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死後,我被替身總裁撩出火》[前夫死後,我被替身總裁撩出火] - 第6章

忽然之間啊。

夏滿覺得心裏好冷好冷啊,往日他們曾經濃情蜜意的畫面也在這一刻,幻化成了輕盈的鵝毛,隨風一吹便逝。

她瘋狂地伸出手,怎麼也抓不住……

痛徹心扉的時候,夏滿的意識也有些恍惚了。

她似乎再一次的聽到了他寒冷刺骨的聲音。

「夏滿。」

「我發過誓,任何人都不能傷害曼雲。」

「這是你該付出的代價。」

他的聲音比寒冬臘月里的冰還要刺骨的冷,夏滿已經痛得麻木。

血紅的眼睛裏,淚水彷彿也已經乾涸了,眼底連一絲光芒都沒有了。

她的眼睛一點點的變得空洞,明明還還呼吸,可是卻彷彿只是一具提線木偶。

僵硬而死寂。

她的代價。

這是她該付出的代價嗎?

她已經死了一個孩子了啊!被他親手斷了一隻手,這難道還不夠嗎?啊!

還不夠嗎?

他為什麼要那麼相信林曼雲?為什麼就不能聽聽她的解釋?難道相愛這麼多年,他寧願相信別人,他也不肯相信她嗎?

夏滿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她忽然好絕望好疲憊啊,她孤身一人站在空曠的荒野里,任由天上地下穿梭而來的箭雨把她的血肉之軀貫穿——

痛,痛得狠了,便連痛是什麼都不知道了。

她跪倒在地上,被撞斷的左手就那麼軟綿綿的垂落着,柔弱的身軀隱忍着痛楚而顫抖着。

「明庭……別這樣,我沒事的,姐姐她應該也不是……故意的。」

林曼雲柔柔地道,幸災樂禍地看了一眼宛如死狗的夏滿。

賤人就是賤人,如何和她相提並論呢?

「曼雲,怎麼可能沒事?她皮糙肉厚,她不怕疼,可你從小就是千金大小姐。」

陸明庭滿是疼惜地道。

他們的聲音漸漸地遠去了,夏滿也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但是陸明庭那一句,她皮糙肉厚不怕疼,依舊讓她心痛如絞。

本來以為斷手便是劇痛了,沒想到……這話會讓她更疼。

因為她皮糙肉厚,所以她可以被他肆意的**,所以可以被陸籌當個奴隸一樣欺負。

所以皮糙肉厚,連疼都是沒有資格的嗎?

她這麼想着。

可她已經沒有勇氣抬起頭來問問他了,她就那麼趴在那裡,因為太疼,額頭和脖子上的青筋也若隱若現。

淚水,再一次地沖刷出了眼眶。

她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

她好想,就這麼睡下去。

「媽媽……」轟然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