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炮灰公主:駙馬哪裡逃] - 第2章 土味硬撩

次日,因着昨晚的折騰又加上龍羽昨晚激動了半宿。

黑夜偷偷使勁吃堅果導致上火腸胃有點不適,硬生生把自己折騰的兩靨之愁,弱柳扶風,隨時要斷氣的樣子。

把來給龍羽梳洗的白青嚇的銅盒掉地上了都顧不上,連忙轉身叫御醫。

龍羽對白青的反應十分滿意,第一自己成這樣了,就可以躺在床上以養身體為由,不用見京墨和京墨的父母了。

第二自己成這樣,就可以為三天後過宮面聖然後裝吐血做鋪墊。

第三,萬一來的御醫給龍羽號脈號出自己身中巨毒那不是更好,龍羽覺得自己可真是個小機靈鬼!

過了不久,白青進來朝躺在床上的龍羽行了禮,向龍羽道:「公主,李御醫到了,是現在讓他進來嗎?」

龍羽聲音微弱的應了一聲:「嗯」

白青領命將御醫領了進來,龍羽躺在床上隔着紗曼。

白青便領着一位相貌魁偉,氣度不凡的中年人進來。

龍羽心中划過一絲疑慮,她以為御醫都是鬢髮如銀的老者,模糊的感覺像是一位長相還有點小帥的大叔。

李御醫朝龍羽行了一禮,然後道:「勞白青姑娘,稟明公主,微臣需號號脈,才能下方開藥」

白青將龍羽的手從帳內放置帳外,在手上撘上了一塊小綉帕,然後示意李御醫向前來號脈。

龍羽對這個李御醫滿懷着期待,希望他能把脈把出自己身上的毒。

只見李太醫微思考了一下,然後說:「微臣診斷公主因為傷心過度,讓心脈受損,微臣開些補氣凝神葯,公主只需放開心情,靜養即可。」

龍羽輕聲應下,白青將李御醫帶去寫方子開藥。

龍羽抬手撫了撫自己的長髮,心中思緒萬千,越摸越覺得這長發如絲綢。

但心中不免覺得,女主光環是真的大,如果說書中女主柳芍是空谷幽蘭,那原身這位公主便是富貴牡丹。

身份這麼高,跟女主搶個男人,中毒不說,連御醫都如此敷衍,看來是某些人看不得她活着。

龍羽想到這越發堅定了她的目標,多吃堅果火大大的上,到時血嘩嘩的流!

想到這龍羽準備好好睡一覺,畢竟她這副要斷氣的樣子,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昨夜沒怎麼休息的原因。

龍羽剛閉眼準備休息,就聽白青來稟告:「公主,駙馬在外求見。」

龍羽聽了在床上滾了滾,伸了個懶腰,然後慢悠悠的回答道:「本公主身子極為不適,你叫駙馬回吧,晚上再叫喚本宮用膳。」

龍羽說完然後倒頭就睡。

不知過了多久,白青的聲音將夢中的龍羽叫醒了,龍羽只聽得白青說:「公主,現在已經戌時了,可要用膳?」

龍羽看了看屋子裏面已點上了燈,再想戌時現在應該是晚上7點左右,現下肚子也餓了,便點頭應了下。

白青伺候着簡單梳洗好後,飯也擺好了,見今日桌子上並未準備的堅果之類。

龍羽便出聲詢問:「今日怎得沒有堅果呀?」

白青有點委屈的道:「公主以前不喜堅果,且公主在病中,不宜食這類不好克化之物」

龍羽抬頭看着白青,龍羽本有先皇后留下的眾多忠心奴僕,因原主設計柳芍失貞抓姦不成,反自己被人抓姦,現皇后順水推舟,將眾多奴僕皆被杖責而死。

而發生這事之前,白青被龍羽派去江南監製金縷衣,才躲過被杖責。

龍羽想到此事難免覺得有些心痛難受,也決心將自己的計劃告訴她。

思至此,龍羽命其他僕從退下,單獨留下了白青,對白青說:「白青,你跟我多少年了呀?」

白青以為龍羽要責罰她,立馬跪下道:「奴婢七歲入宮,侍奉公主十年。」

龍羽見白青下跪,忙上前扶起了她,握着她的手道:「我身邊信的過的人只餘下你一人了,我今日將其他人遣出去是要與你說件重要的事。」

白青一臉受寵若驚的道:「公主有何事只管吩咐,奴婢不論上刀山,下火海定當替公主辦成」

龍羽不由撫了撫額道:「不用上刀山下火海,我被人下毒了,而且太醫並未診治出來。」

白青立馬臉色變的雪白,着急的問道:「那可如何是好?下毒之人公主可知道?」

龍羽不打算告訴白青給她下毒的人是凌泉,畢竟主角光環這個東西太大了!

她現在連避讓都不急,更別說跟主角有任何瓜葛,她只想當一隻富貴的鹹魚,那種連身都不想翻的鹹魚。

龍羽便回道:「我不知是何人給我下的毒,而我之所以知道我中毒了,是因為我並未對凌泉將軍情根深種到心脈受損的地步,其二是我開始有些嘔血了。」

當然這個嘔血有些誇張,只是有一點點牙齦出血的兆頭,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為了將凌泉拋開,不想得罪,也不想有牽連。

白青聽龍羽說了立馬想衝出門去找太醫。

龍羽一把將白青拉住,又繼續說道:「今早李御醫來診過,想必御醫中有人被收買了,我覺得現下我身體還行,不若在外面找下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