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重生:幹掉那個白蓮花女主》[炮灰重生:幹掉那個白蓮花女主] - 第1章 死亡設計

陳芷宓死後,撿到一本書。

她死後,來到一個白色迷霧的世界裏撿到的。

「啊!」

憑空浮着一本書,陳芷宓伸手拿時,聽到人聲,手裡的書也在動。

陳芷宓環顧四周,全是霧沒有人。書也安靜被她握着。

此書名為《白蓮花的皇后之路》,她是書中炮灰,主角登雲梯的踏腳石。

如果沒有撿到這本書,死後的陳芷宓心裏只有恨,撿到這本書後,她覺得她這一生,就貫徹了一個字,蠢。

因為,害她性命之人,正是她的表姐,書中的主角。

她的死亡,是她最信任的表姐,一手策劃的。

當時,她看到她的丈夫,三皇子和她的表姐滾到了一張床上。

她的第一反應是,憐惜大於憤怒。憐惜她的表姐,憤怒丈夫的背叛。

「翟錦修!你混蛋,放開我表姐!」

表姐出身不好,性子又柔弱,總是容易受人欺負,今日被三皇子毀了清白,表姐以後如何做人?

她滿心痛惜表姐的遭遇,表姐卻一臉柔弱地說,「芷宓,你成全我們吧!」

陳芷宓被這話整懵了,大睜着眼睛,許久回不過神來。

陳芷宓後退一步,手指微顫,指着兩人,「你們……」她們早就在一起了?

三皇子疑惑,「皇妃,你怎會在這裡?」

白芙蓉像一片孤苦無依的落葉,無聲飄入三皇子的懷裡,撲簌簌地流淚,,「芷宓,對不起,我……嗚……」

心上人一哭,三皇子心碎,「皇妃,此事與芙蓉無頭。你我成親之前,我們就已經一見鍾情了,」

京里人人都說,三皇子性仁,是個良人,三皇妃一直無所出,也不離不棄。

今日,三皇子和結髮妻子說,我和你表姐是一見鍾情,情定的時間,比兩人成親時間更早。

兩個有情人緊緊相擁,陳芷宓彷彿成了那個第三者。

她有些無措,痛惜的表姐還掛在臉上,顯得有點可笑。

早就一見鍾情了?那她算什麼,她才是三人中的破壞者?

陳芷宓的心被人澆上了火油,未及憤怒地燃燒,就被人全部挖空了,空蕩蕩,冷嗖嗖的。

「你們,你們好……」陳芷宓環視一圈寢殿,地上凌亂的衣衫,只覺得諷刺至極。

夫妻恩愛是假的,姐妹情深也是假的,兩人脫光在床上相擁的畫面,狠狠打了陳芷宓一個響亮的耳光。

「哈哈……」真可笑,原來小丑是自己。陳芷宓邊笑,踉蹌往往走。

三皇子嘴唇微動,最終也沒說什麼。

「芷宓!」白芙蓉驚呼,「你怪我就好了!你不能走!」

陳芷宓此刻只有深深的恥辱與背叛。她一點也不想聽到表姐的聲音。真可笑,她當白芙蓉是親姐,白芙蓉往日是如何看她的,覺得她蠢不蠢?

白芙蓉聲音柔弱,眼神卻冰冷,「現在,是奪嫡的關鍵時候啊!你走了讓錦修怎麼辦?讓三皇子府怎麼辦?」

聞言,三皇子目光陡然凌厲,「來人,留下三皇妃!」

留下她,三皇子憑什麼留下她?他為什麼留下她?

哦,好像是表姐說了什麼……奪嫡……三皇子府……

陳芷宓木木的腦袋陡然清醒過來。

陳芷宓不敢置信地轉過頭。

白芙蓉躲入三皇子的懷裡,睜着一雙可憐又無辜的眼睛。陳芷宓又自我懷疑起來,這樣純澈的眼睛主人,怎麼可能說出陷表妹於危險之中的話呢?

是她想多了吧,表姐應該是無意的……

「翟錦修,你什麼意思?」陳芷宓抿唇。

三皇子盯着地面,「父皇病重,太醫說就這幾天的事了。京城一亂,舅舅最擔心的就是你的安全。芷宓,你留在皇府,舅舅就不擔心你了。」

呵呵,把囚禁說得這般冠冕堂皇。翟錦修不過是害怕她舅舅手中的百萬兵馬吧?害怕他登基會出意外吧?

「我非要走,你要如何?」陳芷宓冷聲問。

「皇妃身體不適,留在院內休養,不得見人!」三皇子沉臉下令。

看着枕邊人的臉,陳芷宓突覺無比的陌生。

陳芷宓被困皇府,突然悟到了一句話:皇權之下,無父無子,無情無愛。

她想起,她難產,胎死腹中之時,三皇子溫聲安慰她,「沒關係,不要緊,你在我身邊就好了,孩子不重要。」

當初聽時,她覺得甜蜜,沒有嫁錯人。今日囚禁之時,再回想這段往事,陳芷宓的骨頭縫裡都滲着冷意。

如果他根本不愛她,那他說這句話,究竟是何意?

日夜相床的枕邊人,也許就是一頭,藏着禍心,徹頭徹尾的豺狼?

她死死握緊冰冷的手,暗暗下決心:她不能相信任何人,她要自救!她得救後,一定要把表姐也帶上,表姐一定也受三皇子蒙蔽了!

她分兩路傳消息,一路傳給陳府,一路直接傳給邊疆的舅舅。

她最大的希望,是寄托在舅舅身上。舅舅手裡百萬雄兵,必能救她。

但無論是那一條路,陳芷宓傳出去的消息,石沉大海,沒人來救她。

外面,鑼鼓喧天,新皇登基,普天同慶。三皇子遣人送來的皇后禮服。

翟錦修封她為後?只怕是做給舅舅看的。

陳芷宓閉上眼睛,不願多看一眼皇后禮服,「全滾出去。」

身後的腳步聲退出去了,卻有熟悉的聲音響起,「姐姐。」

陳芷宓扭過頭,白芙蓉在。白芙蓉身後站着的兩人,是陳家二房姐妹。

她們為什麼一起過來了?還都穿着侍女的衣服?

一個驚悚的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