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坤陣圖》[乾坤陣圖] - 第二章、寒光至,人頭落!

第二章、寒光至,人頭落!

陸風歇斯底里的吼道,看着受傷如此嚴重的女子,陸風雙眼瞬間變得通紅,體內魂氣不受控制的瘋狂外涌,渾身殺意直衝天際,顯是憤怒到了極致。

看着陸風的變化,黑衣人再一次不自然的退後了一步,各個雙手握緊兵刃,嚴陣以戰,生怕陸風紅了眼失去理智不顧一切的衝過來。

「快走…」青衫女子虛弱的喊着,淤青的臉上滿是懊悔的表情,若不是她的任性胡來也不會被捉來使得陸風受人脅迫。

抓而不殺,定有所圖,有所圖便有機會救人。

陸風冷靜下來看清場上局勢後,長劍一橫,冷漠的指向黑衣人:「說,要怎樣才肯放人。」

黑衣人玩味的笑了起來:「方才你若肯乖乖交出神圖,也不至於弄得眼前這般,本來想着用這小丫頭片子來威脅清河宗那個老傢伙的…」

陸風聽聞不禁黯然吃驚,沒想到他們的目的竟是要對付自己的宗主。

「交出神圖,自廢七魄。」

黑衣人神情嚴肅,變本加厲的威脅着陸風,仗着人質在手,一副自恃無恐的模樣。

七魄,乃是修行的起點,是一切的根基。

七魄碎,修為廢。

七魄離體,非死即殘!

聽聞黑衣人竟這般惡毒,陸風眉頭緊皺,於儀涵聽着看着,神情顯得十分痛苦。

「不…」於儀涵不知哪裡來了力氣,朝着陸風哭喊道:「你快走,別管我,照顧好我父親。」

陸風搖頭無奈的笑了笑:「你若死了,宗主他老人家怕是承受不住,」語氣很是溫柔,同他所散發的凌厲殺意反差極大。

頓了頓,陸風心中已然有了主意,朝黑衣人說道:「不過是自廢七魄而已,又有何懼」。

話落,陸風氣血逆行,強行將體內七魄逼離了出來,七顆散發著靈光的氣旋在頭頂漂浮着。

天沖、靈慧、氣、力、中樞、精、英,人之七魄,關係著人之根本,修魂之基,此刻卻一一離體。

看着這一幕,黑衣人的神情才真正的鬆懈了,沒有人能在七魄離體下還能安然無恙的。哪怕不廢七魄,離體所帶來的痛苦也將使得陸風修為受損,今生再無長進。

「少主若是知曉我們不僅完成了他的任務,還意外除去了夜羽劍主,定會大大的獎賞我們,」黑衣人心中浮想聯翩,滿是得意。

而看到這一幕的於儀涵卻是陷入了癲狂,開始瘋了一般大吼阻止着。

突然,夜鴉嶺上的靈氣異動瘋涌不受控制,眾人齊齊看向陸風,但卻發現始源地並非來自他,而是趴倒在黑衣人群中的於儀涵。

「生不能與君相戀,死亦安能累君償!」

於儀涵嘴角掛着一絲凄慘而又寬心的笑容,帶着一種解脫的味道,說不出的凄美。

她藉著靈氣從地上快速飄浮了起來,整個人的氣勢顯得十分可怕,在那一瞬間,彷彿整個山谷都隨之昏暗了下來。

「小心,她要自爆。」黑衣人驚慌喝道,在電光火石間一掌將於儀涵擊向了陸風身邊,不管來不來得及阻止,都想將陸風先拖下地獄。

終究是黑衣人快了一步。

黑衣人的這一掌將於儀涵好不容易匯聚的力量全部打散,自爆未成,受到秘法反噬,一口鮮血噴吐,在半空中形成濃濃血霧。

陸風接住飛來的於儀涵,幫她快速止住傷勢,隨後替其擦去嘴角的血跡,眼中溫柔盡顯:「疼嗎?先休息一會,馬上帶你回家」。

躺在陸風懷裡的於儀涵渾身再也提不起絲毫力氣,虛弱到了極致,但臉頰上卻是閃過一絲紅暈,她驀然發現此刻竟然隱約有些小幸福,躺在陸風的懷抱之中是如此的安詳,彷彿世間一切的喧囂都已然與其無關,一身傷勢也再也不疼了。

七魄離體,若是強行複位必受反噬;而七魄自爆,必死無疑,此刻的陸風想要活着離開,只能兩者選其一。

此番局面皆因眼前眾人所引,若是此刻有仇不報,日後怕再無機會,再者,這些黑衣人來路不明,又對宗門抱有異心,絕不能縱容他們離去。

陸風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他可不是隱忍的主,那些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話語他生平最為不屑,修行之人,就該快意恩仇。

陸風看着懷裡的可憐人兒,腦海中浮現出一名老者溫和而又慈愛的笑容,想到了老者曾經不經意間提起的話,心中更堅定了之前所作的決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