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玄醫護衛》[女總裁的玄醫護衛] - 第二章 花痴小偷

103路公交車隨着一陣嘎吱嘎吱的聲音往前走,這是一條土路,坑坑窪窪崎嶇不平。車上只有不到十個人,其中一對老年夫婦都是臉色蒼白的相互依偎着。這大夏天他們還是緊緊靠着,老爺子靠近裏面的口袋被他死死壓在屁股底下,老婆婆也是用手嚴防死擋護着那個兜。

那裏面裝的應該是救命錢吧。

楚夏嘴角微微掛着一點笑容,眼神慢慢的在車上僅有的幾個人身上掃着。他的身子隨着車的晃動而晃動,但是並沒有看見他有任何一點不適。彷彿他就是這車上的一個零件,怎麼樣晃都不會讓他感覺到難受。

嗬!嗬!嗬!

突然那老爺子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眼睛直翻白,兩隻手捂着胸口不斷的倒吸着氣,他的臉色很猙獰,看起來非常痛苦。周圍的人被嚇壞了,急忙躲得遠遠的。老婆婆嚇壞了,一邊帶着哭腔一邊說道:「老頭子,老頭子你怎麼了,救命啊,誰來救救我老頭子啊!」

楚夏臉色一凝,他一步竄過去,迅速掃了一眼老爺子的癥狀。臉色蒼白,額出虛汗,呼吸微弱。當下楚夏心中就是一沉,他急忙抬起頭問向老婆婆:「大媽,大爺最近一段時間是不是總是發高燒?」

老婆婆抬起眼睛,想了想之後點點頭,「是啊,這段時間我老伴每天發燒,但是他堅決不吃藥不看病,我們也沒辦法啊。」

果然!

楚夏心中一沉,扭頭看向一個中年人說道:「大叔,馬上打求救電話,告訴他們病人可能患有慢性腦部腫瘤,準備好擔架床和急救儀器。」那中年人愣了一下,不滿的說道:「我剛從外省回來,打電話要掏長途電話費的。」

楚夏眼中噴湧出了怒火,但是他沒有發作,現在救人要緊。他看着一旁的女孩說道,「姑娘,如果你不想看着這個老大爺死在這裡的話,就找我剛剛說的去做。」姑娘明顯是嚇壞了,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機,半天也沒有打出去電話。

「我來吧。」這時候司機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立刻停車之後撥打急救電話,而這時楚夏已經開始對老爺子進行治療了。腦部腫瘤的初期癥狀就是高燒不退,喝抗生素葯沒作用,甚至驗血都有可能驗不出來。

楚夏也是憑藉那死老頭留下的,據傳是當年晉代術士葛洪留下的一本醫術上面描述的癥狀判斷的。

他先是用右手微微量了一下大爺的腦部長度和寬度,接着右手拇指輕輕按揉其中一個地方,這裡是百會穴,人一身精氣所集的地方。楚夏臉色很是認真,這時候他真的很慶幸那死老頭逼着自己背醫書,認穴位,對自己進行摧殘式的教育。

很快老爺子的臉色逐漸緩過來,但還是不斷地吸着氣,眼看就要性命不保。楚夏微微平衡了一下氣息,接着右手猛地摁在百會穴上,左手食指閃電般的點在風池穴上,這裡主管大腦神經的活動。

他的食指點的很深,幾乎是刺進了老爺子的肉中。同時他的左手食指不斷的滲透出一種青藍色的光芒,這種光芒不被人所察覺,但卻不斷地向這老爺子的頭內滲透而去。

楚夏此時微微閉目,如果有人能看得見他的腦海必定會萬分震驚。此時他腦海之中縈繞着無數繁奧的字符,這些字符帶着一絲絲神秘的力量,這就是葛洪留下的殘本醫術《抱朴子》。

世人都以為這是一本講述神仙道法之書,但其內也蘊含著葛洪一生行醫訪葯的精髓。

此時一個字符微微顫動,它之上的光芒漸漸亮起,這種光芒穿過楚夏的身體直接進入到這老大爺的體內。將病患的濁氣鬱氣帶走,之後留下精氣,讓身體組織逐漸的恢復。

這是一個神奇的過程,但是沒有人能看到這一幕,就連楚夏本人都不行。

不過它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很快老大爺的臉色就好看起來,不再像剛剛那樣的灰白,心跳也逐漸的恢復,脈搏逐漸的變得微微強了一些。

不一會之後老爺子的呼吸竟然平穩了,不再如剛才那樣的令人感覺到揪心。但這不算完,這只是暫時抑制住了老爺子的病情,但是他的腦部腫瘤依舊還是存在着的。

楚夏深深吐了一口氣,脫下了老子的上衣。頓時一股酸臭的氣味瀰漫在車廂中。很多人都是嫌棄的扇着鼻子,剛剛那個中年人更是出聲說道:「唉,我說你行不行啊,這麼臭讓我們怎麼坐車啊?」

「就是啊,我們也是掏了錢坐車的啊。」

「是啊,你救人出風頭能不能別把我們捎帶上啊。」

砰!

一聲悶響讓所有人都閉住了嘴,卻是楚夏一拳把座位底下的鐵柱砸的彎出一個誇張的弧度。他身上帶着森冷的氣息,一雙眼睛中帶着嗜血的猩紅,「都給我閉嘴!」他冷聲喝道,這一瞬間,所有人被他身上恐怖的煞氣嚇的通體冰涼,恐懼的看着他。

楚夏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看着大媽說道:「大媽幫我從襯衫里取出那個小皮夾。」大媽急忙點點頭小心奕奕的取出來,楚夏熟練地用一隻手把它打開,裏面插着的是密密麻麻各種粗細,大小,長短都不同的銀針!

針灸可是華夏的不傳絕學,可不是西洋醫生那些半吊子化學藥品能比的。楚夏身為一代醫聖的傳人,對這一點很是自信,他也看不起在國內外什麼所謂名揚四海的外科手術大夫。真正的華夏醫術根本不用開刀即可治好病,只可惜現在的醫生都是抱着一顆賺錢的心了,華夏真正的醫術快要失傳了。

他取出一根長三寸,細如牛毛的銀針,沒有任何猶豫將這根針扎進了老爺子的體內,銀針沒根而入。接着楚夏連取三針,同樣沒有任何由於直接刺入。

但是從第四針開始他換了扎針的方式,當銀針扎入一半的時候,他屈起拇指和中指,按照一種特殊的節奏不斷地彈撥着一根銀針。銀針尾不斷地搖晃着,讓人有些眼暈,但是楚夏心中卻是自有計量。

這種彈針手法名為九鳳和鳴,傳說古代一些醫學大家能同時指彈九九八十一根銀針,每一個銀針都有九種搖擺方法,每一種搖擺都要做到心中有數。這樣恐怖的計算量和操控力就算是楚夏也是自認不如。

他現在只能操控最多二十一根銀針,而且每根只有四彈。但饒是這樣,他在南非戰場上也有一個響亮的名號:玉面醫手曲玲瓏,修羅血劍鎮獄魔!

第一句話就是稱讚他的醫術,只要不是當場被子彈打穿眉心或者貫穿心臟,他就都能救回來。

楚夏現在已經一連彈入二十根銀針,大爺整個上胸都已經布滿着密密麻麻的銀針,陽光打上去反射的光芒之後讓人頭皮發麻。

一些人咽了咽口水,這是能死人的吧?

「喂,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趕緊離開這裡,不然我們一會還要和你承擔連帶責任!」

那中年人此時又是出聲說道,頓時得到許多人的附和,大媽這時候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他們。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不要這樣。我老頭子這一次是看我那生病的孫兒,我孫兒才七歲啊,他被查出了白血病。我們這一次是去送錢的,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

大媽一邊哭泣着一邊磕頭求饒,頓時許多人都是臉色緩和下來不再說話,但是那中年人卻是厭惡的看了她一眼。「你孫子得了白血病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死老太婆趕緊滾遠點,別一會傳染上我們!」

啪!

這時候突然一個人站起來狠狠一個耳光抽在這中年人臉上,頓時其他人也是蒙了。中年人愣了一下,跳起來就和那廝打在一起,但不想那人力氣奇大,一隻胳膊就把他拎起來,重重的摜在地上。

「你這種畜生也配當人,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育教育你!」這是一個壯漢,他本來不想多事的,但是這畜生上躥下跳,極盡所能彰顯他所謂現實主義的醜惡嘴臉。這讓他看不下去了,這才出手狠狠整治一下這傢伙。

這是那中年人也是被打怕了,蜷縮在那裡不敢說話。壯漢有狠狠踢了一腳中年人,接着走到楚夏身邊說道:「兄弟,我能幫你什麼?」

楚夏看了他一眼之後說道,「抱住大爺的身子,千萬不能讓他亂動。」壯漢點點頭,把大爺的雙手反向箍起來緊緊攥着。

楚夏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精芒,右手瞬間如穿花蝴蝶一般舞動起來,繁雜的手勢讓所有人都是感覺到一陣眼花繚亂。這是九鳳和鳴最後一針的入穴方式,這最後一式很重要,關係到整個治療的勝敗。

所以就算是楚夏也不敢有任何一點馬虎,他眼中精芒又是一閃,就是現在!

他的右手沒有任何猶豫瞬間點下,在這一瞬間他的手腕極速抖動九九八十一次,接着瞬間點在膻中穴上,而左手也是一瞬間接連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這銀針只為連續輕彈九十一下!

最後楚夏右手擺出一個奇怪的姿勢,瞬間點在這根銀針的針尾。銀針開始緩慢地下沉,而這時候大爺的身子開始掙扎,壯漢急忙緊緊箍住他。大爺臉色急速變幻着,臉上痛苦的表情更加濃郁了。

大媽在一旁看着揪心的哭泣着,但是她不敢哭出聲,只能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任憑陪伴了自己五十多年的老伴受這樣的痛苦。

楚夏額頭逐漸滲出了汗水,他沒有管這些,只是死盯着這根銀針,同時右手不斷傳出一股股溫熱的力量,這力量順着這根銀針不斷地滲入到老爺子的體內。

這時候其他二十根銀針卻是在緩緩的上浮,這神奇的一幕驚呆了所有人。當那二十一根銀針與這根銀針高度持平之後,楚夏深吸一口氣,左手如閃電般連點大爺三十八處大穴。他打開了大爺所有主要的經脈穴位,讓體內的鬱氣濁氣能夠暢通的排出。

大爺面色突然一緩,逐漸變為了正常的顏色,但是依舊沒有醒來,而這時候他身上的酸臭味更加濃郁了。而且還夾雜着一種腥臭味,這讓很多人都是難以忍受,但是礙於之前楚夏一拳砸彎鐵杠的威勢,他們什麼都沒敢說。

「抱緊了!」

楚夏輕喝了一聲,壯漢聞言又是使了使力氣,雙臂的肌肉都高高鼓起了。

喝!

楚夏手心在銀針尾上一轉,接着一掌將這銀針打入到大爺的體內,同時鑽進去的的是一團青澀的能量,只不過這能量瞬間進入大爺體內,誰都沒有能察覺

猜你喜歡