如何的善良,或者如何如何的幫助過他們,好像是想在老人的悼詞上多添兩筆。

也就是這樣短暫的熱鬧似乎在訴說老人似乎並不是一個普通人,似乎也並不是孤苦落魄的可憐人。

他們都稱呼老人為老師,或者爺爺。

然後發現老人含含糊糊說不清話的時候,他們也就熱烈的拍了幾張照片,在一陣「親切」的看望之後心滿意足的離去了。

然後房間還是歸於平靜,和以前沒有半點分別,不對,他們留下了一些水果證明有人來過。

只是不知這個動彈都費勁的老人要這些水果乾什麼。

等在有人看見這些水果的時候,水果也大都變得乾癟,就像受到床上老人的感染。

沒有人收拾呀,護工只是讓老人看上去體面一些,不會關心這些事情,護士也不可能去丟棄病人收到的禮品。

至於家屬,他們已經請了護工,久病床前無孝子,他們自己也都有自己的生活。

更何況老人也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狀態,早在很久之前的已經料理了自己的後事,

一個上了年紀的人摔倒,可以說是已經宣判一生結束了,老人自己也是這麼認為,所以他並不對自己抱有希望。

事實上,老人也很迷茫,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死而已。

所以他只能這樣靜靜的等待着,痴痴的看着窗外的風景,心滿意足的活在渾渾噩噩的混沌之中。

其實他不害怕死亡,他已經做了自己能夠做的所有事情,他已經桃李遍天下,他已經教出了好多好多社會的棟樑,他已經心滿意足了。

現在的他,活着已經像死了一樣,沒有一點用處,反而還要受病痛的折磨,還要浪費社會資源。

現在,死似乎是他最好的歸宿。

但是他還是沒有死,他已經躺在病床上兩個月了,醫生都驚訝於他生存的時間,甚至暗地裡當做談資。

「我們院里有一個快八十的老爺子,送進來的時候眼看就要不行了,腿骨都摔折了,天天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結果躺了兩個月都還沒有走,現在還在病床上呢,還時不時的有老師帶着學生去看他。」

「八十多歲的老爺子啊,也是不容易呀,這個年紀受傷,怕是撐不了多久了。」

「其實這個年紀呀,也活得差不多了,也夠本了,一直在醫院躺着,家裡人還要操心,還不如死了呢。」另一個看客提出來比較中肯的看法。

「誰說不是呢。」

「哎,小年,你又去看你老師啊?」

「啊,是啊,盡量陪陪老人家嘛。」

等到男人走遠,護士又小聲竊語道到。

「那個老爺子的學生,聽說是個大老闆,現在還天天在老爺子床頭剝橘子呢,做人能夠做到這個地步真的是一種境界啊。」

其實老人也很煎熬,長時間的躺在病床上,老人已經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了,他只能躺在床上什麼也幹不了,最多就是看看窗外的風景。

他現在都不知道現在自己為什麼還活着,為什麼還能夠躺這麼久,明明自己已經虛弱的支撐不起正常的思維,明明自己長時間的處於半昏迷狀態。

這時候的老人已經像是一個破舊的布偶,像爛泥一樣的躺在床上,只有腦子能夠有一點點的活動,但也是長時間處於混沌狀態。

就像是做夢一樣,腦子裡全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片段。

有自己在食堂旁若無人的閱讀,有在垃圾桶找到一個果子而開懷,有在一條路上不着邊際的走着,有看客一般看着床邊有人剝着橘子,甚至有花花綠綠的圖形變換。

如果老人清醒,也許他還能發現這些夢境的荒謬,但是他太老了,這個老人已經連貫不起自己的一生,他甚至在睡夢中覺得這一切合情合理。

老人現在的狀態,連活着都是多餘的。

黑夜裡,老人從混沌中醒來,想翻一個身讓自己麻木腫脹的右腿歇息一下,於是他本能掙紮起來,想要側着身子,但是不一會兒就停止了,因為碰到了左腿的受傷處,骨頭傳來鑽心的疼讓老人趕緊停止動作,於是老人還是原來的動作。

其實他可以按下床邊的按鈕呼叫護士,但是已經太多次了,他不想在這些小事上麻煩護士。

更何況按按鈕也需要動作,掙扎過後的老人哪怕再難受,也已經不想再有任何的行動了。

畢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每當右腿難以忍受時老人都本能性的忘記受傷的左腿,然後掙扎,然後平息。

這個時候老人都會深切的體會到自己還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於是在疼痛中開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