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陣圖》[乾坤陣圖] - 第三章、七座陣法

第三章、七座陣法

不知過了多久,陸風恍惚間從沉睡中醒來,發現自己處於一片黑暗之中,盡眼看去黑暗無窮無盡,沒有半點光明。

「這是在哪?難道我沒死?」

陸風心中驚喜萬分,意識還在,還能思考,真的活下來了?

「昏迷了三天三夜,可算醒來了。」

黑暗中突兀的傳來一道聲音,聲音聽上去有些年邁滄桑但卻極具穿透力,如同來自虛空一般,讓人聽了心神凜然,敬畏不已。

陸風帶着一絲驚懼,提防的看着四周,但除了黑暗以外,哪有人的身影。

「是誰?誰在說話?」陸風朝着無盡黑暗喊道。

「救你的人。」年邁的聲音再次響起,語調之中帶着一絲輕笑。

「你是什麼人?儀涵師姐呢?」陸風滿是急切的在黑暗中徘徊找尋。

年邁的聲音笑了笑:「和你一起的那名受傷女子?老夫見其腰間有着清河宗的身份令牌,隨手將其丟回了宗內。」

陸風聽得老者用『丟』來當措辭微微有些不滿,但得知於儀涵已經回到宗門,不由安心了許多。

陸風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狀況,隨後開口問道:「前輩,這是在哪?怎會如此漆黑?」

「實力沒了,莫不是連最初的命魂狀態都不認識了?」年邁的聲音有些無精打採的回應道,聲音聽上去有些慵懶。

「命魂?」陸風心中一愣,當即再一次感受了一番這片無盡的黑暗,靜下心來後發覺這片黑暗的環境有着幾分親切和熟悉的感覺,竟真是處在自己的命魂海之中。

「命魂海在!那就意味着魂修的根基還在,還有修鍊的可能?」陸風內心滿是希冀,但隨即想到他的七魄已然爆碎又是一陣失落。

「我還能修鍊嗎?」陸風帶着一絲希冀朝黑暗之中問道。

良久,那道聲音一直未再出現,陸風不由有些疑惑,慢慢回想着夜鴉嶺上的情景,「那時七魄雖爆,但他在臨爆之際抽取了一絲本源之力,此刻也確定了下來,那些源力正遊離在命魂之中,若是能將其固定滋養,或許重修並非不可」。

「前輩!」陸風朝無盡黑暗喊了幾聲,想確認自己心中的猜測,此時他滿腦的疑惑等着解答。

終於,那道年邁的聲音再一次出現了。

「哈啊…」竟是長長的打了一個哈欠,隨後有些慵懶的朝陸風說道:「你剛說什麼?」

陸風一陣無語,他這邊急得要死,那邊卻好像睡著了?

無奈,陸風只好乖巧的又重複了一遍:「前輩,我還能修鍊嗎?」

「咳咳。」老者咳嗽了一聲,聲音變得有些嚴肅,沉聲說道:「現在擺在你面前的有兩條路,其一,重新修鍊,但應該很難活過七年;其二,做個修為全無的普通人,以你的體質,或許能長命百歲」。

「重新修鍊!」陸風沒有半絲猶豫,莫說七年,就算是七個月他都會這麼選擇,夜鴉嶺一役有太多的疑惑困擾着他,若想查清究竟是誰在害他,就必須擁有絕對的實力。

老者似乎很滿意陸風的回答,黑暗之中傳來一陣輕微的笑聲。

「我可以用陣法固定加持你七魄的本源之力,使其慢慢滋養恢復,但後果便是你必須領悟這些陣法,否則陣法失控必將使你灰飛煙滅,屍骨無存。」老者聲音透着幾分嚴厲,但語氣卻滿是欣賞。

「是否悟得陣法之時,我便能如同常人一般修鍊了?」陸風細心追問道,畢竟是關係性命的事,容不得馬虎。

「待布下七陣後,你便能如平時一般修鍊,以後每掌控一陣便等同於你原來的貫通一魄,但要牢牢記住一點:七魄貫通之後你還需將其融合相連,而這一步驟需要一味極其罕見的靈物相助,無它不可。」老者解釋着其中的艱難程度,讓陸風提前做好心理準備。

「七座陣法?」陸風一驚,他還以為只有一座。

「怕了?」老者戲謔的笑了笑。

「晚輩只是有些驚訝,怕到是不怕,」陸風搖了搖頭,故意說道:「只是擔心前輩的布陣水平,擔心我逃過了夜鴉嶺之劫,卻要因陣法出現差池而葬送小命。」

「呵。」老者冷哼一聲,滿是傲氣的說道:「老夫生平布陣無數,還從未出過差池。」

陸風聞言雖面無波瀾,但心中卻是狂喜,『一生未在陣道上出過差池?』這若是所言屬實那也太恐怖了,就算當今世上最頂尖的那些陣道大能又有何人敢如此狂言?

自己遇上了世外高人?!

不過仔細想來,若非有着超凡的手段,又如何能從夜鴉嶺上救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