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宮裡的耳目》[其他宮裡的耳目] - 第一章

認沒有其他宮裡的耳目。
「可皇上去找寧寶林,她難道就能阻止了?」
沉淅嘟囔着:「她說,只要我爭氣……」「屁話!」
沉淅對我時常口無遮攔已經習慣了,倒是福寶提醒我:「娘娘,這是在外面呢…」「沉淅,你知道有的鳥吧,自己飛不高,所以下個蛋讓它使勁飛,這也就算了,但是把自己飛不高的事兒怪在蛋身上,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
「昭儀娘娘,你又在罵我娘親,我聽出來了。」
「聽出來就好,這話只有本宮,福寶,你聽到,要是傳出去,那就是你說的!」
沉淅無奈說:「哦……」不久後,寧寶林查出身孕,晉陞寧嬪,比我高一品。
與此同時,衛昭媛滑胎,是個已經成型的皇子。
沉淅穿戴好衣裳,到我面前,面無表情地說:「我要回去。」
我養了沉淅快半年,他極少主動提要去看衛昭媛,更不會提自己要回去。
我牽着他的手,「我們先去看衛昭媛。」
幾個月不見,衛昭媛宮裡已經沒了先前的熱鬧,就連滑胎,也只得了皇帝的幾箱子藥材和內侍傳話的慰問。
皇帝甚至沒來看她。
聽說今天寧嬪也有些不舒服。
太醫院一半的太醫都去了寧嬪那兒候着。
衛昭媛明顯精心打扮過,剛滑胎不久,頭髮卻乾淨蓬鬆,眼睛還紅腫着,臉上卻化了淡妝。
只是她整個人腫了一圈,怎麼掩飾都去不掉那容顏衰敗的感覺。
沉淅和我一出現,衛昭媛就伸出塗著紅色蔻丹的手瘋了似的叫:「淅兒!
我的淅兒!
快過來,娘親不能沒有你!
你回來啊!」
沉淅頓了一下,依舊要過去,我拉着他的衣領,低聲問沉淅:「你還要過去?」
「她是我娘親!」
我無奈,孩子太善良了也不是事兒。
我隔着幾丈遠問衛昭媛:「衛昭媛這模樣,萬一皇上來了,會怎麼想?」
衛昭媛淚眼滂沱,「皇上不會來了,不會來了……」我心想,真沒用……我一向不喜歡軟弱的人,比如當年向梁之戰臨陣脫逃的駐軍,投井自殺的太守,畏罪潛逃的都督……那時候我爹捂着我的眼睛不讓我看外界血肉紛飛,對我一遍又一遍說:「爹爹死也不認輸,你也永遠不許認輸!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